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平妖未眠 第一百四十四话 新同伴新旅程(一)

小说:太平妖未眠 作者: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:2020-05-20 15:41:00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7777.!无广告!

  林惠南确实活得上好,在一片被黄沙半掩的尸体之间站着,显得异常精神抖擞,应道:“不错,昨日我被秦邕击中时,只是昏迷了过去,并未死亡,不过,若无人相救,在这种地方昏迷,死亡只是时间问题。可是,今早我一觉醒来,却觉得身体已然无恙,连伤口也全都复原了,便动起了净化之力调查原委,发现原来是这小孩给了我们治疗。”

  “啊,小树居然这么厉害?那,前辈你又是如何知道的?”

  林惠南得意道:“呵呵,蒲子轩,枉我们交手一番,却均不知道对方竟然是净化使者,你更是不了解我的能力真相,现在,且让你开开眼界吧!极地幻影——”

  霎时,百足虫灵体从林惠南身上浮现出来,往四周嗅去,待感应到了什么,身体便裂成五块天蓝色灵气,四下飞去,其中四块分别变成了躺在地上的林惠南、蒲子轩、陈淑卿、苏三娘,最后一块则朝远处树林中飞去。

  少倾,小树从树林中走出来,边走边喊道:“蒲哥哥,蒲子轩哥哥,你在哪?”

  由于小树寻找几人的过程实在繁琐,林惠南觉得无需正常重现全程,便发动能力,一时只见小树在人群中搜寻的动作异常迅速,待率先发现了苏三娘,才又恢复了正常速度。

  只见小树先后在黄沙中先发现了苏三娘、蒲子轩和林惠南三个生命垂危之人,先后拉到一个空旷处,又正是真实的小树打坐之处,让那些幻影与真人几乎重叠起来,其后,又在附近发现了赤裸俯身于黄沙中的陈淑卿,便让自己手中长出枝叶将其敏感部位缠绕掩盖,再拉到前三人处让四人躺成一排,自己则坐地施法,开始了救援。

  此时重叠的幻影已被林惠南收起,由他本人介绍道:“就是这样,经过这孩子一夜的治疗,我和你先后苏醒了过来,除了肚子实在是有点饿之外,伤全好了。至于这两个女子嘛,伤势更重,又没有你的自愈能力,恐怕还得再等上些许时间。”

  只要两人活下来,管他治疗多久,已全然无所谓,蒲子轩兴奋得想抱着小树亲上一口,再夸奖几句,却又怕打扰了小树施法,便先和林惠南对起话来:“原来这便是林前辈的净化能力啊,还真是有趣!”

  “最有趣的是,我使用极地幻影调查过无数次真相,都是悲剧,唯有这一次,是调查一件幸事啊!”林惠南笑后又叹口气道,“唉,这世上,寻找真相的过程,往往比死亡本身更残酷,才使得我养成了常常左右而他的性格。”

  蒲子轩问:“那么,在我们昏迷之前发生的一切,前辈也都使那百足虫调查清楚了吗?”

  林惠南应道:“那是当然,秦邕如何被杀、何掌门如何被捉、你们又是如何化解这断肠谷的诅咒,我都已调查得一清二楚,唯一没办法的是,那五人带着何掌门一旦遁入地下,极地幻影便无法重现场景。说到这里,我倒想问问你,他们究竟是何人?为何既要帮我们,又要如此对待何掌门?他们,究竟是敌是友?”

  蒲子轩于是将那日如何邂逅新天地会,他们五人的身份,以及他们企图建立净化使者政权的目标,一一向林惠南道来,最后,还不忘补充一句:“我从未跟他们提过四大门派及守岁之事,也不知他们是从何得知何掌门身怀柳泉八木的信息?”

  林惠南叹口气道:“既然那胡蛊是半妖,自然早晚能感应到何掌门体内柳泉八木的存在,这才埋伏于这流沙坪地下,等待时机使了阴招。看来,收集柳泉八木的队伍,不止你们,还有那伙人。我林惠南虽对柳泉八木兴趣不大,但何掌门的安危,却实乃我心中之结啊……”

  蒲子轩顺势劝道:“他们夺取了我们的藏宝图,无非是想去昆仑山寻宝,若前辈愿意,可成为我们同伴,一起去昆仑山拦住他们,救回何掌门。”

  林惠南摇摇头道:“我看不必,从他们的立场看,他们要的只不过是柳泉八木,而非何掌门性命,况且他们对净化使者爱惜备至,我想待他们取出柳泉八木,定然不会伤害何掌门。我本也无心逗留,只想你们谁醒来问个究竟,便立即回永生门料理后事,并等待何掌门归来。”

  蒲子轩叹道:“真是可惜了前辈一身好武艺和神奇的净化之力,不过前辈有如此打算也是忠义之举,我自当不该勉强,还望前辈多多保重!”

  “好,希望蒲公子练得一身好武艺后,咱们再来发动净化之力好好比试比试。”

  蒲子轩以会心一笑作为回应。

  “若无他事,林惠南就此别过。”

  林惠南正要离去,蒲子轩忽然想到了什么,喊道:“等等等等,前辈,我就最后一个问题搞不懂,这小树分明被囚禁在仙剑堂的小叶紫檀笼中,为何会跑到此地来?”

  林惠南一听,恨不得昏死过去,无奈地耸耸肩道:“怎么,蒲公子,仗都打完了,你居然还不知道,这死了一地的妖怪,都是秦邕从各大门派牢房中放出来的?佩服,佩服啊!”

  “啊,不会吧?”蒲子轩果然大惊道,“我还以为是今年断肠谷中生出的妖怪。又没人告诉我,我怎知道?”

  林惠南一想也对,秦邕嚣张说出真相时,蒲子轩压根没到达战场,他初来乍到,又不清楚各门派大概都关了些什么妖怪,便唏嘘一声,双手抱拳告别,说了一句:“好了,具体情况,陈淑卿醒了你慢慢打听吧,后会有期。”便发动起净化之力急速往北方离去,消失于树林中。

  又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后,陈淑卿才苏醒过来,一见身体是如此打扮,第一时间大叫一声,捂着身子,迅速将衣服变为褙子装,又一看到小树这个对她来说陌生的男孩长出枝叶缠着自己,像是尚未开眠,本能地给了小树一记耳光。

  小树顿时停止了施法,收回身上枝叶,委屈道:“淑卿姐姐为何打我?”

  此时,苏三娘也醒了过来,虽之前已认识小树,但看到几人目前如此状态,也是大为不解:“这是怎么回事?为何我们的伤全好了?”

  “两位美女,不急不急,我来慢慢说……”蒲子轩安抚好两人,这才将刚才林惠南调查出的真相向两人和盘托出。

  “天啊,真的吗?”陈淑卿又惊又喜,连忙施法尝试。顿时,九条美丽的狐狸尾巴又冒了出来,便顾不得许多,将小树搂在怀里,连声道,“哎呀呀,姐姐错怪你了,小树,你真是太好太好了!”

  苏三娘笑道:“幸亏小树你是智慧型妖怪,否则一旦被秦邕洗了脑,早就已死在这战场中了。你有如此厉害的异能系妖力,难怪秦邕和朱堂主不管付出多少代价都要抢夺你呢!”

  小树友善应道:“那日,在笼中,我看见你们两人想努力救我的模样,我就知道你们虽是那恶人的徒弟,却和他有着截然不同的立场,后来有一日,不知怎的,一只鼠妖跑来打开了囚禁我们的屋子,还从空荡荡的仙剑堂中找来钥匙将关押的妖怪全部放了出去,说是秦邕大王召集大家,一起前往断肠谷消灭四大门派,为自己复仇,我就知道你们两位哥哥姐姐也会跟着遭殃,便搭在一只大型梧桐树妖怪的身上,朝此地奔来。

  到了流沙坪,其他妖怪都去了战场,我不敢,便躲在树林中一直观战,渐渐判断出除了你们两位,还有这位淑卿姐姐也是你们的同伴,不过我除了这点能力,实在无力战斗,便为你们暗暗鼓劲加油,直到傍晚你们从那风暴中跌落下来,我才敢来这战场上找寻你们。幸好,你们都只是受伤昏迷,否则,一旦生命逝去,我是无论如何也救不活的,就像……就像,我的爹爹……”

  蒲子轩叹道:“不管怎样,可真是要感谢你了!小树,既然你爹娘已不在人世,我们也都是些无依无靠之人,今后,何不成为一家人,一同去看看这天下?我们,便是你的哥哥姐姐!”

  小树皱了皱眉道:“可是,我只有这点能力,又如何能跟你们一样与强大的敌人作战?”

  陈淑卿摸着小树脑袋,劝慰道:“这正是我们所欠缺的同伴啊!我们来这广西,本就是想找一位医师作为同伴,之前有一位大夫本已答应与我们同行,却不幸死于旱魃之手……小树,别怕,哥哥姐姐,会永远保护你不受欺负的。”

  小树犹豫再三道:“哥哥姐姐们,能否再给我时间考虑考虑?”

  蒲子轩笑道:“就是嘛,小九,人家又没拒绝,你来不来就说吴大夫被旱魃杀死,不是更吓着咱们的小伙伴了吗?别这么急,待回了桂平,咱们再慢慢细谈吧。”

  陈淑卿起身,看看哀鸿遍野的沙场,又抬头看了看明媚的春光,点头道:“好吧好吧,此地的确会吓坏小孩,不宜久留,我们呢,这便回桂平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