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平妖未眠 第一百三十八话 战秦邕(五)

小说:太平妖未眠 作者: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:2020-05-18 07:26:40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7777.!无广告!

  就在秦邕发生诡异变异时,一只矮小的妖怪迅速窜离了秦邕所在位置。

  这正是那只制造出双方军力数据对比的智慧型鼠妖。作为异能系的妖怪,它能根据两军敌意展示一片战场上双方军力数据的对比,但却无丝毫战斗之力,因而从战争一开始就流窜于各个角落,东躲西藏,尽管战场上早已尸横遍野,它到目前为止却仍旧未受到任何伤害。如今秦邕异变为怪物,双方皆成为其口中食物,鼠妖终于深感威胁,方才露得面来。

  只见其跳至一只庞大的树妖身上,大喊道:“兄弟们,快跑啊!秦邕大王已经神志不清,见谁都开杀啦!”

  有些人马早已停止了对攻,六神无主地看着眼前的一切,有些还在缠斗的人马,霎时也停止了动作,一股脑朝秦邕看去。一时间,人类一方不自觉地往几个净化使者和陈淑卿一侧退去,妖怪则也不再追击,冲着秦邕放出不明其意的哀鸣声。

  不过秦邕只是精神恍惚了一小段时间,仿佛身体中央的刀伤已填补完毕,又稍微稳定了下来,用一种雄浑而缓慢的声音说道:“放屁!谁说我已经神志不清了……我可好端端的,我来此地……我来此地……干嘛来着?”

  鼠妖见秦邕停止了对妖兽的啃食,恢复了些许神智,却又未彻底复原,便心生一计,指着两大门派的方向,大喊提示道:“大王,你来此地,是来杀了那些人,复仇的啊!”

  秦邕宛如恍然大悟般道:“哦,对对对……妖怪要杀人,要杀净化使者……妖怪,不能杀妖怪……那,我们就杀吧。”

  鼠妖见秦邕如同老年般痴呆,又如三岁小孩般易于哄骗,想到他实力强大,而包括自己在内的众多妖怪再无必要枉死,便继续编造道:“秦邕大王,你还说了,你要独自去宰了他们,好保护我们这些兄弟姐妹啊!”

  秦邕又道:“哦,对对对,我要独自去宰了他们,保护你们……来吧……兄弟姐妹们,都到我身后来……”

  说完,秦邕仿佛害怕别人听不懂一般,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身后。

  然而,妖怪均纹丝不动。

  鼠妖见状,心想秦邕痴呆后竟然连般若的号令能力也消失了,便只好亲自喊道:“快啊,咱们都到大王身后去!”说完,又发出一阵人类无法听懂的尖叫声。

  随着鼠妖一声吆喝和尖叫,剩余百余只妖怪中终于有部分妖怪明白了意思,带头先奔到秦邕身后,随后,其他妖怪也傻乎乎地跟上,一股脑地往秦邕身后奔去。

  秦邕则颇有些大哥气质般,一步一步朝两大门派挪去,浑身岩浆状态依然维持,两只手上已凝聚起雄浑的紫色气团。

  见秦邕来势汹汹,两派人马已经吓破了胆,约莫一半的弟子见身后已空空如也,再也顾不得什么江湖道义,纷纷仓皇而逃。

  “盘龙斩!”秦邕双手一挥,两个紫色气旋瞬即如疾风般,向逃命的人群呼啸而去,一眨眼功夫,几十条鲜活的身体顿时被斩得七零八落!秦邕大笑道:“谁不听话,谁先死,哈哈哈!”

  蒲子轩望着那些瞬间新增加的尸体,感觉身体似乎在颤抖,喊道:“不好,他虽精神不正常,可实力却丝毫未受到影响啊!”

  霎时,惊跑的人群不再,剩下的几十名弟子中,或者是些坚定忠诚之人,或者只是单纯因为害怕而不敢逃命,却又无一人敢上前,两军霎时仿佛以楚河汉界为界,形成了对峙之态。

  只有一只妖怪例外——那便是始终停留在人类一侧的巨大狍鸮,他始终紧紧捏着朱世铧的身子,早已将其手中诛元之嚎折断,此时只仿佛恨不能将朱世铧肉身捏成肉酱,而朱世铧则只能用残存的净化之力苦苦支撑。

  秦邕冲狍鸮喊道:“你还在干嘛……为何不来我身后?”

  狍鸮道:“秦邕大王,我早已说过,我的仇人,只有这朱老贼和他的爪牙,如今那姓朱的小儿已被你所杀,那么剩下的这朱老贼,必须由我来亲自解决,其余再无他事!”说完,又冲朱世铧大笑道:“哈哈哈,朱老贼,你这辈子最大的失误,便是捉了老子这个智慧型的妖怪!你可知道,一旦会如你们人类般思考,那十七年来关押在小小笼中,还有你杀我伴侣的深仇大恨,可是有多么刻骨铭心?老子等这一日等了十七年,只有活活将你捏烂,方解老子心头之恨哪!”

  朱世铧全身骨头已然散架,嘴角带着鲜血,艰难地说道:“若非被枫儿之死分心……我何尝会被你这种货色的妖怪捉住……”

  话语间,苏三娘已张弓搭箭,将三只利箭射入狍鸮的背部,那狍鸮惨叫一声,顷刻俯身倒地,却由于身体巨大并未受到致命伤害,手里依旧狠狠地捏着朱世铧,面带疯狂之相,仿佛世上除了朱世铧,再无他事!

  秦邕又道了一句:“我说了,到我身后来……”

  狍鸮不理秦邕,此刻,头部又遭到连番重击——那是顾向平已跳上倒地的狍鸮后脖子,用铜锤猛烈击打其后脑勺,嘴里还撕喊着:“你个狗杂种,放开朱堂主!”

  突然,一道紫色气旋飞来,狍鸮和顾向平还不知发生了何事,那狍鸮的脑子便已瞪着眼睛离开了脖子,而上面的顾向平也被斩为了两半!

  秦邕又恼怒道:“啊,我说过了……谁不听话,谁先死!”

  已失去人头的狍鸮终于放开了朱世铧,那朱世铧才得以从狍鸮手中解脱出来,滚到地上,仰面朝天,已然气若游丝。

  “师父!”蒲子轩、苏三娘、陈淑卿三人一起朝朱世铧冲了过去,此时,又一气旋飞来,陈淑卿反应迅速,使出全力,将气旋踢到空中,才让三人躲过一劫。

  蒲子轩俯下身子,急促问道:“师父,你还好吗?”

  朱世铧虚弱地应道:“一辈子……过成这样……为师差不多了……这个……给你……杀了秦邕……诛元……之嚎……”

  说完,朱世铧的全身泛起了微弱的蓝光,那是他最后的净化之力,甚至连手也无法抬起,只是一只巨剑,物化后停在了其身子上。

  瞬间,朱世铧全身的蓝光,便随着他的生命,一起减弱,直至消失。

  一旁,狍鸮的脑袋看着这一幕,嘴角挂起了满足的冷笑,终于也落了最后一口气,脑袋连通身子一同恢复了正常大小。

  蒲子轩缓缓地举起那只巨剑,心中如五味瓶打翻般不知是何滋味,又仿佛压了千斤的重量在心不知如何排解。的确,这老东西爱财如命,断然不比何天傲那般行侠仗义,甚至不断算计着自己的钱财,可上天选择了他为自己的启蒙恩师,临死又以如此礼物相赠,蒲子轩依然满怀敬意地用手将其眼睑合上,起身挥剑,与陈淑卿、苏三娘一同回到队伍前排。

  蒲子轩咬牙切齿对秦邕骂道:“秦邕狗贼,你能成为所有人的宿敌,可真他娘的需要些本事啊!夕尘、师父、枫师兄……还有众多被你杀害的人……”

  蒲子轩盛怒之下,又喊出“星河龙王——”,全身的灵气,又显得更加有些强者味道了。

  然而,秦邕并不将蒲子轩放在眼中,只是看了看天空,只见那表示门派一方的数字已减为零柒壹,而妖怪一方的数字仅仅因狍鸮之死和自己之前又吃掉些许,成为壹贰伍,顿时狂笑一番,又指着朱世铧的尸体道:“对了,妖怪……好像喜欢吃净化使者心脏……谁,去把那老东西的心脏吃了啊?”

  没有一只妖怪上前,秦邕身后却从刚才开始便一直传来妖怪的骚动声和噼噼啪啪爆裂声。

  等了半晌,秦邕不耐烦道:“喂……那老头的心脏,你们都不要吗?”

  依然没有任何妖怪上前,只是骚动声和爆裂声不断,又忽的停住。

  秦邕这才纳闷地转过头去,厉声道:“我说你们……”

  此时,秦邕却惊讶地发现,身后已然空空如也,唯一可见的,只是三个天蓝色的小小财神爷,乖乖站在秦邕脚下,“当”地齐声吆喝起来。

  “黄金万两!地久天长!分斤拨两!神魂俱亡!”

  秦邕再回头看天空,只见那表示双方军力的方框也已然消失,又四下环顾一圈,依旧看不到一只活着的妖怪身影,不禁又朝财神爷看去:“你们……是何物?”

  三个财神爷不答,只是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随后一起鞠躬道:“客官已经打赏过了!”便再无二话,在三道蓝光中齐齐消失。

  瞬间,妖怪已在花和尚黄金万两的攻击下,仅剩下秦邕一人!

  净化使者一方早已经历过此事,心中已有数,此时,见过花和尚本人的苏三娘率先反应过来,激动万分地望向四周,喊道:“花和尚,你在哪?”

  远远地,从众人的侧身方向,怯生生走出一个泛着蓝光的身影,正是那早已脚底抹油的花和尚。虽终于露面,然而却在几十丈开外便已停下脚步,想学习英雄的仪态,又拿捏不好分寸,声音中充满着止不住的恐惧。

  “有时候,我也不是没有梦想过……做一件永远也问心无愧的事情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