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平妖未眠 第一百三十七话 战秦邕(四)

小说:太平妖未眠 作者: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:2020-05-18 07:26:40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7777.!无广告!

  看到眼前这一幕,无人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因为他们无法相信,没有眼花缭乱的法力对攻,也没有精心策划的阴谋阳谋,那个近乎无敌的恶魔,竟然会轻而易举地遭到如此致命的伤害!

  一口蓝血瞬间从秦邕的口中喷洒而出,随后,所有人都看清楚了事情的原委,那身后捅刀的,不是别人,正是秦邕的发妻——卫大嫂!

  此前,卫大嫂在前往乾武门的路上,先后遇到了一些妖怪和蒲子轩、苏三娘二人,终于明白了秦邕事件的真相,在伤心欲绝之后,三人便判断出秦邕将两大门派骗往流沙坪,定然是要像对待屠龙帮和乾武门那样,集中屠杀剩余人员,又分析出那些往流沙坪方向狂奔的妖怪,不管来历如何,定然是赶赴前线支援秦邕,便也不再多作逗留,朝流沙坪方向赶去。

  不过,由于三人即使发动净化之力疾跑也难以追上那些野马般狂奔的妖兽,等三人赶到战场时,眼前已然尸横遍野,再看秦邕那恐怖的实力,三人皆知即使加入战团也难以扭转战局,便趁着场面混乱而秦邕又妄自尊大之时,由卫大嫂利用隐士之羽的隐身能力,悄无声息地来到秦邕身后,对其给予致命一击!

  到底如秦邕所说的那样,他之所以支开卫大嫂,并非因为对发妻余情未了,仅仅是因为卫大嫂的隐身能力,不管再强的对手也难以防范,故而心存不安,特将她骗去远方,却万万不料卫大嫂碰到了蒲子轩和苏三娘,了解了真相,最终还是回到了这战场中!

  而对于卫大嫂来说,秦邕既然选择了与全天下为敌,自己即便再心存不甘,也只能将其当作敌人对待。之所以没有一刀取其首级,仅仅是因为对他存有最后的一丝恩情,希望秦邕在弥留之际,能给出自己和众人一个合理的解释,以谢天下。

  此时,卫大嫂亲手扎入那曾经无数次带给自己温暖的肉体,双眼已然被泪水迷蒙!

  而就在秦邕被刺的前一刻,蒲子轩和苏三娘则加入了常规战团,由于天空中还有二十来只鸟型妖怪在发动攻击,众人中又只有蒲子轩一人能飞翔,三人便将空战任务交给了他。在蒲子轩的凌空追击下,一只又一只的飞禽,死的死,伤的伤,只是一会儿功夫,当秦邕中刀时,空中便已然被清理干净。

  地面上,苏三娘早些时候已使出天国猎人,从远方射死了外围的几只妖怪后,方才吸引了大型妖兽的注意,一人独战起外围一只天狗、一只双头狮和一条泛着绿光的巨蟒!

  因此,并非三人未赶到,只是一人隐身、一人在天空、一人在外围,才使得陈淑卿以为救兵未到,仰天呼救!可是,事态并未按照三人所设想般发展。

  正是因为卫大嫂的一丝怜悯,未取秦邕首级而只是贯穿其身体,才使得秦邕有了喘息之机。只见秦邕一声怒吼,反握刀柄,向身后的卫大嫂扎去。

  两人分别刺中对方,卫大嫂已顿时不支,双手松开大刀,颓然倒下。秦邕却使出叛逆者的内力,将插入自己身体的刀逼了出去。

  秦邕转身,捂着伤口,苦笑一声道:“你都走了,何必回来送死?”

  “邕……你欠我……一个解释……”倒在血泊中的卫大嫂有气无力道。

  秦邕低语道:“在这乱世之中,很多事情,何来解释?又何需解释?”

  卫大嫂似有千万语想要诉说,却每一次的呼吸都在消耗她残余的生命,终于将心中多日来无数想说的话凝聚成一个单纯的问题:“那么……若是时光……重来一次……在你出发之前……我及时劝阻了你……你还会……还会再……再干一次吗……”

  霎时间,那日在山路争夺笼中之物,被封印净化之力,被刺瞎一眼,乃至之后遇到旱魃的一幕幕,又在秦邕的脑海中一闪而过。

  他神情恍惚,俯下身子,先点点头,当看到卫大嫂那凄凉的眼神时,又微微地摇了摇头。

  此刻,秦邕的那只独眼中,居然也掉下了一滴滴鳄鱼的泪水,嗒嗒地滴落在卫大嫂惨白的侧脸上,两人的眼泪顷刻间汇成一股泪河。

  朝夕相处了二十年的夫妻,居然在秦邕突然不告而别几十日之后,以这种方式再度重逢!

  弹指间,又再一次地,不告而别,真正的不告而别。

  不远处,身上已多处负伤的朱亚枫,终于倾力杀掉了一只纠缠已久的虎妖,转而看到了秦邕俯身与卫大嫂交流的一幕。此时,秦邕已受重创,又毫无保留地亮出后背破绽,朱亚枫顿感机不可失,举起手中之剑,向秦邕的后脑勺突去。

  流干了作为人类的最后一滴眼泪,秦邕便已然失去了作为人类所拥有的一切,只见他忽的转身,挥手将插入卫大嫂身上的大刀扫向朱亚枫。

  那刀飞行速度如疾风闪电般迅猛,朱亚枫本就已如强弩之末,竟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,身体已让大刀洞穿!

  可那秦邕根本没有收手之意,哀嚎着朝朱亚枫身体奔去,用他那燃烧着的拳头猛烈地向朱亚枫的脸部击去,在抵达脸部的前一刻,伸出食指和中指,狠狠插入朱亚枫的双眼!

  可怜朱亚枫连一句遗也没有,便已成为秦邕的又一刀下亡魂!

  转身之间,两个净化使者便已死在秦邕的手上,不少人远远目睹了这一幕,疯狂地呼喊着两人的名字!

  最悲痛的莫过于朱世铧,他失魂落魄地大喊一声“枫儿”,再也无暇顾及其他,欲朝朱亚枫的遗体奔去,身后,巨大的狍鸮却终于觅得朱世铧如此破绽,岂肯轻易放过?

  只见狍鸮伸手一扫,将朱世铧连人带剑一把抓起,捏在手中,大笑道:“哈哈哈,姓朱的,想不到你也有今日吧?”

  那头,秦邕已经彻底丧失了人性,冲着空气咆哮,又因伤口发作,心理崩溃,双重打击下,身体剧烈地抖动起来!

  此时,蒲子轩已来到陈淑卿的身边,龙爪一挥,帮助陈淑卿击杀掉一只纠缠的树妖,方才看到陈淑卿断掉的尾巴,竟也顾不得秦邕状态,痛心地说道:“小九,你的尾巴……”

  陈淑卿见了蒲子轩,立即恢复人型,二话不说,上前一步,紧紧将蒲子轩抱住,气喘吁吁地哽咽道:“小七……那么多人战死,我这几条尾巴又算得了什么?你能来,就已经比什么都好……”

  刚说完,苏三娘也从外围杀出一条血路,来到两人身旁,急促地说道:“现在可不是庆祝团圆的时候,那秦邕,好像要发生什么更奇怪的变化啊!”

  转眼间,一群妖怪又向三人包围过来。

  陈淑卿又变作狐妖,三人一边与妖怪战斗,一边朝秦邕处看去,只见那秦邕身体在剧烈的抖动下,越变越大,逐渐将其衣服裤子一一撑破,两条腿变成了六条,如螃蟹般弯曲着膝盖移动!同时,他的身体仿佛成为了一滩岩浆,黑里透红,异常不稳定,浆状物不断往地上滴落,新的浆状物又不断滋生出来,面相也同时变得如狰狞恶鬼,张着血盆大口和长长的浆状舌头,朝四面八方发出鬼哭狼嚎般的嚎叫!

  “不好,这不是变化系的力量,而是他身体的异变!”陈淑卿喊道。

  苏三娘道:“的确如此,叛逆者本就是净化使者和妖怪的结合体,只有两种真气达到完美平衡,才能如人类般思考和行动,看来他身体被卫大嫂贯穿之后,两股真气变得紊乱,在他的体内相互破坏,才会发生如此不稳定的异变,以填补他的刀伤,这正是叛逆者的悲哀!”

  此时的秦邕,已然无法用世上任何已知的词汇来形容,只见他不分敌我,用他那硕长的手臂将周围的妖怪与人类一同往血盆大口中塞去,仿佛只要停止了进食,便会失去对不断流失之物的补充,让人毛骨悚然之余,又让人觉得无比恶心!

  此时,再看天空中的方框,数字已然发生逆转:妖怪,壹叁伍,己方,壹贰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