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平妖未眠 第一百三十四话 战秦邕(一)

小说:太平妖未眠 作者: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:2020-05-18 07:26:40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7777.!无广告!

  流沙坪上,秦邕挡下了朱亚枫的御妖剑,使出了“通灵刀法”。

  作为永生门的原弟子,秦邕本就继承了永生门的传统刀法路数,又经过多年修炼,逐渐摸索出了自己的一套战法,只见其刀身通体缠绕着一股柔弱的蓝光,那气旋状的“盘龙斩”于刀身四周螺旋状游走,仿佛与刀融为一体。

  之前朱亚枫的剑法,虽然也呈现出类似的效果,将他的针状释放系灵气附着于剑上,然而两者之间有着本质的不同。

  朱亚枫是纯粹通过运行体内大周天,将净化之力强化于剑上,以增强剑的攻击范围和力道,而秦邕则是先将自身净化之力以小周天形式缠绕于刀上,待同为净化使者的对手灵气与自己的刀短兵相接后,双方的净化之力连在一起,秦邕可在一瞬间将对方的灵体转为已用,控制住对方身体。

  虽然对方动作迟缓只是一瞬间,然而秦邕可以瞬间将净化之力改为大周天运行,此种变换,在瞬息之间完成,且同时需配合手脚动作,没有极高的领悟能力和十年的艰苦修炼,难以一气呵成。

  于是,就在朱亚枫被黏住的一瞬间,秦邕旋转着手里的大刀,将朱亚枫的剑陡然挑落,再顺势将刀刃往朱亚枫的右胸游走去。

  朱亚枫虽看明白了这一切,也及时作出反应,往后翻滚,然而身体就像被一块粘糕拉住,让那刀刃在腹部划了一刀。这一刀虽不深入,秦邕的右脚却迅猛而至,一举将朱亚枫踢回了朱世铧的身前!

  朱亚枫口吐鲜血,捂住那刀伤处,已一时起不得身子。

  “枫儿!你没事吧?”朱世铧匆忙上前一步将朱亚枫扶起来,满脸尽是揪心之色。

  “爷爷,我还好。”说完,朱亚枫大声咳嗽两声,又是一股鲜血吐出。

  身后弟子中迅速跑出两个医护,将朱亚枫拖到后排包扎。朱亚枫则已失了蓝光,怒目圆瞪地望着秦邕。

  秦邕大笑道:“哈哈哈哈,朱小儿,原来不过就这点本事?可别就这么死了,包扎好了,老子还要慢慢折磨你呢。好了,下一个谁来啊?”

  “我来!”朱世铧已忍不住走了出来,要为爱孙出一口恶气。

  永生门的徐清安却道:“朱堂主,你爱孙心切我们理解,可是我们早已约定,两个门派轮番挑战这厮,既然朱亚枫已败,下面便该我永生门出人了。”

  徐清安本就不希望盟主之位落于外人手中,见朱亚枫败北,叹息之余,心里也不自觉涌出丝丝庆幸,便已迫不及待走到了更前排,身泛蓝光,蓄势待发。

  秦邕喊道:“哟,是徐师弟啊?想当年你刚入门时,无依无靠,但凡大事小事,不好打扰那姓何的,便来找我请教。这么多年来,我在心中已将你算作了我的心腹,还寻思着有朝一日我秦邕自立门户时拉你入伙,故对你百般照料,所以在那边众多人马中,我还就舍不得与你交手。去去去,还是换个人来吧。”

  徐清安冷笑一声道:“哼,当年我还真是看走了眼,以为你秦邕是个正人君子,到底是知人知面不知心,想不到你尽是个如此无耻之辈!”

  秦邕又道:“若执意要与我交手,不如咱们也来打个赌,若你赢了,我自当任你处置,若你败了,正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改换门庭,加入我秦邕门下,如何?”

  “哼,等你打赢了我再做梦吧!”说罢,徐清安已跳跃而起,落地时用手掌往地面轰去,喊出招数名称。

  “地刺!”

  徐清安的动作如蛟龙出水,煞是威风,那招数也端的好看,只见其击打的地面上顿时冒出一根笋状的天蓝色灵气,上尖下宽,又一分为二,分别朝秦邕和火麒麟疾驰而去。由于速度太快,地刺经过的地面上还带有残影,一路上将土地划出两道浅浅的裂痕。

  秦邕见状,自是早已跳起躲避,一旁的火麒麟直到地刺到达身前才反应过来,嘶鸣一声跃开。

  “地突!”

  秦邕与火麒麟还未落地,徐清安第二招又瞬间放出。这一次,笋状灵气不再于他本人的面前出现,而是直接从秦邕与火麒麟的落点生出!

  火麒麟跃得不高,落地时被地突瞬间穿透身体,一命呜呼而去!

  秦邕见脚下地上生出了地突,便大喊一声“盘龙斩”,手中施放出一股灵气击打地突。两股释放系灵气碰撞后于地面产生爆炸,秦邕则调整姿势,使刀尖撑地,将身体弹开,避开了这次爆炸。

  朱世铧在一旁看得眼馋:“唉,可惜了那只火麒麟,乃是断肠谷中的极品妖兽啊!”

  电光火石之间,徐清安又提刀杀至,向秦邕使出永生门的传统刀法,已过而立之年的他业已修炼多年,速度与力道与朱亚枫不同,虎虎生风,气势如虹,一连砍出正手反手十多刀,刀刀功力十足,杀得秦邕狼狈招架,节节后退。

  秦邕知道自己尚有余力,也不着急,反倒一边招架,一边不住地夸赞道:“徐师弟真是练得一手好刀法,难怪何老贼将你安排为首席教头!”

  “不用你夸!”话语间,徐清安已觅得秦邕下身一处破绽,一脚踢中其腹部,待秦邕后退时,又抬刀砍来。

  秦邕稳住脚步,使出通灵刀法,其刀身四周顿时又出现了蓝色柔光,挡格住徐清安的一瞬间,将其吸住。

  此时,秦邕已反守为攻,依样画葫芦,旋转手中之刀,欲将徐清安的刀挑落,徐清安冷冷一笑,已看出了秦邕的刀路,虽身有迟钝,但手腕旋转倒跟上了秦邕的速度,两刀同时朝一个方向绞杀十来圈,均未脱手!

  秦邕眼睛一瞪,又反手一拉,将徐清安往自己身前拉来,同时已将体内净化之力调整为大周天运转,左手则趁机凝气,一把向徐清安握刀的右臂击去。

  徐清安也早有防备,左手同时向秦邕右肩击出,两人各中一掌,被推出一丈开去。

  徐清安大笑道:“哈哈哈,秦邕,你的通灵刀法,对付外人自是能出其不意,然而作为多年同门弟子,我对你的一招一式已是了如指掌,又如何能对我凑效?”

  秦邕邪笑道:“不错不错,不枉我秦邕多年与你切磋武艺,倒还对得起我耗去的时间,就当打个平手,换个人来吧。”

  此正合朱世铧之意,连忙说道:“好,又该我堂了!”

  徐清安摆手道:“慢!此番对决,只有胜负,可没有平手说法。秦邕,刚才念在曾经兄弟一场的份上,我可未尽全力,接下来,我徐清安不会再有所保留了!”

  秦邕耸耸肩叹道:“徐清安,若你执意如此,我也只好忍痛割爱了。”

  两人毕,徐清安再次跃起,捶打地面。

  霎时,一支更大的地突直接从秦邕身下突起!若不是秦邕早有防范,提前高高跃起,已被那地突活活刺穿!

  “起!”

  只见徐清安一声大喝,那地突忽的离开地面,向秦邕破空飞去。

  秦邕始料不及,听到风声回头一看时,那地突已然近在咫尺,只得侧身躲得狼狈,可还是被气劲划破了左腿。

  落地时,秦邕痛得火冒三丈,想两人当初在永生门时,净化之力已然不相伯仲,几个月下来,自己仅靠妖气提升实力,不想徐清安在门中勤加修炼,净化之力又有所突破,便道:“才几个月不见,你已经会如此控制灵气了!看来,还真是留你不得!”

  徐清安自认实力已在秦邕之上,更是信心十足,大喊一声:“还有更猛的等着你呢!”说完,提起手中大刀,又如秋风扫落叶般向秦邕杀去。

  众人皆以为徐清安将一举拿下秦邕,就在此时,秦邕一身大喝,全身的气韵顿时在妖气混合下变作紫色!

  在数百人的目瞪口呆中,秦邕手起刀落,还来不及看个明白,那徐清安的人头已然落地!失了头的身体靠着惯性又跑了几步,轰然倒地!

  “徐兄弟!”何天傲和林惠南同时失声大喊出来。

  “秦邕,成了叛逆者!”朱世铧眯着的眼睛也快鼓了出来。

  陈淑卿则大惊道:“这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众人皆明白,接下来他们要对付的,不再是一个常规的净化使者,而是一个出卖了自己灵魂的恶魔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