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平妖未眠 第一百二十七话 三尸 (二)

小说:太平妖未眠 作者: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:2020-05-18 07:26:40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7777.!无广告!

  花和尚见苏三娘捡走了银子,心疼煮熟的鸭子也端的飞了,便指着苏三娘握着银子的手,支吾道:“额……那些银子……”

  苏三娘恶狠狠地瞪了花和尚一眼,喝道:“我说你个臭和尚,这些本来就是我们仙剑堂的银子,不过物归原主而已,你抢人钱财,还好意思索要赃物?”

  花和尚见苏三娘性子刚烈,又担心纠缠下去等来了秦邕,只得忍痛割爱:“行行行,四两银子还你便是,没什么事的话,我先走一步了。”

  苏三娘疑惑道:“你要去哪?”

  花和尚无辜地应道:“哪安全就去哪啊……”

  苏三娘顿感纳闷:“昨夜乾武门还来信,说加入了一个新的净化使者,能力强大无比,今儿一见才知,堂堂乾武门,怎么会收了如此一个怂包?”

  花和尚不屑道:“你就听她们瞎吹吧,我不过是祈祥寺一个被逐出师门的花和尚,为讨些银子,得知了她们的守岁计划,才跟着来晃晃,又几时成了她们一员了?”

  苏三娘望向范喜诗寻求解释,范喜诗无奈道:“的确……如他所……就随他去吧……”

  “既然如此,那就滚吧!有如此厉害的能力,不做英雄倒也罢了,还跟个狗熊一般窝囊!”苏三娘连正眼也不想再瞧他一眼,将银子放入怀中。

  花和尚也懒得争执,二话不说,收起三个财神爷,一溜烟便脚底抹油,不知所踪。

  望着花和尚远去的背影,蒲子轩也隐约感觉到了这不过是一场误会,便也不再追究花和尚收他之事,只是惊魂未定道:“太可怕了!我……我记得那个财神爷,好生烦躁,缠着我要钱,我忍不住,便去打他,不想立即坠入到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中……我死命地挣扎,却就是找不到方向,想自己会不会陷入永远的死寂中,再这样下去,便不如自杀来得痛快,谁知,就在刚才,眼前却突然出现一道亮光,让习惯了黑暗的眼睛好生难受……”

  “好了好了,你干的破事,我回去再跟你慢慢解释吧,人模狗样回来便好。”苏三娘打住蒲子轩的话,转而对虚弱的范喜诗道,“范姑娘,我这就背你去仙剑堂,替你治疗。”

  范喜诗凄苦一笑道:“不必了,我已是风中残烛,看到你们便再无遗憾……请你们回去转告朱堂主和何掌门……今年的守岁,四大门派都陷入了秦邕的阴谋中……他已变成叛逆者,凭一己之力灭了屠龙帮和我们乾武门……”

  蒲子轩在仙剑堂修炼期间,已听朱世铧提起过“叛逆者”这个身份,知道是净化使者妖化后变成的怪物,苏三娘更不必说,早已熟悉此称谓,也不多作过问,只是蒲子轩率先大惊道:“你说的秦邕,不就是那个永生门的败类吗?”

  范喜诗道:“正是,他统御了今年断肠谷中一百零八个妖怪,所以大家都找不到它们的行踪……那些妖怪,已被屠龙帮和乾武门所灭……唯有那个秦邕,整个门派加起来也难敌其手……所以,我勉强逃了出来,就是为了转告你们和永生门……快撤出……断肠谷……”

  蒲子轩果决地应道:“不可能,此人还间接害死了何掌门的女儿何夕尘,和我有深仇大恨,我正要去找他,拨他的皮,抽他的筋,又怎可被此等歹人吓退?”

  范喜诗摇摇头道:“你可别大意……我虽不知你功力深浅,可秦邕刚才又吃了我姐姐的心脏,实力将更上一层楼,料你也绝非他的对手……”

  苏三娘却道:“我们何需单打独斗?仙剑堂和永生门,两个门派加起来尚有多名净化使者,我堂还有一个身怀柳泉八木的强大半妖伙伴,纵然那秦邕变成了叛逆者,得了心脏,实力大增,又岂是我们众多能力者对手?”

  刚经历了花和尚的世态炎凉,此番看到两人知难而上的坚毅眼神,范喜诗突然发现人间还有一丝温度,顿时悲喜交加,不觉眼眶红润,感慨道:“我奉姐姐遗命来劝你们撤离……不过,若是众多英雄豪杰不惧那秦邕……有信心将其诛杀,为死去的人们报仇……我又何尝不希望如此……”

  感叹完毕,范喜诗又将头转向苏三娘,诚挚说道:“玉良姑娘,此生喜诗能结识你这样一位巾帼英雄……是何等的福分……你若执意要与秦邕作战……且让我送你一样东西,助你一臂之力……手给我……你可得收好了……”

  苏三娘不解其意,疑惑地将右手伸到范喜诗跟前,只见范喜诗已将左手掌搭在了苏三娘的右手臂上,一字一句念道:“恬淡无欲……神静性明……积众善……乃成仙……”

  这十多个字眼,范喜诗说得无比吃力,仿佛要将生命中最后的力量都毫无保留地施放出来。

  霎时,三股蝌蚪状的金色真气从范喜诗的头部、腹部和足部鱼贯而出,汇聚在范喜诗的左手,又顺着苏三娘的右手,向苏三娘的体内游走而去,霎时间又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  苏三娘旋即感觉到一股暖流汇聚全身,正要开口问范喜诗究竟托付了何物,却只见她的左手无力地从自己的手臂上滑下,落到地上。

  再看范喜诗,整个人已惨白如冰色,睁大着眼睛,纹丝不动地靠在树干上,毫无生命气息。

  苏三娘明白,眼前这个姑娘,已经离开了人世。

  默默地伸手将范喜诗的眼睑合上,将她脸上两道泪痕抹干,苏三娘叹道:“可怜的姑娘,你将你最后的一切托付给了我,却连我的真实名字也不知道。”说完,又抬头望向空中,对着空气喃喃低语道:“如若你的魂魄尚未远去,请记得我叫苏三娘,为太平天国女军中十多年前消失的那一位……我们都是些苦命的女子,但为了一些必须做的事情,才不得不像英雄那般倔强地拼下去……你安息吧,希望你和范姐姐在天堂重逢,人间之事,请放心留给我们……”

  说完,苏三娘用净化之力在地面上炸开一个坑洞,小心翼翼地抱着范喜诗渐渐冷却的身体,放入其中。

  尽管蒲子轩过去与乾武门并无瓜葛,更未曾与范喜诗打过交道,但看到这一幕,也更加明白了,各大门派之间并非仅仅只有金钱交易,也有诸多充满道义的江湖儿女,便问道:“你可知,她去世之前,究竟托付给了你什么东西?”

  苏三娘起身,望着自己的手掌,怅然道:“唉,我也不得而知。这范喜诗虽是掌门范喜墨的妹妹,但并非一个净化使者。过去多年的交往中,常常见她除妖于无形中,却从未探明过她的真实能力,但那三股真气进入我体内的一瞬间,我分明感到了浓浓的暖意,真相如何,也只有等待时间来揭晓了。”

  蒲子轩点点头,又问:“那,现在我俩该去干嘛?是去找那秦邕算账?还是先回仙剑堂?”

  苏三娘道:“上午你被那财神爷带走之后,师父便收到了盟主的来信,请我们今夜直接到流沙坪会合,于是师父便派我来乾武门要回你。他们已在赶赴流沙坪的途中,现在,我们便朝流沙坪出发吧。”

  蒲子轩握拳道:“太好了,两门派合力,又岂会怕了那一个小小的秦邕,且看我如何用疾风霸龙拳教他做人,不,教他做妖怪!”

  苏三娘笑道:“这番大话,可不像一个刚刚从财神爷屁股里飞出来的人说的。”说完,已运用起净化之力,疾步向流沙坪方向奔去。

  蒲子轩也紧紧跟上,不依不饶地问道:“对对对,你还没告诉我,我究竟是中了那和尚什么道?”

  两位净化使者一前一后地边聊边奔向远方,留下一方浅浅的孤坟,对着北风话尽无限凄凉……

  同治三年,西元一八六肆年五月初六,广西富川县乾武门于断肠谷中被秦邕以一己之力灭门,成为又一粒历史的尘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