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平妖未眠 第一百四十三话 断肠谷之殇(二)

小说:太平妖未眠 作者: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:2020-05-20 07:29:4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7777.!无广告!

  在风暴中,蒲子轩努力地扇动着星河龙王的双翼,抵抗吸引力,虽减缓了些许打旋的速度,但却正因为与其他被吸物步调不一致,反倒被飞速盘旋而上的大小尸体东碰西撞。

  除了尸体,还有小叶紫檀笼子、木桶、帐篷等用品,最可怕的,则是一些刀剑之类的冷兵器,每每碰到,三人身上便被割出大大小小的口子。

  震耳欲聋的风暴声中,蒲子轩没听清楚陈淑卿的意思,大喊道:“小九,你刚才说什么?”

  陈淑卿喊道:“我是说,我或许有办法破解此人的诅咒,不过,咱们得先逃出这风暴圈,到风暴眼里面去!”

  蒲子轩一听,顿时也深感并无其他办法,若是继续这样下去,早晚会被吸入口中,一命呜呼,便说道:“好,我相信你!”

  然而,要离开风暴圈可并非易事,蒲子轩自是力量不足,难以飞出,苏三娘没有类似能力,更感无力,陈淑卿本可伸出尾巴抓住远处之物,但如今九尾已断,只好求助苏三娘,物化出天国猎人,交给其一只箭矢。

  箭矢到了陈淑卿手中,稍一发力,便变成了一跟粗壮的绳子,如同当初与苏三娘作战时一般,将绳子变长扔出。

  好在陈淑卿在胡蛊的支援下,此刻仍存有深厚的妖力,那绳子瞬间伸展得老长,缠住了对面风暴壁中那只巨型穷奇的尸体,再发力拉扯,生生将三人拉出了风暴壁,往对面飞去。那穷奇也被朝这头拉出了些许,又因靠风暴壁太近,被吸了回去。

  “哇哇哇——停停停——”在三人抵达风暴眼正中时,蒲子轩怕一旦过了中线又会被对面吸走,拼命地拍打着星河龙王双翼,勉强让身体刹住车,停在了风暴眼正中,这才得以后仰着身子,仰头对面那张人脸。

  待稳住了阵脚,蒲子轩问:“小九,现在我们该怎么办?”

  正说着,那原本插在地面上的诛元之嚎,不知何时已让风暴刮起,也不打旋,竟然直接向三人飞来!

  三人根本没料到此状况,猝不及防之下,苏三娘的后背顿时被诛元之嚎击中,惨叫一声,整个人从星河龙王的爪子中脱离开来,瞬间连同诛元之嚎一起又被吸入风暴壁中!

  苏三娘似乎在这一击之下,受到重创,也不知死活,整个人软绵绵地任随着其他尸体一同打旋,连挣扎之相也不再作出。

  “三娘,苏三娘——该死的!”蒲子轩无力地望着苏三娘的身体,惊慌失措地大喊一番,又朝陈淑卿急促问道,“快,小九,到底要如何破解此危机?”

  陈淑卿也不回应蒲子轩,直接朝人脸大喊道:“你这净化使者,请告诉我,你是叫金乌宇吗?”

  一切没有任何变化。

  陈淑卿又问:“你是燕赤霞吗?”

  一切依然没有任何变化。

  接下来,陈淑卿将自己当年在蒲家庄有印象的挑战者名字一一念来,越念越大声,饱含着陈淑卿不断加重的紧张与无奈,她知道,一旦自己所熟知的名字念完而一切没有丝毫改变时,等待他们的,便只有万念俱灰!

  终于,当念到“任襄”一名时,那周围肆虐的暴风陡然停了下来,仿佛具有思想般愣了一愣,风暴圈中的尸体和物体在这一停顿之下,纷纷往下掉落。

  陈淑卿正当暗自庆幸时,突然,那人脸仿佛遭遇了巨大的痛苦,发出一阵渗人的哀嚎,随后,巨大的吸引力再起,那正在下落的一切瞬间再被往上吸去!

  再看那人脸,飞沙与乌云裹挟,由黄变灰,再由灰变黑,渐渐地混为一体。云层之中,电闪雷鸣,仿佛要将世上一切劈碎!

  少时,乌云又变成一张人脸,继续着他的痛苦哀嚎,在闪电的衬托下,宛如魔鬼降临,恐怖如斯!

  蒲子轩朝陈淑卿问道:“小九,好像他就是叫做任襄,可是即使知道他是谁,我们又能怎么办?这家伙,好像想起了什么,变得更狂躁了啊!”

  陈淑卿依旧不作答,指着蒲子轩,朝人脸喊道:“任襄,蒲松龄此刻就站在你面前,你还等什么?”说完,轻轻掐了一下蒲子轩的手臂。

  蒲子轩一愣,霎时又想到陈淑卿可以改变人的相貌,既然如此,将自己变成了祖先蒲松龄的模样,自是易如反掌。虽然无法看见自己的脸,却不自觉抬起双手看看,只见自己的双手已然皱纹横生,活脱脱一副年逾古稀之态,顿时已明白了一切,配合陈淑卿,冲任襄的鬼魂喊道:“任襄,你以为我蒲松龄真的打得过你吗?告诉你,那些都是假的!当年,每次你来蒲家庄,我表面上招待你吃好的喝好的,其实都在你的饭里下了药,这才使得你的净化之力大减,将你击败,其实,你才是天下第一净化使者啊!”

  陈淑卿听到蒲子轩如此矮化蒲松龄的人格,自是心中不快,却又暗自佩服蒲子轩的随机应变,想想除了下药以外,一时还真想不出什么别的托辞,便又狠狠捏了一下蒲子轩的手臂作为报复,喊道:“任伯伯,你也应该记得我吧?我就是蒲松龄先生的养女陈淑卿!当年,你每三五年左右便来一次蒲家庄,应该对我也有些许印象,就我观察来看,蒲松龄的实力,确实应该在你之下,所以每次你来,蒲松龄便命我在饭菜里下了药,这才使得你每次铩羽而归!现在,蒲松龄就在你面前,若是不信,可以再朝他挑战!”

  “啊,你真要他打我?”

  “他不服,便不消停,我们还能怎么办?你可千万给我顶住了!”

  人脸果然又是一愣,霎时,那空洞的双眼,仿佛具有了神智一般,略微变化形状,似是向两人看来。少倾,他辨识出了两人真是蒲松龄与陈淑卿,便发出一股响彻天空的怒吼,霎时,成片的闪电惊雷穿透云层,铺天盖地向两人袭来!

  可怜蒲子轩哪受得了这般攻击,待身上已被闪电缠绕,便惨叫一声,眼睛一黑,彻底失去了星河龙王的飞翔能力,抱着陈淑卿的手一松,与陈淑卿一同下坠,又瞬间被吸入风暴壁中,不省人事。

  陈淑卿也不过比蒲子轩多支撑了一时半会儿,在昏迷的前一刻,她看到乌云和雷电已然在人脸的一声狂笑中随人脸一同消失,只剩下风暴的余威还在肆虐,自己如同无根之叶随风旋转,一圈又一圈之后,便也彻底失去了意识。

  ……

  翌日凌晨,当天空泛起了鱼肚白,蒲子轩缓缓睁开了双眼,只见自己正躺在一片沙丘之上,四周早已恢复了平静,只有微微的春风拂过,带起轻微的沙尘飞动。

  第一时间,蒲子轩已回忆起了昨日发生的一切,明白了自己未被闪电击死,凭着自愈能力已然恢复,便忽的起身,大喊一声“小九”,欲朝四下看去。

  “蒲哥哥,你终于醒了!”

  一个男孩的声音传来,蒲子轩一怔,循着声音转身看去,只见身后,小树正盘腿坐在沙丘上,身边正躺着身负重伤的陈淑卿和苏三娘,其中陈淑卿身体被树叶组成的衣物避体,小树身上更是冒出枝叶缠住两个女人的腰部,便纳闷地问了一声:“小树?你为何会在这里?”

  小树低声应道:“我已在此地坐了一夜,嘘,估计再等片刻,她们也会苏醒过来。”说完,又凝神盘坐,不再作声,只见其身上冒出的枝叶散发着淡淡红光,那光韵一刻不停地往两个女人的身上飘去。

  再一看两个女人,其身上的各种伤口已然消失!

  蒲子轩又惊又喜问:“这……你这是在干嘛?”

  身后,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:“这只八籁子,乃是小叶红豆树妖化而成,不但能帮人隐藏法力,而且似乎具有疗伤的能力。”

  回头一看,此人本应是一个必死之人,居然生龙活虎地站在黄沙之上,面带从容的喜色,惊得蒲子轩喊出了他的名字!

  “林惠南前辈,你也还活着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