太平妖未眠 第一百二十二话 黄金万两(二)

小说:太平妖未眠 作者: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:2020-05-18 07:26:40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7777.!无广告!

  尽管青发鬼老是与自己斗嘴,然而从赤发鬼第一次与他相识开始,便在内心中将他当作了自己的弟弟一般,两妖怪感情甚笃,久而久之,连斗嘴也成了双方维系感情的纽带。

  如今,眼看着青发鬼不明不白地死去,甚至连尸骨也荡然无存,赤发鬼先是恐慌,后由恐慌转为了悲痛,从悲痛中又生出了巨大的恨意,朝着地上的财神爷怒喝道:“你……你他娘的,还我弟弟来!”

  那财神爷哪有任何的回应,不过依旧用他那眯眼邪笑的正脸相向,用棍子敲击盘子,机械地重复着他的吆喝。

  “黄金万两!地久天长!分斤拨两!神魂俱亡!”

  赤发鬼怒不可遏,欠身一抓,将财神爷捏在手上,先是疯狂地摇晃,再是将其头朝黄土上下抖动,仿佛誓要将那盘中的青发鬼抖出来。

  赤发鬼的眼里布满了殷红的血丝,使劲了浑身的力气,然而无论作何努力,那财神爷依旧如故,甚至在剧烈抖动的情况下依然大声地又来了一遍。

  当——

  “黄金万两!地久天长!分斤拨两!神魂俱亡!”

  “你他娘的就不会说点别的吗?”赤发鬼见毫无成效,深感无奈,气急败坏地将财神爷扔回地上。

  财神爷在地上打了两个滚,站直了身体,喊道:“叫了三声,客官为何还不奉上银子?”

  赤发鬼知道他即刻会来到自己身上,开始死缠烂打的骚扰,又尚且处在对青发鬼之死的愤恨中,终于忍无可忍,身泛红光,要一拳向那财神爷劈去。

  秦邕见状,及时放出一阵气浪,将赤发鬼推倒在地,大喝道:“你他娘的疯了吗?也想跟青发鬼同样的下场吗?”

  赤发鬼爬起身来,嘴角抽搐,痛苦却又无奈地喊道:“难道,我们就这么任人宰割吗?”

  秦邕道:“此净化之力实在怪异,然而我看这东西并非无解,他不是要一两银子吗?之前旱魃大王走的时候留了二两银子给我,还一直没用,不妨给他试试。”说完,从怀中掏出两块银子,递了一块给赤发鬼。

  赤发鬼接过银子,稍犹豫了一瞬,便将银子丢入了财神爷的盘子。

  只见银子顿时消失不见,财神爷则二话不说,冲着赤发鬼鞠了一躬,道:“多谢客官打赏!”

  财神爷停止了对青发鬼的纠缠,又来到秦邕跟前,敲击盘子,道:“黄金万两!地久天长!分斤拨两!神魂俱亡!”

  秦邕不再啰嗦,直接将剩下的一两银子丢入财神爷的盘中。

  银子消失,财神爷又冲着秦邕鞠了一躬,道:“多谢客官打赏!”

  说完此话,财神爷便在一道蓝光中消失而去。

  赤发鬼吐了口气道:“终于滚了,早知如此,我那青发鬼弟弟就不用死了!可惜啊可惜,从此再没有谁与我斗嘴了……这世界,该多寂寞啊……”

  秦邕叹道:“看来,这便是那乾武门中范喜诗的能力了。多年来的秘密,终于解开了,那个阴毒的女人,就是如此杀人的!”

  赤发鬼总觉得哪里不对劲,若有所思后问道:“可是,这断肠谷中小叶红豆密布,她是如何得知我们所在?若是已得知屠龙帮全军覆没的消息,为何除了那财神爷,其他一个人马也看不到呢?”

  秦邕也反应过来,说道:“你说得对,由此看来,答案只有一个,此次进攻不是针对我们,而是姓范的将她的灵体召唤出来后让其在谷中巡逻,对碰见的能力者,实行无差别的攻击,呵呵,真他娘的贱!”

  赤发鬼又问:“那,他们为何要这么做?”

  秦邕道:“一定是乾武门到了东侧扎营后,发现今年断肠谷中没有妖怪,心生疑虑,便干脆用这种方式四下搜寻,万一碰到隐藏起来的妖怪向灵体攻击,便可……”

  说到此处,秦邕仿佛自己提醒了自己,眼睛突然睁得老大,问道:“我们那几十只妖兽,可都还在山坡上?”

  赤发鬼应道:“对,我俩适才从山坡上下来时,它们都还好好待在原地,若是没有大王的命令,谁也不敢乱动。”

  “快回去!”说完,秦邕朝山坡跑去。

  可惜秦邕醒悟得太晚,没跑出几步,便听见山坡上传来此起彼伏的“呯”、“呯”声,随即从山坡上又蹿下来两个人型妖怪——一个女身蛇尾,叫作蛟姨,一个则是五大三粗的光头纯人型妖怪,名叫暗邪巴,除了耳朵更尖,其他部位看上去和一壮硕男子无任何区别。

  暗邪巴跑在前面,面色惊恐,一见秦邕,大呼道:“大王,快跑啊!”

  蛟姨却使用她那蛇尾从一棵棵树上飞速盘旋而下,尚未落地,便亦是大惊道:“大王,不知发生了何事,那些妖兽全都变成银元,然后便消失了!”

  秦邕停止了奔跑的脚步,咬牙切齿道:“混账!还是晚了一步!”

  暗邪巴问道:“大王可知究竟发生了何事?”

  秦邕抬手道:“不要再问了,它们已经回不来了,如今我只剩下你们三个智慧型妖怪,目前我和赤发鬼倒是安全,暗邪巴、蛟姨,你们速去附近村庄打劫些银子,若是再碰到一个财神爷模样的灵体找你们要银子,给他一两便可保平安。”

  待暗邪巴和蛟姨领命离去,那财神爷又从山坡上走了下来,一边敲击盘子,一边喊道:“叫了三声,客官为何还不奉上银子?”

  走到秦邕和赤发鬼身前,财神爷停下了脚步,略微端详俩妖怪一番,道:“两位客官已经打赏过!”便再无二话,在一阵蓝光中消失。

  “该死的,我的几十只妖兽,就被这么个小杂种毁了!”秦邕骂完,无奈叹一口气,伸手放出一团火球将主营帐点燃,又问赤发鬼,“我们的大部队,到哪了?”

  赤发鬼道:“大王放心,一切按计划行事,相信今夜,大部队即可赶上大决战!”

  “好,范婆娘、何老贼、还有朱小儿,你们给老子洗干净脖子等宰吧!”

  ……

  就在秦邕于西侧屠龙帮营地遭遇“黄金万两”攻击时,南侧仙剑堂的一天也在平静中开始。

  三百弟子们陆陆续续起床洗漱做饭,一夜未见妖怪,众人皆无所事事,忙碌些日常事务以打发时间。

  蒲子轩与陈淑卿来到一条小溪边,双手捧些溪水胡乱地洗了一把脸,涮了涮口,正要起身,却听见了“当”的一声金属敲击声,随后,听见同样的男人声音。

  “黄金万两!地久天长!分斤拨两!神魂俱亡!”

  此时溪边还有些普通弟子也在打水洗漱,蒲子轩四下张望,见无男人对他说话,陈淑卿跟自己也隔了六七个人的身位,便又定了定神,准备回营吃饭。

  刚一起身,便又听见那十六个字,只是声音变得更为洪亮,便往脚边一瞅,看到了那个通身天蓝色的财神爷。

  “小九、小九,你快来看,这是什么东西?”

  陈淑卿闻声一愣,随即走到蒲子轩身边,朝他手指的方向看去,也见了那财神爷,顿感纳闷,蹙眉道:“这颜色,不太像是妖怪啊,该不会是某个净化使者的灵体吧?”

  蒲子轩道:“可是,苏三娘和朱亚枫的净化之力都不是这样,莫非此地还有其他人也是净化使者?”

  财神爷见蒲子轩迟迟未给银子,又敲击了一下盘子,大声道:“黄金万两!地久天长!分斤拨两!神魂俱亡!”

  蒲子轩四下看去,虽然财神爷声音很大,但其他普通弟子根本没朝此处看来,便道:“凡人果然看不见也听不见,这必然是谁的灵体无疑了。”

  想到同为净化使者,对方应不是带着恶意而来,蒲子轩便戏虐地对财神爷微笑说道:“你这小东西,大爷我凭什么要给你银子啊?”

  财神爷不依不饶道:“客官,还不速速奉上一两银子?”

  蒲子轩乐了,蹲下身子负气道:“嘿,我说你这财神老儿,爷爷我就算有用不完的钱,可就偏不给你银子,你要怎样啊?”

  财神爷安安静静地眯眼看向蒲子轩,少倾,一个鲤鱼打挺,跳到了蒲子轩的脑袋上,二话不说,抓住他的头发便扯。

  蒲子轩自进了这断肠谷便没再扎辫子,一早起床头发本也蓬乱,正好成为财神爷的目标,疼得哇哇大叫,伸手乱捉,好不容易才将财神爷和一戳头发一起扯了出去,扔在地上。

  财神爷翻了个跟斗,站直了,喊道:“叫了三声,客官为何还不奉上银子?”

  陈淑卿见了蒲子轩和财神爷的滑稽模样,先是被逗乐了,然后劝道:“小七,算了,你就给他一两银子试试吧。”

  蒲子轩扯扯嘴角道:“切,这什么东西,如此无礼,还想要爷爷我的银子,我还就不给,看看他到底要怎样!”

  财神爷见蒲子轩无动于衷,再度跳到他的肩膀上,这次用牙齿使劲咬蒲子轩的脖子,和当时折磨青发鬼的路数几乎如出一辙。

  财神爷体型虽小,但这一口咬下去,蒲子轩也是痛得眼泪花都流了出来,再也忍无可忍,再次将财神爷扔到地上后,召唤出星河龙王,大喊一声“宰了你这狗东西”,便一爪向财神爷击去!

  毫无疑问,在星河龙王爪子抵达财神爷的一瞬间,蒲子轩变成了一块银元,落到财神爷的盘中,消失于无形!

  陈淑卿这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,大声疾呼道:“小七——”又本能地变成狐妖形态!

  面对着强大的陈淑卿,财神爷面不改色,冲着她又开始了进攻的路数。

  “黄金万两!地久天长!分斤拨两!神魂俱亡!客官,还不速速奉上一两银子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