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平妖未眠 第一百三十五话 战秦邕(二)

小说:太平妖未眠 作者: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:2020-05-18 07:26:40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7777.!无广告!

  众人霎时被一股巨大的惊恐笼罩,见如此强大的徐清安瞬间身首异处,再无一人敢当出头之鸟!

  秦邕妖化之后,实力本就可以轻取除拥有《混月诀》碎片的何天傲之外的一切对手,如今又吃了范喜墨的心脏,却不必受妖怪要等到满月夜才能消化净化之力的规则,更是实力有增无减。

  何天傲眼见自己的亲密战友生命就此消逝,一时头脑恍惚,少倾,又悲又惊地朝秦邕喊道:“秦邕……你究竟是从何处得来这种力量?”

  秦邕见到众人的惊恐眼神,正是自己想要的画面,顿时煞为兴奋,大笑道:“哈哈哈,反正你们都要死了,告诉你们也无妨。是旱魃大王,命他一名叫做伏魇的手下,将我变成妖怪,如今我既有了两者的力量,又获得了漫长的寿命,还同时规避了两者的弱点,可真得好好感谢他们啊!”

  众人虽未曾听说过伏魇的名字,对旱魃可丝毫不陌生,何天傲顿时大惊道:“什么?妖王旱魃?我知道此妖怪名气太大,还以为是受人杜撰,原来这世上,真的有旱魃存在!”

  秦邕道:“不错,不仅存在,而且旱魃正是妖皇哥垛手下四大妖王之一,统领着众多的妖怪,而且也赋予了我这种能力,这便是你们今年在断肠谷中找不到妖怪的原因!”

  一直以来萦绕在众人心中的谜团,终于被始作俑者道了出来,众人皆如梦初醒,那两派的几百人马纷纷开始躁动起来。

  陈淑卿此时心中更加不是滋味,这才知道原来旱魃和伏魇在赶赴广西的过程中,竟然偶遇了秦邕,才酿出此等恶魔!若是当初在乐山凤洲岛上狠心一点,杀了那伏魇,也不至于酿成如此大祸!原以为,吴忧香大夫、青霞、小燕以及何夕尘之死皆是自己带来的厄运,逝去四条鲜活的生命已足够令人忧伤,如今不知道多少人还会为此牺牲,实在是无法饶恕自己!

  再三自责下,陈淑卿已发动起了妖力,想到自己身怀《混月诀》的碎片,或许可以与秦邕一战,即便实在难敌其手,其他净化使者自然不会袖手旁观,便走上前道:“下一个,我来!”

  众人完全没料到在如此巨大的压力下,这个看上去柔弱的女子竟然会勇敢地挺身而出,皆投来异样的目光。

  尤其是永生门的弟子,从未见过陈淑卿,一时间议论纷纷。

  “仙剑堂什么时候来了个这么标致的女子啊?”

  “谁知道呢,今年仙剑堂可是补充了不少人马呢。”

  “只是不知道,她实力如何,够不够秦邕看啊……”

  随即,何天傲也站了出来,满脸阴沉,仿佛要剥了秦邕的皮一般怒道:“不,陈淑卿,事到如今,已是你死我活之际,我们无需再遵循那一派出一人的规则。再说了,今日之祸,本就不关你这外人的事,谁造的孽畜,谁来清理!”

  陈淑卿道:“不,何掌门,你不懂这个中缘由,我一时也无法对你讲明,可这秦邕今日确是我陈淑卿的敌人!事到如今,不怕跟你们明说,我体内也有一块跟何掌门一样的柳泉八木,并非普通妖怪,还是我来比较合适。”

  何天傲一愣:“这……”

  秦邕一听,又惊又喜道:“哟,原来都是怀有柳泉八木之人啊?两块柳泉八木,还有这么多净化使者心脏摆在面前……哎呀呀,可惜好像短时间内无法连续消化如此多的宝贝啊……不如,就让我把将士们都叫出来分享分享吧……”

  “将士?”陈淑卿一头雾水道,“呵呵,你就一匹火麒麟坐骑,也被杀掉了,还哪来什么将士?”

  “呵呵……”秦邕踢了踢火麒麟的尸体,阴笑道,“我只带这东西出来,不过是因为它长得好看而已,你们还真以为就我单刀赴会?其他的将士,都在四周的山坡上嘴馋着呢,来吧,听听它们的怒嚎吧……”

  说完,秦邕已举起手中大刀,让刀尖向着天空,以刀尖为圆心,散发出一股环状红色妖气,迅速向四面八方扩散而去。

  顷刻间,那原本安静的森林仿佛得到了什么指示一般,竟然传出了前所未有的阵阵妖声,连绵不绝于耳!

  “哈——哈——”

  声音如排山倒海般传入众人耳朵里,仿佛这整个山谷,本身便是一个巨大的妖怪!

  不多时,从四方山坡上,涌现出了密密麻麻的妖怪大军,如脱缰的野马般,朝这几百人狂奔过来,踏得地面发出巨大的闷响,掀起了连天的尘土!

  人群中顿时散发出惊慌失措的声音,却已逃无可逃——只是一会儿功夫,人群已然被几百只大小不等的妖怪团团围住,成了如假包换的瓮中之鳖!

  而且,在那些巨型妖兽面前,这原本还算壮观的队伍,相较之下,刹那间如同蝼蚁般渺小了!

  见了众人如遇死神般的绝望眼神,秦邕兴奋得无以复加,喊道:“知道什么叫做困兽犹斗吗?过去我无数次在被你们围攻的妖怪身上看到过,如今,报应来了,此等绝望之情,你们也来体验体验,如何啊?哈哈哈哈!”

  说完,秦邕一刀刺入徐清安的尸体中,将尸体挑起,向身后的兽妖们扔去,惹得妖兽们纷纷跃跃欲试。其中一只巨大的穷奇,因其体型优势,又有一双翅膀,腾空而起,将一只快碰到心脏的妖禽一头撞开,再将徐清安的尸体一口接住,发出恐怖的咀嚼声。

  随后,穷奇吐出了一堆破烂的衣物。

  当前虽不是满月夜,妖怪无法立即消化净化使者心脏,那穷奇却依然如同获得了心理优势,冲着人群发出猛兽般的怒吼!

  这一幕将众人看得毛骨悚然,何天傲稳住情绪,喊道:“原来,你将断肠谷的妖怪全部隐藏了起来,就是等着这一刻!”

  秦邕狂笑道:“哈哈哈哈,错了错了,断肠谷一年才产百来只妖怪,你们现在又看到了多少?而且,今年的妖怪,早就被屠龙帮和乾武门铲除干净了,这几百只妖怪,你们睁大狗眼好好看看,是不是异常熟悉啊?”

  说完,一只会说话的狍鸮走了出来,喊道:“哈哈哈,朱老贼,可还记得老子吗?”

  朱世铧睁大了眼睛:“穷奇?狍鸮?还有虎蛟……鹿祢……这些,都不是关押在我府上的妖怪吗……”

  何天傲侧身一看,只见北面包围来的妖怪,自己也是非常熟悉,大惊道:“果然,那只火麒麟,是多年前乾武门捉到的珍兽,而这北面的妖怪,全是我永生门的战利品啊!”

  秦邕纵身一跃,骑到那只穷奇背上,再次如同胜者般,居高临下狂笑道:“哈哈哈,你们终于明白了,老子早就算好了你们倾巢出动的时间,派了四只妖怪前往你们的老宅,将那些多年来被你们玩虐的妖怪放了出来,让他们赶来此地报仇雪恨!怎么样?被自己的玩物反过来围攻的滋味,是不是很绝望啊?可惜,那涂老儿和那两个姓范的女人死得太早,看不到这一幕啦,哈哈哈!”

  何天傲顿时大惊道:“什么?你杀了涂帮主和范家姐妹?”

  “不只是他们,两个门派三百余人……”秦邕故作停顿,随后阴笑着说出那两个字,“全灭!”

  完了,一切都完了!

  哪还有什么生意?

  哪还有什么门派?

  哪还有什么守岁联盟?

  这一百多年来拥有过辉煌历史的广西妖市,如今,也只剩下这区区六百来个肉体,在这流沙坪上苟延残喘罢了!

  秦邕又厉声道:“知道我为何独留了你们两个门派,并将你们骗到此地吗?因为,你们和他们不同,你们各夺走了我宝贵的东西,所以,你们是我心里的结,所以,我才特意给你们准备了这场饕餮盛宴,只有让你们体会到深深的绝望、深深的痛苦,我才能解开这个结!那徐清安是我唯一还有点怜悯之人,所以,我才给了他个痛快……哦,对了,还有那卫大嫂,你们以为我是因为还对她有感情,所以特意放她一马吗?错了!支开她,只不过是因为她的能力实在太讨厌,我会玩得不开心而已!”

  秦邕终于将他所作所想一股脑地说了个干净,心中已豁然开朗,仰天疯狂地大笑起来!

  笑完之后,秦邕朝身旁一只鼠妖问道:“怎么样?数清楚了吗?”

  那鼠妖应道:“大王,数清楚了,我方共计三百八十二只妖怪,他们尚有六百一十四名人马。”说完,伸出爪子,用妖气制造出一个长方形的红色方框,被中间一竖分为两格,一格内有数字“叁捌贰”,另一格则是“陆壹肆”,正好对应双方的有生力量。

  只见那鼠妖对着方框吹了一口气,那方框便越变越大,晃晃悠悠往天空飘去,最终浮在了半空。

  无需解释,秦邕大刀一挥,对着数百妖兽下了令:“给我杀!”

  何天傲、朱世铧也再也无所保留,同时喊出:“兄弟们,杀!”

  一场千人惊天决战,即将打响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