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平妖未眠 第一百四十话 战秦邕(七)

小说:太平妖未眠 作者: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:2020-05-18 16:10:26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.!无广告!

  陈淑卿辨认出了胡蛊的声音,又惊又喜地四下查看,见满地尽是断肢残臂,毫无一丝生命迹象,又高声问了一句:“胡蛊,你在哪?”

  那声音道:“陈淑卿,你别再找了,时间紧迫,我一时半会跟你说不清楚,可是整场战斗,我都一直在此地。本不想掺和,如今听到你们的计策,我若再不助力,便一切完矣。你且放心,等水到位,我自会现身。”

  苏三娘喊道:“好,胡蛊,我负责水,希望你不要食!”

  那声音道:“废话!还不快去?”

  三人皆知胡蛊甚至那几个新天地会的成员并非朋友,正常情况下,三人打心底里不会与之合作,何况那些人既然来了此地,眼见如此多同胞被杀戮居然无动于衷,定然不是为正义之事,而是为阴谋诡计而来。然而毕竟双方在除秦邕一途上还有些共同语,此刻又是十万火急,便也别无他法,只得勉强权宜。

  尽管如此,陈淑卿仍是纳闷,问苏三娘道:“那水呢?你又如何去打来那么多水?”

  “哼哼,陈淑卿,你可看好了。”苏三娘得意地大喊道,“天国猎人——”

  一声呼唤后,苏三娘手中又物化出一张弓和三支箭矢,那三只箭矢在施放出去的一瞬间静止在了空中。

  三尸同时出现在了三支箭矢上,一露面,上尸彭踞便眉飞色舞道:“嘎嘎嘎,三娘,终于又想到我们了!”

  如同三尸之前所,虽然他们三个小鬼已经附着在了天国猎人上,可苏三娘仍能根据情况的需要,选择像过去那样直接向目标射出箭矢,或是将三尸召唤出来执行特殊任务,一切,全凭苏三娘心念行事。

  陈淑卿并未得知范喜诗与苏三娘之事,大惊道:“这些是什么东西?”

  彭踞一听,立马做了个鬼脸,仿佛此时仍是一个云淡风轻的寻常时刻,大笑道:“哈哈哈,陈淑卿,我来介绍一下吧,我是上尸彭踞,那两个嘛……”

  不等彭踞说完,苏三娘喝道:“都什么时候了,别废话了,快去打水吧!”

  “得咧!”

  接到命令,三尸果然不再多话,已操纵着箭矢,闪电般飞向地面三个木桶处,待各自拿到木桶,又闪电般地向西南方向而去。

  看着三尸一晃已不见了踪影,蒲子轩这才趁着间隙介绍道:“小九,他们三个小鬼啊,是乾武门掌门之妹——范喜诗身上的三尸。临终之前,范喜诗将自己的三尸抽了出来,赠给了苏三娘,那之后,苏三娘便可以如此操作天国猎人了。”

  陈淑卿微微点头道:“原来是传说中的‘三尸’。我跟了先生那么久,自是听说过他们的存在,可他们既非净化使者召唤物,亦非妖怪,倒听说是来自些道法方术,今日一见,体型如此之小,能否及时取得水源,还真让人……”

  “嘎嘎嘎嘎嘎——”话音未落,只听得一阵笑声,三尸已各自扲着一桶水,载着箭矢回到了原地——那彭踞和彭踬都有四肢,将木桶扛在头上,彭蹻只是一个牛头,却依然用嘴叼着木桶边缘,稳稳当当地完成了任务。

  三人不过聊了三五句话,三桶河水便已就位,陈淑卿立马明白了自己的担心实属多余,惊喜道:“你们体型虽小,能力确是不一般呐!”

  话音刚落,三尸又忽的飞了出去,拧起空木桶,再往西南飞去,一切一遍又一遍地重复,水源数量也徐徐上升,六桶、九桶、十二桶……

  此时,陈淑卿已盘腿打坐,闭目凝气,开始寻找当初控制水源时的毁灭系心法诀窍。

  然而尽管三尸速度奇快无比,一百桶水也不是一个小数目,只见何天傲和林惠南在几丈开外始终与秦邕周旋得张弛有度,他们自知即便使刀砍中秦邕,造成伤口,也不过一眨眼工夫,那些黏状的岩浆自会对伤口进行修复,不但徒劳无功,而且很可能因为刀刃被控制住,从而被他的熔岩拳头击中,故而始终如同苍蝇那般,对秦邕进行浅尝辄止的骚扰,挥几刀,退两步,待秦邕被一方惹恼,另一方又冲其后方骚扰,左右开弓,前后拉扯,始终将秦邕牢牢固定在原地。

  好在秦邕已变得痴呆,对一众人的奇异举动根本置若罔闻,被两者傻乎乎地拖在原地,只是不断地加强着自己的力道和速度,试图解决对手。

  在漫长的拖延战中,两人的净化之力本就所剩无几,尤其是林惠南并没有何天傲的《混月诀》碎片加成,就在三尸取回五十桶水左右时,已然疲态尽显,动作迟缓,被秦邕抓住破绽,向其胸口挥出拳头。

  千钧一发之际,何天傲舍身上前推开林惠南,自己却被生生击飞,倒在了蒲子轩前方不远处。

  随后,秦邕又向林惠南发动进攻,使得林惠南应付起来更加吃力。

  “何掌门!你没事吧?”蒲子轩赶忙跑到何天傲身前问道。

  此岩浆拳头威力极大,若是普通人,恐一击已足够令其灰飞烟灭,何天傲即使有净化之力防御部分力道,仍是被打得七窍生烟,胸口处已然出现一个硕大的环状焦糊,让蒲子轩看得触目惊心!

  何天傲的面容已让疲惫和伤痛搞得扭曲,半晌才稳下来,虚弱地说道:“蒲子轩,老夫有好多话想问问你……可没想到,竟然是在这等状态下与你会面……若我们还能活着离开此地……我要你,好好跟我作个解释……咳咳!”说完,又艰难地用刀撑起身子,拿稳了大刀,嘴角挂着鲜血,拖着身子向秦邕走去。

  看着何天傲早已不堪的身影,蒲子轩心中顿时生出无以名状的忧伤,若是从未遇见陈淑卿,若是能在此英雄门下成为关门弟子,又娶得何夕尘为妻,岂非人生一大快事?无奈造化如此弄人,蒲子轩一时悲从中来,郑重其事道:“好,何掌门,夕尘之死,我也有脱不了的干系,若能活着离开此地,晚辈定然与掌门好好赔罪!”

  何天傲并不再多话,只是自顾自地朝前走去,而方才走到离秦邕还有两丈之处,林惠南也被生生击中。他的净化之力更为虚弱,这一击之下,其顿时颓然倒地,身上冒出一股青烟,一动不动,一时间,连是生是死也难以判断。

  今日已有三百多名兄弟离他而去,或许自己也即将随他们而去,何天傲已然看淡这一切,甚至都无法再为林惠南感到悲哀,又大声喝道:“正义獠牙——”

  霎时,威武的猛犸象灵体再次浮现于他的身外。

  “何掌门,万万不可!若是灵体被烫伤,你自己也会受伤啊!”蒲子轩焦虑地大喊!

  “我只关心,还能拖得多少时间。”何天傲说完,又毅然决然向秦邕攻去。

  蒲子轩心急如焚地看了看水的数量,大约已到位六十桶,陈淑卿仍在专心凝神,苏三娘则一边关注着水,一边防范着胡蛊可能的阴谋,难以抽身。

  霎时,蒲子轩回想起了当日在丽江,面对狼人时,祝元亮及一众人马均已无法再战,唯有自己才是自由身,如今场景如此相似,可唯一不同的是,当初自己还有蒲松龄流传下的强大琥珀守护,如今却已再无任何防身之物。

  再想那秦邕,连拥有《混月诀》碎片的何天傲也不是其对手,自己不但实力平平,剑术更是半吊子功夫,又如何能牵制住那秦邕?

  不过,眼看着何天傲死扛着岩浆之高温,使着正义獠牙与其搏命,最终,一股侠义之情终于战胜了胆怯,蒲子轩大喊了一声:“星河龙王——”

  待灵体出现,蒲子轩对苏三娘喊道:“剩下的,就看你们了!”

  一时间,他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如此伟岸过,胸中顿时弥漫着一股浓浓豪气,举着诛元之嚎,飞身往秦邕杀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