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平妖未眠 第一百三十话 隐士之羽(一)

小说:太平妖未眠 作者: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:2020-05-18 07:26:40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7777.!无广告!

  原本处于不起眼位置的朱亚枫走到了最前排,顿时吸引来了秦邕的目光,一见其人,立即凶声恶煞道:“呵呵,朱亚枫,若论你们这些人中谁与我结了梁子,一个是何老贼,另一个便是你了。何老贼夺了我的掌门之位,而我这只眼睛,正是拜你狗日的所赐!那日的伤痛,我可还记得一清二楚,正要和你好好算算这笔账!你放心,我会手下留情的,免得一刀结果了你,多扫兴,哈哈哈……”

  “秦邕,你作恶多端,那只眼睛就是你的活该报应!”

  朱亚枫说完,两人身上已同时泛起了蓝光。

  “破虹刺!”朱亚枫先下手为强,动作极快,只见其动手一挥,一支针状的灵气已从右手掌中鱼贯而出。

  当初在小树争夺战中,正是这一招刺瞎了秦邕的左眼,如今如法炮制,这一针,又向秦邕的右眼飞去。

  可当初秦邕之所以中招,是因其净化之力被封印所致,如今力量恢复,又正面对面对手,只是默不作声地晃一晃头,这一针便避了过去。

  朱亚枫自是知道今日之不同往日,前一针只是佯攻招数,接下来,双手并举,十支针又齐刷刷地向秦邕和胯下火麒麟飞去。这十支针,每一支都疾掠如风,若是一般对手,纵然躲得过一大半,也难免顾此失彼,被刺中些许。

  秦邕哼了一声,手中大刀早已就绪,使净化之力缠绕,用刀刃砍出一记盘龙斩气旋,两股释放系的灵气在破虹刺到达火麒麟之前相遇,相互抵消,十针已去其九,只有一针刺中火麒麟的胸部,让它那威武的身躯陡然一颤。

  秦邕坐于其上,自是姿势受了影响,还未坐定,朱亚枫已飞身而至,手握利剑,一头向秦邕袭来。

  若论近身格斗,只要秦邕使用叛逆者的力量,可轻松克制朱亚枫,然而此时他乐在其中,打算慢慢与对手厮磨,再来个出其不意,震慑对手,故此暂时只以净化之力应对,于是飞身离开坐骑,于空中抬刀接住朱亚枫一剑。

  两人落地途中,还以刀剑过了数招,落地之后,两人身影又极快分开,朱亚枫反手一挥,又是五支蓝针朝秦邕飞去。

  秦邕抬起刀,在身前划出螺旋状刀影,将五支针一一化解,随后左手释放出盘龙斩气旋,往朱亚枫飞去。

  朱亚枫跳起躲开,那气旋即刻飞向身后的朱世铧。朱世铧自知一旦躲开,后方的普通弟子便会遭殃,正要发招化解,陈淑卿已一步上前,抬脚将气旋踢往空中。

  “哦,妖怪?”秦邕看见了陈淑卿身上的红光,正在纳闷,朱亚枫又提剑杀至。

  此番对决,朱亚枫纯以杀死秦邕为目标,招招使了杀着,秦邕被陈淑卿分心之下,勉强提刀格挡,被震得退了几步,碰到了身后火麒麟。

  朱亚枫得势后嗤鼻道:“哼,我说秦邕,你的力量,怕远远不止这点吧?”

  单论净化之力,秦邕本就比朱亚枫稍强,适才一番战斗,秦邕只使出了五分净化之力,朱亚枫却已使出七八分,外加秦邕被陈淑卿分神,这才被压了一招。不过秦邕甚为喜欢看对手这得意样,便喊道:“那你再来啊!”

  “还用你说?破虹刺!”朱亚枫故伎重演,先释放出十支蓝针作为掩护,待秦邕一一化解后,提剑杀至,使出独门剑法“御妖剑”,剑气中带着针刺,向秦邕突来。

  秦邕不敢怠慢,又举刀格挡,这一次自己也使出了八分力度,顿时脚下也扎得稳了,待挡掉这一剑后,迅速转守为攻,刀身周围瞬间被一股柔弱的螺旋状蓝光缠绕,让朱亚枫一时动弹不得。

  “不好,是通灵刀法!”徐清安顿时惊叫。

  “朱亚枫,要败了。”林惠南叹息道。

  ……

  另一线,就在永生门遭遇秦邕之前,卫大嫂接到何天傲任务,正在使着净化之力疾步从北营向乾武门方向疾行。

  身为永生门之徒,秦邕之妻,卫大嫂自秦邕背叛师门开始,便已陷入深深的自责与矛盾之中,久久闭门不出,于家中日日饮泣。

  此举动,一度引得永生门中众弟子纷纷生了疑心,讨论着卫大嫂是否还一心向着师门,或是与秦邕已经开始了某些龌蹉的勾当,甚至一度有人建议将卫大嫂也一并逐出师门。在舆论漩涡中,唯有何天傲始终对其坚定信心,不但亲自上门安抚,而且在其精神状态稳定之后,继续安排卫大嫂来门中训练弟子,这才有了她心无旁骛跟随师门参加守岁的决心。

  今日接到何天傲将自己派往乾武门任务后,卫大嫂虽也心怀疑虑,不知信中所朱亚枫与她“接头”究竟是何用意,但也不能枉顾掌门之命,更不能坏了两大门派的和气,便毅然领命,往东而去。

  一路穿越着小叶红豆林,卫大嫂对秦邕和信件之事思绪万千,就在出神的某一时刻,突然左肩上一阵刺痛袭来,忍不住尖叫一声。

  待稳住脚步,扭头一看,只见左肩上已被某个小东西击中,那东西如同一颗弹珠,呈暗红色,嵌在肉里。

  卫大嫂赶忙发动净化之力,将东西挤出身外,那东西立刻掉在地上。

  拾起一看,正是一颗小叶红豆果实。

  卫大嫂顿生奇怪,此地树木茂密,树冠上小叶红豆也繁多,可就算小叶红豆果实从树上熟透而落,也断断不至于造成此种程度的伤害。

  莫非,是受到攻击?

  还未想得明白,右锁骨处又中了一击同样的伤害。

  此前卫大嫂并未移动过方向,两粒小叶红豆又从不同方向飞来,身经百战的卫大嫂顿时回忆起来,四年之前,在守岁活动中,遭遇过类似情况,被树冠上隐藏的五只长尾狒狒妖怪用飞弹夹攻!唯一不同之处在于,当时的狒狒使用吃剩的西瓜籽当作子弹,此番不过是换了“果实弹药”而已。后来,那五只狒狒毕竟力量有限,合力杀死一名乾武门普通弟子后,被乾武门范喜诗杀了两只。剩下三只,则被掌门范喜墨的藤蔓“暗夜流香”捉住,关入了小叶紫檀笼中。

  卫大嫂立刻抬头向左上方看去,果见一粒红豆果实又快速射来,卫大嫂眼疾手快,一个右后跃,躲过了这一击。

  随后,自己背部又中了一击,还来不及细想,卫大嫂果断作出反应,本能向左侧连翻几个跟头,提前躲过右侧一击。

  今年的断肠谷中,果然还是有妖怪的!可是,它们为何迟迟不现身?

  卫大嫂一边想着,一边连翻躲闪,从红豆果实射来的方向和频率来看,她很快判断出应该只有三只狒狒分别埋伏于左、右、后三个方向,于是第一时间垂直腾空而起,躲避飞弹的同时,也想从高处找出三只狒狒的藏身之所。

  还没来得及看清树冠,三粒飞弹又同时从三个方向射来,卫大嫂在空中无法作躲避动作,只得大喝一声,使净化之力将飞弹震开。

  落地时,卫大嫂又是连翻带跳,再次躲开一轮攻击,心里纳闷着,四年前虽也见识过此种妖怪,可当时它们射击的频率远远低于今日,不知为何今年断肠谷中妖物实力如此大增?

  即便如此,狒狒这种群居小妖,若非偷袭得手,论与卫大嫂正面交锋,即使三只合力而上,实力也断然不是其对手,因此卫大嫂本可以直接加速离开此地,但还是希望能一探究竟,找出狒狒藏身之所,最好遇上智慧型妖怪,好对今年断肠谷之谜作番盘问。

  可如今敌暗我明,攻击频率又如此之快,能正常站立亦非易事,遑论展开反攻。

  稍作考虑,卫大嫂还是决定不再维持现状,只见她退到一棵树下,后背依着树干,抬起双手,喊出了他的净化能力名。

  “隐士之羽!”

  一道蓝光在卫大嫂的手中闪过,迅速扩展为正方形形状,再一抖,一瞬间,一件白羽斗篷已在卫大嫂手中成型!

  卫大嫂反手一披,巨大的斗篷已将卫大嫂从头到脚围得严严实实,只见被包裹起来的卫大嫂全身泛起一道白光,瞬间消失于无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