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平妖未眠 第一百二十五话 暗夜流香(二)

小说:太平妖未眠 作者: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:2020-05-18 07:26:40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7777.!无广告!

  赤发鬼左脚和脖子上都被套上了藤蔓,双手反撑在地上,想动不敢动。

  面对范喜墨的质问,这妖怪在心里估摸了一阵,盘算着秦邕离开此地应该已过去了一炷香的时间,只要争取时间,应可等到秦邕从对面杀来,便采取拖延战术,慢吞吞反问道:“那个……两位奶奶,今年断肠谷中,你们难道就没看到……别的妖怪出没吗?”

  范喜墨顿时脸色阴沉,怒道:“你别跟我耍花招,现在是我问你,你只有回答的份,没有提问的资格!”

  说完,赤发鬼脖子上的藤蔓稍微收了收,几根荆棘浅浅地刺入了他的下巴和腮帮子,扎出了小股蓝血。

  “哇哇哇,快停下!我说,我说……”赤发鬼惨叫几声,幸而其具有伸缩脖子的能力,便将脖子又伸了一个巴掌的长度,以确保安全,却更是不敢再撒谎,咳嗽两声后慢悠悠作了回答:“奶奶别不信……今年断肠谷中所生的妖怪……其实总共有一百零八只,不过……现在恐怕就只剩旁边这个叫做暗邪巴的家伙了……至于我,是前年生的……”说完,瞅了瞅一旁的暗邪巴,发现他竟然已经僵硬起来,胸腹均已停止了起伏的动作,便感叹自己出手太重,将他打死了,叹道:“或许……现在……唯一的种也没有了……”

  范喜墨一愣,又问:“看来你知道真相,那么快告诉我,这是为何?”

  赤发鬼避重就轻道:“今天早上……我们几十只妖怪都聚在西侧一个山坡上,结果,不知从哪来了一个小小的财神爷……要我们给他银子……不给……就骚扰我们……那些没头脑的野妖哪来的银子……又哪受得了这气……纷纷去踩那个财神爷……结果……全都变成了银元……消失了……幸好我们三个跑得快……才躲过一劫……”

  范喜墨与妹妹相视一笑,瞬间明白了是谁的杰作,范喜墨又问:“那,你说总共生出了一百来只妖怪,还有几十只呢?”

  话题越来越触及真相,赤发鬼心里发毛,却又不敢隐瞒,应道:“还有几十只……昨夜……去偷袭屠龙帮的营地……结果……都被杀死了……”

  范喜墨一听,顿时收起了轻松的态度,与妹妹面面相觑一番,质问道:“几十只妖怪同时去偷袭屠龙帮?一群山野妖怪,什么时候懂得了合作的道理?这背后,是否有谁在操纵?”

  赤发鬼见已无可回避,只好答道:“是秦邕……秦邕将妖怪组织在了一起……”

  范喜墨大惊道:“秦邕?你是说,那个被永生门逐出师门的秦邕吗?”

  “正……正是……”

  听到此处,范喜诗插话道:“难怪永生门何掌门全省通缉,却怎么也找不到他,原来他逃到了这断肠谷。可是,奇怪,一个落魄的净化使者,如何有能力号令妖怪听从于他?”

  范喜墨想了想道:“能号令妖怪的,无非只有两种人:一种是妖怪的创造者,也就是那些有能力妖化人类或是凭空创造妖怪的异能系妖怪;二则是妖王、妖皇这种级别或是被他们赋予了‘般若’身份的妖怪。但无论如何,都必然本身是妖怪,而净化使者与妖怪势不两立,又怎会成为般若?”

  范喜诗道:“除非,此净化使者也被妖化了,就是传说中的‘叛逆者’!”

  范喜墨随即问赤发鬼道:“那,秦邕究竟遇到了谁?使他具有了这番本领?”赤发鬼想了想道:“哎哟,奶奶,这……他还真没告诉我,当我遇到他的时候,他便已经聚集起了妖兽,但我们智慧型妖怪,是不会被他控制的,只不过,我们也是看跟着他有好处,才听从于他……若是有半句虚,这荆棘会扎死我的。”

  “好吧,看来,你已经将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了。”范喜墨说完笑道,“不过,虽然你没骗我,我却骗了你,我这‘暗夜流香’,根本不会测谎,不过是吓唬吓唬你而已。”

  赤发鬼这才明白着了对方的道,心里立刻诅咒起两姐妹的祖宗十八代,却又敢怒不敢,赔笑道:“呵呵,两位奶奶,没关系没关系,反正都交底了,看在小的如此配合的份上,就兑现你们的承诺,留我条小命吧!”

  范喜诗笑道:“好啊,姐姐就放了他吧。”

  赤发鬼一听,顿时感恩戴德道:“真的啊?太好了,谢谢两位奶奶,谢谢两位奶奶!快帮我解下这藤蔓吧!”

  范喜诗诡秘地一笑,又道:“不过,我们只答应不杀你,可没答应别的哦。”

  “你们还想干嘛?”赤发鬼顿时感觉头上被浇了一盆冷水,全身都凉透了。

  “不干嘛,就是借你身上一些东西用用,谁叫你是人型妖怪呢?”只见范喜诗缓缓走到赤发鬼身前,伸出右手,念念有词道,“恬淡无欲,神静性明,积众善,乃成仙……”

  少倾,三股蝌蚪般形状的金色真气,分别从赤发鬼的头部、腹部、足部飘然而出,赤发鬼睁大眼睛,眼睁睁看着对方提取了自身一些东西,便突然变得神志不清,如同不具备智慧的兽妖般在地上爬行,走远了,又被藤蔓拽住,痛得嗷嗷直叫,准确地说,那蠢相,比兽妖还不如。

  两姐妹正在观赏着自己的杰作,突然,山下传来阵阵刺耳的枪声,同时,山坡上跑来一个弟子,一上得坡来,便顾不得形象,连滚带爬到两姐妹身边,惊呼道:“范掌门,大事不好了,营地,被人攻破了!”

  范喜墨顿时大惊,问道:“是妖怪,还是哪路人马?”

  来人道:“来者就一个人,但凡离他近的,都死了!我隔得远,才得以跑来报信,却看不清对方模样!”

  “一个人?”范喜诗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“莫非,正是那秦邕?”

  “走,快去看看!”范喜墨心生不祥预感,顿时运用起净化之力,飞身下得山去。

  乾武门营地西侧,正是那从对面山上包抄下来的秦邕,艺高人胆大,孤身一人提剑杀入营中,只是一会儿功夫,便已砍死砍伤数十名乾武门的弟子。

  剩余弟子见状不敢上前,只是将秦邕团团围住,举起手中的狼牙棒虚张声势。

  突然,人群中让出一条缝隙,二十名火铳手从后排突入前排,端起火铳,纷纷瞄准秦邕射击。

  然而那些子弹只是打中秦邕的残象,秦邕早已运用起净化之力,眼疾手快,疾步如飞,一溜烟如同鬼魅般突入包围人群中,手起剑落,瞬间又有大批弟子倒地不起。

  “大家快退!快退!一会儿此人的力量便会衰竭!”

  尽管其头发散乱,又少了一只眼睛,但人群中已经有人认出了这便是永生门的净化使者秦邕。凡人面对净化使者,再多的人数优势也可忽略不计,只能期待着拖延时间让对方净化之力被封印起来。

  然而事与愿违,秦邕杀得兴起,越战越勇,丝毫未有衰退迹象,还乐得仰天狂笑。

  见一个又一个战友倒下,人群中又泛起了惊骇的疑惑声。

  “这……这家伙怎么还能打?”

  “不是说净化使者一旦用能力对付凡人,便会很快被封印力量吗?”

  “我也不知道啊,我们光是练习阵型,几时又真正与净化使者实战过?”

  面对如此巨大的实力差距,一旦有人心生绝望,包围圈便迅速开始了瓦解,步兵和火铳兵纷纷后退,在外围某些人的带头下,顿时变得溃不成军。

  秦邕见状,狂笑道:“哈哈哈,蝼蚁一般的人类,真是可怜啊!”

  说话间,又疾步上前,连斩四人,直到被一根飞来的藤蔓阻击,才停下疯狂的追杀脚步。

  “呵呵呵,暗夜流香?久违了,范大掌门……”秦邕朝藤蔓飞来的方向看去,见两姐妹正毫无畏惧地站立于自己不远处,忍不住挑衅道,“这些蝼蚁,真不够我过瘾,终于来了个大的啊。”

  范喜墨看着众多弟子死的死,伤的伤,心如刀绞,额上已暴露出股股青筋,喝道:“秦邕,你和永生门、仙剑堂之间的过节我们各大门派早有所闻,那是你们的私事,我们乾武门与你无冤无仇,为何下此毒手?”

  秦邕放肆大笑道:“哈哈哈,怎么和那可怜的屠龙帮帮主问一模一样的问题?就不能有点新意吗?嗯……你要问‘哎呀呀,秦邕大人,为何如此临幸我们啊?’我或许一开心,会与你躺下慢慢聊聊哦。”

  范喜墨身为女性,感觉被生生侮辱,又听闻“屠龙帮”名字,顿时顾不得其他,质问秦邕道:“果然如那妖怪所说,你对屠龙帮干了同样的事情?”

  秦邕一愣:“那妖怪?哟,难道埋伏在那山坡上的三个妖怪被你们捉住了?也罢,反正他们都是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傻瓜,早知道那涂老儿那么弱,我一个人就够灭了他们,又何必枉死那么多喽啰?”说完,仿佛为了证明自己压倒性的力量,右手一挥,一股气旋飞出,瞬间将已退开的七八个乾武门弟子斩为两截。

  范喜墨见再拖下去只会增加死伤人数,便不再多,大喊一声“暗夜流香”,四条藤蔓从双手齐齐伸出,向秦邕袭来。

  秦邕本可轻易躲开,却连这范喜墨也不放在眼里,硬生生任那四枝藤蔓缠住自己四肢,随后大喝一声,将它们纷纷震断。

  “你这雕虫小技,我都见识好多年了,却年年不见长进,你说你这掌门之位,是不是该让贤了?”

  秦邕获得了空前的力量,正是心高气傲之时,挑衅得兴起,却感觉后脖子被一小东西抓住,那小东西还喊道:“嘎嘎嘎,我抓住他了!”

  范喜墨冷笑道:“正如你所,我可以让贤啊,我妹妹,可不是吃素的。”

  秦邕顿时想到了什么,回敬道:“是那财神爷吧?不好意思,那小东西对我已经没用了。”

  说完,欲伸手去捉那身后的小东西,却陡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,连打了几个趔趄。

  范喜诗见状嘴角一咧道:“呵呵,自以为是的家伙,谁说那黄金万两是我的能力啊?”

  秦邕嗫嚅道:“原来,你们的净化使者,不止两个……”

  “啊啊啊啊——”说话间,秦邕已支撑不住东倒西歪的身体,摔倒在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