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平妖未眠 第一百三十一话 隐士之羽(二)

小说:太平妖未眠 作者: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:2020-05-18 07:26:40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7777.!无广告!

  隐士之羽,正是物化系净化使者卫大嫂的隐形斗篷,穿上斗篷的卫大嫂能看得见别人,别人却看不到自己。如此一来,树上的狒狒立刻失去了目标,飞弹攻击顷刻间停止了下来。

  卫大嫂揉揉自己被击中的胳膊和肩膀,稍作喘息,便有了足够的时间从容用肉眼搜寻攻击者的位置。

  只见卫大嫂朝四周树冠上环顾,果然发现三股微弱的红色气团,正隐藏在三个不同方向的树冠上,在枝叶的掩盖下若隐若现。虽看不清楚气团中妖怪究竟长什么样,但那三只妖怪仿佛因为失去了目标大惑不解,传来“吱吱咕咕”的交流声。

  自己头上不远处便有一团红光,卫大嫂一个飞身上树,果然见到一只一尺长的棕色狒狒,正在朝着远方的同伴交流。它仿佛听见了卫大嫂上树时踩到树枝的声响,回头警觉地望了一望,见并无异常,便又扭过头去,继续吱吱咕咕叫起来。

  卫大嫂瞄准狒狒腰部,忽的挥出一刀,那只狒狒便被从树上砍落下去。

  另外两只狒狒见同伴突遭厄运,顿时如惊弓之鸟,吱吱咕咕叫着往不同方向飞奔而逃。它们身手矫捷,于树冠上四肢并用,左拉右吊而去,带着树叶沙沙作响。

  卫大嫂虽可隐身,但一旦出手攻击,隐士之羽便会失效,被包裹之人也会重新现身,不过目前危机已解除,现不现身已然无妨,卫大嫂便看准了一个气团的逃逸方向,将手中的大刀掷了出去。

  那大刀瞬间如砍瓜切菜般切掉一路的枝叶,直奔那只狒狒后背,将其身体贯穿!顿时,第二只狒狒也应声落地!

  最后一只狒狒已利用这时间逃得远了,卫大嫂鞭长莫及,也无心再追,跳到树下,看着前一只奄奄一息的狒狒,问道:“喂,你,会说人话吗?”

  对这只狒狒,卫大嫂并未冲着脑袋下死手,正是希望留个活口,便于盘问。

  那狒狒嘴角渗出蓝血,见了卫大嫂,顿时满脸凶光,咬牙切齿道:“净化……使者……”

  “哦?你这狒狒,果然会说人话呢。”卫大嫂脸上洋溢着喜悦,又问,“你还有多少同伴?另外,为何今年断肠谷中,好不容易才见到你们三只狒狒妖怪?”

  那狒狒不答,仍然龇牙咧嘴相对,仿佛若不是身负重伤,定然要起身和面前这女人搏命。不过,它虽不答话,倒也恶狠狠地挤出了一些词汇:“净化使者……杀了……我们……复仇……”

  这些零星的词汇顿时让卫大嫂如坠云里雾里,叹道:“唉,原来不过是偶然学了一些人话的妖兽而已……”但又一想,“复仇”一词还有些意义,又问:“我和你们无冤无仇,何来复仇?”

  那狒狒已是风中残烛,还想说些什么,却只是龇牙咧嘴,如回光返照一般,挣扎着用尽最后的生命对着卫大嫂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咆哮,便头一歪,腿脚一蹬,倒在已渗入泥土的蓝血中,一命呜呼。

  卫大嫂默默地摇了摇头,惆怅地抬头看看天空,无奈地用落叶将两只狒狒的尸体层层掩盖起来,并浅浅鞠了一躬——这是卫大嫂使用隐士之羽杀了妖怪之后必然做出的一种内疚动作,因其能力对对手并不公平,而她又深知自己并非喜好偷袭之辈,常常不得已用这招杀死妖怪后,变得多愁善感起来。

  待内心稍得到平复,卫大嫂又继续往乾武门方向前行。

  ……

  又是另一线,蒲子轩和苏三娘正从乾武门所在东营朝流沙坪方向疾跑,在净化之力的加速下,两人腿脚如簧,五步并做一步地向前大踏步而去。

  忽然,苏三娘停下了脚步,对蒲子轩道:“喂,等一下,你听。”

  蒲子轩一愣,顿时停下脚步,回头看看苏三娘,不解问道:“听什么?”

  苏三娘作了一个“嘘”的手势,道:“还能是什么?妖怪的呼吸声呗。”

  蒲子轩这才照苏三娘的吩咐侧耳倾听,果然,在两人的前方,远远传来此起彼伏的妖怪“哈——哈——”呼吸声,顿时惊道:“那乾武门掌门的妹妹不是说,断肠谷中的妖怪除了秦邕,都被杀完了吗?怎么还有妖怪呢?”

  “我来看看。”说完,苏三娘已跳至一棵大树上。蒲子轩也跟了上去。

  在两人前方二十丈左右的地带,果然出现了三只妖怪,两只头上长了羊角却身体直立的金毛妖怪正在背对二人奔跑,那体型似人非人,迎面又跑来一只狒狒,与前者聚集后,两只羊角妖怪也停下了脚步俯下身去。

  远远看去,三者应该正在慌慌张张地交谈着什么。

  蒲子轩低语道:“看来,那两只长毛怪也是在朝流沙坪奔跑,只不过我俩脚步更快,追上了他们,现在怎么办呢?”

  苏三娘不答,反而喝道:“别用‘长毛’这个词语!”

  蒲子轩这才反应过来,“长毛”本是清廷对太平天国将士的蔑称,立即纠正道:“哦哦,那两只金毛怪和那猴子,怎么办呢?”

  苏三娘这才应道:“管他那么多,反正刚好三只妖怪,我来射死便是。”

  于是,苏三娘照例作出张弓搭箭手势,喊道:“天国猎人!”

  一张弓、三只箭瞬时出现在苏三娘手中,苏三娘瞄准三只妖怪,忽的将箭发射了出去。

  正常情况下,箭一旦离弦,便会直奔目标而去,可这一次,却让蒲子轩眼珠子都快掉了出来!

  那三支箭刚一离弦,竟然直愣愣地在空中停住,看起来犹如时间静止了一般!

  蒲子轩苦笑道:“三娘,你这玩的什么把戏?不要逗我笑了好吗……”

  本以为苏三娘会给出个合理解释,谁知苏三娘也是目瞪口呆,花容失色道:“这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我也不知道啊!”

  若是能力被封印,那便是根本物化不出天国猎人,何况,苏三娘在上一次被封印力量后再也没用净化之力攻击过凡人,能力怎么可能被莫名封印?再想那些在仙剑堂修炼的时光,也未曾练过此种无聊的招数……

  若是将来天国猎人再也无法正常使用,该如何是好?

  苏三娘越想越怕,不自觉地想伸手去摸摸箭矢尾部,看能否将其移动。

  突然,三支箭出现了状态——只见三个小小的小鬼,分别从三个箭头下方爬出!一个如寿星,一个是蛤蟆,还有一个是牛头,各自停在箭头上方,看起来无比诡异!

  “原来是被妖怪定住了,该死的!”苏三娘一边骂,一边抽出朴刀,欲先向牛头砍去。

  那牛头一见苏三娘要对自己动手,立即吓得唯唯诺诺道:“三娘,饶命啊,要砍去砍他们两个啊!”

  蒲子轩一头雾水问:“这是怎么回事?这东西会说话,还会叫你名字?”

  苏三娘更是纳闷得无以复加,停下了手中动作,又朝另外两个小鬼看去。

  那寿星一听,大骂牛头道:“你个孬种,不会好好说话吗?要这么介绍,啊嘎嘎嘎嘎……我是上尸彭踞,三娘,初次见面,多多指教哦!”

  蛤蟆也大笑道:“嘎嘎嘎……我是中尸彭踬,那孬种牛头是下尸彭蹻。三娘,我们是你的人,不是妖怪,更不是敌人,别怕别怕!”

  苏三娘一听,顿时惊得呆了:“啊?你们是传说中的三尸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