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平妖未眠 第一百四十二话 断肠谷之殇(一)

小说:太平妖未眠 作者: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:2020-05-19 16:08:45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7777.!无广告!

  秦邕身体的爆炸威力巨大,瞬间将蒲子轩震得飞了出去,甚至整个山谷也因为这一爆炸,轻微地抖动了一瞬,随后,大地传来轰隆隆的声响,随之又恢复了如常的寂静。

  蒲子轩在空中翻了几个跟斗,终于稳住了身子,看着秦邕散落了一地的尸骸,又禁不住望了望这尸横遍野的断肠谷,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:“咦?这场千人大战,最终是我将那秦邕打死了?”说完,呈现出一种大战过后的虚脱相,净化之力已然褪去,有气无力地跌落到地上。

  陈淑卿冷笑道:“呵呵,你说是你打死的,便是你打死的吧,倒也说得过去。”

  此时,何天傲倒离蒲子轩不远,将身子朝那边挪了挪,叹道:“蒲子轩,刚才那什么拳,着实具有点高手风范,老夫算是明白,夕尘为何看得上你了……”

  蒲子轩暗自尴尬,想当初何夕尘喜欢上自己时,根本就还未使出星河龙王,甚至连自己的净化使者身份也还未告诉她,不过若说出来,又得扯上半天,更加尴尬,便只好不痛不痒应道:“承蒙夕尘错爱,今日也算为夕尘报了一仇,希望夕尘在九泉之下,能安息吧。”

  何天傲又朝四下看去,目光扫过一片哀鸿,停留在了那只插入地面的诛元之嚎上——那正是蒲子轩插入秦邕左手臂的师父遗物,在秦邕爆炸时,倒得到了完好保留,落下时插入了土地间。

  此刻夕阳余光照射在剑刃上,反射出来,让诛元之嚎看起来无比夺目,却又无比寂寥。

  何天傲叹道:“一百余年的广西妖市,岭南一绝,今日,竟然只剩下我这老头子一人,可叹、可悲啊……”

  蒲子轩安慰道:“何掌门才四十多岁,并不老,若是有心,回到桂林,一定还能东山再起。”

  何天傲轻轻地摇摇头,突然又意识到了什么,问道:“刚才那几个人,到底是谁?现在又去了哪?”

  “何大掌门,我们在这儿呢。”

  话音刚落,新天地会五人已从何天傲身后冒出,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,霍芝彰已将何天傲从背后抱住,将大刀架在其脖子上,冷笑道:“我们,可专程是为你而来的。”

  同一时间,龅牙宋也上前一步,让蒲子轩享受了同样的待遇。

  可怜何天傲与蒲子轩两个净化使者,本有与劫持者一战之力,却在刚才与秦邕的战斗中使出了全力,又身负重伤,只得任其摆布。

  “胡蛊,霍芝彰,你们……”此时距离较远的陈淑卿鞭长莫及,大惊失色,已和苏三娘一起发动起了能力!

  霍芝彰喊道:“别动,谁敢过来,我们立即让这两人身首异处!”

  陈淑卿无奈喊道:“小七、何掌门,你们千万别动!”

  苏三娘见对方并无杀意,厉声问道:“说吧,你们想要什么?”

  对方还未开口,此刻,断肠谷突然刮起一阵狂风,四周的小叶红豆林传出呜呜的巨大鸣沙声,顿时,天色骤变,漫天风沙袭来,已然让众人视线模糊!

  双方同时愣了起来,只见霍芝彰慌张地喊道:“我说了别动,你们想他们死吗?”

  陈淑卿喊道:“这不是我们的能力,我倒以为是你们谁的能力呢!”

  苏三娘也喊道:“此地既然叫流沙坪,必然是自然界之力,不信,我们可以收起法力!”

  说罢,陈淑卿和苏三娘分别收起了法力,回到普通状态,以证明自己所非虚。

  此刻风沙暴虐,双方已然看不清对方,霍芝彰连忙喊道:“既如此,我且长话短说,我们来此的目的有两个,一是来带走何天傲,取出他身上的柳泉八木,不会伤他性命……”

  陈淑卿喊道:“第二便是要我的柳泉八木吗?可以,只要你们放过他们!”

  胡蛊却道:“不,妹妹,对于你,我已经跟霍会长沟通过了,你们还有旅程,自有妖怪需要对付,对我们倒也是一种协助,那柳泉八木,可暂且放在你身上,我们要的,是苏三娘身上的藏宝图!只要两个目的达到,蒲子轩,可以还给你们!”

  风沙越来越大,俨然快形成风暴,仿佛要将断肠谷的一切吞噬。

  苏三娘故意问道:“什么藏宝图?”

  霍芝彰喊道:“别跟我瞎扯!我们已经多方打探得知,你苏三娘身怀一张昆仑山的藏宝图!今日能留你们一块柳泉八木,已是我霍某人最大的让步,你们没有谈判余地,快把藏宝图交出来,否则,我们倒是可以遁地而去,而你们,都会成为这风暴的冢中枯骨!”

  “好,我这便给你。”苏三娘物化出天国猎人,从怀中掏出藏宝图系于箭头上,一剑射到霍芝彰脚下。

  霍芝彰对陆莲花使了个眼色,陆莲花立马上前将箭矢拔出,取下藏宝图,打开一看道:“会长,这八个字,确实是石达开的字迹。”又冲苏三娘喊道:“三娘,谢了,待我们找到宝物,也算你一功!”

  “哼,算你们识趣!我们走。”霍芝彰下令道。

  “咦?又不打架吗?”龅牙宋无奈道。

  此时,肖珏又喊出沙丘行者,拨开龅牙宋握刀的手,一脚将蒲子轩踢开,随后,五人连同何天傲,一起被蚯蚓状灵体包裹,遁入地中。

  “小七,他们没伤到你吧?”见六人离去,陈淑卿和苏三娘这才赶到蒲子轩身边,将蒲子轩拉起身来。

  蒲子轩正憋了一肚子火,大骂道:“这群狗日的小人,若非乘人之危,我和何掌门岂能让他们得逞?可惜啊可惜,如今不但没拿到广西这块碎片,反而还折了藏宝图,真他娘的想想就来气!”

  苏三娘安慰道:“没事,那藏宝图,我早已不当作一回事,给他们便是,只是可惜了柳泉八木。”

  陈淑卿笑道:“那也没事,他们也要收集碎片,只要不齐全,届时必然还来抢我们的,我们再将他们收集好的一起抢过来便是,正如胡蛊所说,暂且放他们身上好了。”

  说完,陈淑卿看了看漫天风沙,忧虑道:“目前,我们的首要任务,还是脱离这险境才是。”

  蒲子轩道:“刚才还夕阳似火,现在却如此这般,这种天气变化,极为不正常,你可确定这不是毁灭系妖怪所为?”

  陈淑卿道:“若是毁灭系的妖怪要杀我们,我们早死了,怎可能还在此地悠哉游哉聊这些?不过,这也确非自然界所为,至于究竟是何原因,我倒想到了一种可能。”

  “是何缘故?”苏三娘问。

  陈淑卿道:“我们出发来此地时,顾师兄便跟我交待了断肠谷的历史,此地之所以叫断肠谷,是因为一百多年前,有一位强大的净化使者,长期挑战蒲松龄先生,却总是铩羽而归,于是来这谷中肝肠寸断,跳崖自尽,但由于其怨念与净化之力结合后,邪气实在强大,又跑不出这小叶红豆林,此人的鬼魂便长期在这山谷中无法散去。刚才秦邕爆炸时,那威力惊动了整个山谷,想来也必然是惊动了此人的鬼魂,于是便有了这一出风暴。”

  蒲子轩惊道:“原来断肠谷还有如此传说!那小九,当年你在蒲松龄先生身边,可对此人还有印象?”

  “等等,那是什么东西?”不等陈淑卿回答,只见苏三娘睁大了眼睛望着天空,仿如看到厉鬼般惊惶!

  三人一起抬头,顿时惊讶地看到,那天空中的风沙形态,竟然酷似一张人脸,眼睛、鼻子、嘴巴处呈现出黑洞状,与黄沙凝聚成的脸部刚好组成了一张恐怖的人脸!伴着狂躁的风声,活脱脱一副世界末日的景象!

  蒲子轩霎时惊得说不出话:“这,这他娘的就是那人的鬼魂吗?”

  话音刚落,那人脸的嘴巴,居然长得老大!飞沙渐渐汇成一股强烈的龙卷风,地面上的众多尸体,竟然纷纷悬空而起,往那嘴巴处盘旋升去!

  一时间,三人的身体也纷纷失控,脱离了地面,如断线的风筝一般,随着一片片尸体在风暴中疯狂地打旋!

  “星河龙王——”

  此刻,蒲子轩的体力有了一定的恢复,声嘶力竭地召唤出灵体,抱住两个女人,努力扇动起翅膀,抵抗起那股吸力!

  陈淑卿喊道:“小七,没用的,我们早晚会被吸入其中!”

  蒲子轩咬着牙道:“那,我们还能怎么办啊?”

  陈淑卿道:“断肠谷之殇,今日,就由你来帮它划上句号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