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平妖未眠 第一百二十三话 黄金万两(三)

小说:太平妖未眠 作者: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:2020-05-18 07:26:40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7777.!无广告!

  陈淑卿变成狐妖的举动霎时间惊动了周围的人群,众人立即下意识地提高了警惕,一大片目光汇聚过来,又见陈淑卿面前不过是一堆“空气”,对蒲子轩是否存在也一直缺乏关注,顿时疑虑声四起。

  “这是怎么回事?是有敌人来了吗?”

  “不知道啊,好端端的,怎么突然来这一出?”

  “听说召唤系净化使者的灵体咱们是看不见的,该不会真有敌人吧?”

  “可是,她也只是站着,没和谁打啊……”

  “谁知道呢?”

  “别说了,赶快去通知朱堂主吧!”

  已经有人向朱世铧的营帐奔去,陈淑卿却依旧目不转睛地盯住财神爷,急声问道:“你会说话吗?你是谁的灵体?又把小七弄到哪儿去了?你说话啊!”

  财神爷无应答,又重复道:“黄金万两!地久天长!分斤拨两!神魂俱亡!”

  “好,你不说话是吧?那可别怪我不客气了,若是有人追查起来,不管哪门哪派,可是你们自找的!”陈淑卿说完,已抬起狐爪,要向财神爷击去。

  就在狐爪快碰到财神爷的一刹那间,巨剑“诛元之嚎”已飞至,剑柄将陈淑卿的狐爪弹开,身后,朱世铧大喝道:“陈淑卿,什么也不要做!”

  陈淑卿回过头来,见朱世铧已带着苏三娘、朱亚枫朝这边赶过来,便失魂落魄地指着脚下的财神爷喊道:“师父,小七他……被这东西弄没了!”

  三人已赶至陈淑卿处,看到了地上的小小财神爷,此时财神爷正好高声对陈淑卿发出了第三遍警告。

  “黄金万两!地久天长!分斤拨两!神魂俱亡!”

  陈淑卿急忙说道:“就是这样,就是这样,这财神爷来找小七要银子,小七不给,他便去换着法子折磨小七,小七一怒之下攻击他,瞬间就变成银子消失了!”

  听了此话,苏三娘顿时惊诧不已,朱世铧却只是一愣,后跺脚道:“唉,这蒲子轩真不是东西,又不缺钱,给他一两银子不就得了?干嘛惹出这等麻烦?”

  朱亚枫趁势挖苦道:“有些人嘛,啥贡献也没做,整天幺蛾子倒是不少,这下好了,还得去救那家伙。”

  苏三娘一愣,似感爷孙两人的反应不大对劲,便问道:“你们早就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?”

  陈淑卿听到“救”字,又惊又喜道:“你们的意思是,小七还有救?”

  朱世铧不答,对陈淑卿道:“好了,你先给他一两银子再说。”

  陈淑卿心不甘情不愿地掏出一两银子放入财神爷盘中,那银子顿时消失,财神爷鞠躬道:“感谢客官打赏!”便又将目标瞄准了朱世铧。

  “黄金万两!地久天长!分斤拨两!神魂俱亡!”

  朱世铧二话不说,将一两银子丢至盘中消失。

  随后,朱亚枫、苏三娘依序给了财神爷一两银子,财神爷各自鞠躬致谢,见周围再无净化使者或是妖怪,心满意足地于一道蓝光中消失。

  朱世铧双眼微眯,羡慕道:“唉,满载而归啊,我要是有如此敛财的净化能力,该有多好啊!”

  陈淑卿急道:“先别说这个了,究竟怎么回事?小七去了哪?师父你快告诉我啊!”

  朱世铧笑道:“没早告诉你和苏三娘,也是因为为师也是昨夜才收到乾武门的书信,那信中说道,他们今年来了一个新的召唤系净化使者,能力叫做‘黄金万两’,灵体正是一个财神爷模样,会于今早放出三个,往三个门派方向走去,若是妖怪遇上,无法给出银两,会被直接清除,而若是我们碰上,只要给他一两银子即可相安无事,若是净化使者被误收,并不会死去,可去乾武门找他们放人……呵呵,这能力,可真是逆天啊,就算妖王妖皇也拿他没辙,可弱点就是,一两银子即可打发,再无威胁。”

  陈淑卿一听,顿感安心,说道:“既然如此,闲着也是闲着,现在便派人去那乾武门要回小七吧。”

  朱世铧尚未应答,一弟子匆匆赶来,手握一封书信,说道:“禀告堂主,又收到永生门急报。”

  朱世铧一愣,接过书信,仔细端详一番,下令道:“好了,盟主让我堂去流沙坪与他们会合,你们都收拾一下,叫上弟子们准备上路吧。”

  陈淑卿惊喜道:“那么,不必专程去乾武门,今晚我们便可与他们在流沙坪碰头,要回小七了?”

  朱世铧摇头道:“不,信上强调了,只是让我堂与他们单独会合,未提乾武门和屠龙帮,也不知这何天傲究竟安的什么心。”

  朱世铧迟疑了片刻,转身对苏三娘吩咐道:“这样吧,苏三娘,你脚力快,且与乾武门打过交道,熟悉那东营地点,也认识他们的掌门范喜墨,就由你去与他们交涉,要回蒲子轩,然后你们二人从东面出发,天黑之前直接来流沙坪与我们会合。其余人,这就跟我走!”

  苏三娘抱拳领命道:“是,师父,徒儿这就去乾武门。”

  苏三娘正要启程,朱世铧又将其叫住,补充道:“咱们给的四两银子,别忘了一文不少地要回来!”

  苏三娘一怔,心里感叹起这朱世铧守财奴的名号可真不是白给的,又不能表现出来,忍不住咧嘴一笑,应道:“知道了,师父。”

  ……

  另一方面,秦邕领着赤发鬼、蛟姨、暗邪巴从断肠谷西线一路狂奔,午后不久便已抵达了东侧乾武门一带。

  在一座小山丘上,秦邕等四个妖怪隐蔽于一片小叶红豆林中,往山坡下看去,只见下方是一块平整的大坝,密集的墨绿色营帐星罗棋布,其数量为屠龙帮的两倍左右,刚好符合秦邕对乾武门实力的预期,然而此时乾武门众人纪律井然,无人因饮酒倒下,离妖怪较近的一侧,还有一个横向的大型墨绿色营帐,被二十来个手持火铳的守卫守护。见此格局,四个妖怪一时也不敢贸然行动。

  赤发鬼问道:“大王,这里便是乾武门的大本营了,现在我们该怎么办?”

  秦邕思忖了片刻,后用双手比比划划道:“你们看,那离我们最近的营帐,一定就是范喜墨、范喜诗两姐妹的所在,倘若我们从此地下山进攻,便会直接与其两人对撞,虽我方实力占优,不过惊动了他们,两百人马必然一起杀过来,难以对付。现在我一个人绕到对面山上去,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后,从那东面的山坡攻过来,当两姐妹意识到战争开始时,我恐怕已将两百普通人斩杀得七七八八,此时她们两人定然出手,那范喜墨过去实力虽稍在我之上,不过如今已非我对手,而范喜诗的财神爷能力已被我们破解,不过是个无特殊能力的普通净化使者,待范喜墨与我交战时,你们三个再从此西坡杀下去,从背后迅速干掉范喜诗。”

  暗邪巴一听,顿时赞叹道:“好战术,好战术!”

  蛟姨阴笑道:“从背后偷袭,我最喜欢,哈哈哈。”

  说完,秦邕跳至一棵小叶红豆树冠上,从高空看了看地形,说了一句“等我一会儿!”便从一条小道上快速离去。

  待秦邕刚离开,赤发鬼便急不可耐地说道:“那个……我们先说好,两个净化使者的心脏,大王一个人可吃不完,到时候姐姐的心脏归大王,妹妹的可得归我!”

  暗邪巴一听,顿时不乐意,双手叉腰,反问道:“姐姐的心脏,自然归大王,可是杀妹妹,我们三个都要出力,凭什么心脏归你?”

  蛟姨也盘上了旁边那棵小叶红豆树,头朝下挂着,附和暗邪巴道:“对啊,要我说的话,应该谁杀死了她,谁有资格吃她的心脏,这才公平嘛!”

  赤发鬼立即反驳道:“哼,这可是大王答应了我的,他亲口说的‘有我的,就有你们的,’当时他是对我和青发鬼说的,如今青发鬼已死,自然心脏就应该归我!”

  暗邪巴仗着自己体型比赤发鬼高大不少,怒目圆瞪地俯视着赤发鬼,咄咄逼人道:“你说是大王说的就是大王说的?那你为何不趁大王在的时候说?”

  蛟姨也恶狠狠道:“就是就是,空口无凭,凭什么相信你?”说完,将头伸到了赤发鬼跟前,吐着信子相逼。

  赤发鬼看两个妖怪不依不饶,心里一阵发毛,退后两步,婉转地说道:“反正,晚上还有大餐,那永生门和仙剑堂还有那么多净化使者,你们急什么?这个我先来,晚上,你们想吃谁的,随便挑!”

  “那可不行!”谈话间,暗邪巴已运用起妖力,全身红光环绕,提议道,“要不,咱们现在就来比试比试,谁赢了,那心脏归谁!免得一会儿争执起来,不好收场。”

  赤发鬼也不甘示弱,立刻发动了妖力,针锋相对道:“行啊,我比你早生两年,我还不信,你打得过我?蛟姨,你也要加入比试吗?”

  蛟姨见两人剑拔弩张样,顿时心生一计,何不趁这两个傻瓜交手的时候,自己趁机做了他们,再依照刚才之计独自从背后偷袭范喜诗,如此一来,就再无妖怪与自己争抢心脏,便假装没兴趣,将身子缩回树上,道:“罢了罢了,我就让让你们吧,我呢,就在此当个见证,你们不管谁输谁赢,都不许反悔啊!”

  “如此甚好。”暗邪巴说完,已一抡起拳头朝赤发鬼挥去。

  赤发鬼低头躲过,一拳击中暗邪巴腹部,暗邪巴受了伤害,但仍站得稳当,抓起赤发鬼扔了出去。

  赤发鬼快碰到一棵树时蹬脚反弹回来,借助冲力又与暗邪巴扭打在一起。

  两只妖怪斗了十来个回合,不分伯仲,暗邪巴抓住一个机会,利用自己庞大的身躯,将赤发鬼抱住之后,一个滚地将其压在身下。

  “现在,你服不服?”暗邪巴掐住赤发鬼的脖子,怒目问道。

  “不服……”突然,赤发鬼伸长脖子,用牙齿狠狠咬住暗邪巴的左臂。

  暗邪巴疼得大叫,却不忍放手,两妖怪彼此不能动弹,眼里也只是死死地盯着对方,完全忘了蛟姨的存在。

  树上的蛟姨判断时机已到,顿时浑身充满了妖气,眼睛放光,张大巨口,欲向两妖怪喷出毒液!

  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。就在此时,蛟姨所在的那棵小叶红豆树冠中,忽的生出一枝荆棘,将其拦腰斩开!

  蛟姨一瞬间人身和蛇尾断成两截,蛇尾依然盘旋于树上,人身却“咚”的一声落到了赤发鬼旁边,死的时候,嘴里还冲天吐出一股绿色的脓液!

  随后脓液又垂直落在蛟姨身上,将她的身体溶得稀烂。

  “暗邪巴,我们别打了,蛟姨……被杀了……”

  赤发鬼喊话时,暗邪巴也看到了这一幕,两人顿时同时松了劲,朝两边弹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