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平妖未眠 第一百四十一话 战秦邕(八)

小说:太平妖未眠 作者: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:2020-05-19 16:08:45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7777.!无广告!

  此时,何天傲已放弃了之前与秦邕猫捉老鼠的拖延战术,正使出正义獠牙,连同手中之大刀,三柄利刃齐上阵,与秦邕有模有样地过上了十多招。

  只见象牙和刀刃每每触碰到秦邕的身体,便会被岩浆多多少少地灼烧,冒出股股细烟,何天傲通过大声撕喊,以掩盖自己牙齿上的阵痛,死命地向秦邕砍去,就在蒲子轩杀到时,何天傲正用右侧象牙插中秦邕的颈部,秦邕嚎叫一声,右手一挥,再次将何天傲击飞倒地。

  秦邕迅速移动着那螃蟹般的六条腿,赶到何天傲身前,抬起右手,欲一举夺取其性命。此时的何天傲已然油尽灯枯,难以躲避,本能地举起大刀,死马当作活马医般,欲挡下这一拳。

  在那一瞬间,何天傲仿佛已意识到一切不过是徒劳无功,闭上了眼睛,绝望地等待着命运的归宿。

  电光火石之间,蒲子轩及时赶到,何天傲只觉得身体被人抱着在地上带了几圈,便再无他事。此时再睁眼,陡然看见蒲子轩已站稳了身子,手持诛元之嚎,满身被一圈蓝色的独角兽灵体环绕背对自己,两边的翅膀更显得煞是威猛。

  “蒲子轩,你远非他的对手……快让开……”倒在地上的何天傲有气无力道。

  “放心吧何掌门,只要他不将我一击杀死,我便毫无生命之忧。”说罢,蒲子轩已举起诛元之嚎,喊道:“秦邕,你可还听得懂人话?”

  秦邕沉声缓缓问道:“你是何人?”

  蒲子轩旨在拖延时间,拉长了句子喊道:“果然还有点意识,那我便告诉你,我可是大净化使者蒲松龄的第九代子孙!蒲松龄,你听说过吗?就是那个写《聊斋志异》的老头!《聊斋志异》,你又读过吗?就是那个全是妖魔鬼怪的小说!”说完,不自觉斜眼看了看水桶一侧,见又是三桶水到位,嘴角露出一丝冷笑。

  秦邕作为人类时,当然听说过蒲松龄的净化使者身份,然而此刻却停顿了半晌才道:“好像听过……那么,你是他的子孙,便是妖界的威胁……所以,杀了你……”说完,已经抬起了左手。

  蒲子轩一听,顿时后悔,刚才应该反过来,从《聊斋志异》开始聊起,再慢慢引出蒲松龄,此时见对方已起了杀意,连忙又找话题道:“要不,这样吧,我做你手下,你也帮我妖化,我们一起当叛逆者,一起征服天下如何?”

  秦邕又一愣,未将蒲子轩拉到身前,也不将手放下,想了想道:“不了,叛逆者……有我一个便够了。”

  蒲子轩又道:“不让我当小弟也行,要不,你来当我们的伙伴,我们一起去天南地北,收集柳泉八木,顺便游山玩水,所有费用算我的,如何?”

  秦邕见对方尽聊些不着边际的话题,那愚蠢的脑袋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,说道:“臭小子敢耍老子……去死吧……”

  顿时,蒲子轩感到自己身子已悬空而起,往秦邕的方向被吸去,心知若无意外,即便自己的净化之力比花和尚大出不少,也不过多抵抗一时半会儿便会被烧死,幸而自己会飞翔,便又决定能拖便拖,死命扇着翅膀向远处飞去,倒是着实抵消了一部分拉力,往秦邕处移动得异常缓慢。

  “臭小子,还会飞……”秦邕大喝一声,猛然加大了妖力,顿时蒲子轩再也支撑不住,被生生吸到了秦邕手中。

  地上的何天傲已自顾不暇,无力起身援救,只得大喊道:“开足净化之力抵挡!”

  “我早就想到了……”蒲子轩身体接触到秦邕的一刻,尽管已是净化之力全开,但全身还是冒起了浓浓的青烟,顿时感觉全身五脏六腑仿佛都被烧干,嗷嗷直叫。

  秦邕的手臂硕长,蒲子轩被握在手中,近不得他的身子,便大喊一声“去死吧!”将诛元之嚎狠狠插入秦邕的左手臂中。

  秦邕惨叫一声,左手一松,蒲子轩立马又朝远处飞去,还未飞出两丈远,秦邕的右手又至,生生将蒲子轩再次拉了回去!

  此时,蒲子轩已是命在旦夕,一边想,只要不烫死老子,明日老子又是一条好汉,一边又想,对不起,我只能拖到这里了……

  远处,苏三娘看蒲子轩已着实尽力,再也无力拖延,如今又命悬一线,竟也顾不得一百桶水是否到位,大喊道:“胡蛊,你快出来啊!”

  见无人响应,苏三娘又喊:“胡蛊,你到底在哪?”

  “我们来了!”

  苏三娘听到身后传来胡蛊的声音,回头一看,只见胡蛊和那日的霍芝彰、陆莲花、肖珏、龅牙宋已然无声无息地站在了身后,立即本能地转身,拉起三只弓箭对准了他们。

  胡蛊笑道:“哟,需要我们帮忙,还这般招待我们啊!”

  苏三娘喝道:“少废话,谁知道你们要使什么幺蛾子?你要帮忙,就快帮,若是有半点异动,别怪我天国猎人不客气!”

  此刻,远方的蒲子轩再也忍不住疼痛,大喊道:“你们还没好吗?啊啊啊啊——”

  苏三娘看了看水桶,虽未满一百桶,但九十桶应该无碍,便稍微放缓了姿态,道:“胡蛊,救救你妹妹吧,拜托了。”

  胡蛊也知情况十万火急,懒得多话,只道:“放心,我一定会说到做到。”

  说完,胡蛊大喝一声,变成九尾狐妖形态,不过,这雄性的九尾狐妖更显威风,那尾巴竟然是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不同颜色,外加一白一黑,顿时让陈淑卿也显得相形见绌了。

  胡蛊身上泛起了巨大的红色光芒,随后,伸出双手,将妖气输送入陈淑卿后背,一切甚为顺利,并无阴谋之举。

  霎时,陈淑卿眼睛一睁,也大喝一声,变作九尾狐妖,全身泛起了巨大的红光,与那满月夜在新榕庄的气势有过之而无不及!

  同时,只听那肖珏大喊了一声“沙丘行者!”

  顿时,肖珏全身被一股巨大的蚯蚓状灵体所覆盖,那蚯蚓的身体也将新天地会五人涵盖在内!

  只见五人毫不拖泥带水,一切以保命为上,立即随沙丘行者遁入土中,不见了踪影。

  那地面上,没有任何凿开的痕迹,仿佛一切从未发生过。

  苏三娘霎时明白了,这五人,原来是受了肖珏的灵体能力,自战争开始便一直埋伏于地下,若非不得不合力杀死秦邕,根本不会有半点与自己打照面的可能。

  除非……除非是为了抢夺陈淑卿的柳泉八木!

  想到此处,苏三娘也不敢疏忽大意,紧紧地盯住了陈淑卿的四周。

  远方,蒲子轩又喊了一声:“还没好吗?我……我他娘的真撑不住了……”

  “小七,水来啦!”

  只见陈淑卿大喝一声,运用起十足妖力,那九十来桶水顿时朝空中而去,汇聚成一股巨大的水柱!

  此时,三尸又抬来三桶水,见了水柱,中尸彭踬大笑道:“嘎嘎嘎,快看,这是咱们的成果啊!”

  下尸彭蹻道:“是不是又要杀人了?好怕……”

  上尸彭踞骂道:“废物,当然是要杀了秦邕,为范喜诗报仇啊!要感谢苏三娘给咱们机会啊!”

  说着,三尸还不忘将三桶水倒入那水柱中,为其添砖加瓦。

  “去!”

  陈淑卿双手前伸,那水柱立即朝秦邕狂奔而去,只听“兹——”的一声火灭的声音,秦邕全身已然被大水浇中!

  “啊啊啊啊啊——”

  秦邕松开了蒲子轩,双手捂着脑袋,发出杀猪般的惨叫,那原本环绕全身的紫色气焰瞬间忽大忽小,又在红色和蓝色之间疯狂地变换着颜色,仿佛两股真气已在作着最后的搏杀,随时会迎来爆炸!

  苏三娘叹道:“可惜,好像还是差了些!”

  陈淑卿喘气道:“我知道,可是,我们等不到那么多水了!”

  此时,蒲子轩已暗中运用起绝脉心经,爬起身子,再度召唤出星河龙王,飞至秦邕正前方,用尽全身余力,挥出最后一击!

  “疾风霸龙拳!我打打打打打打……”

  那猖狂一时的恶魔秦邕,胸部、脑袋如同沙包般招到蒲子轩暴风骤雨般的击打,蓝光红光之间的切换顿时变得更加疯狂起来!

  终于,在一声轰天巨响中,秦邕的身体,爆炸得四分五裂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