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平妖未眠 第一百四十五话 新同伴新旅程(二)

小说:太平妖未眠 作者: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:2020-05-23 07:54:1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7777.!无广告!

  西元一八六肆年的阴历五月初,尽管在广西这一方小小的山谷中,四大门派与秦邕一方共计千余人马杀得昏天暗地,又终于解除了断肠谷一百多年来可怕的诅咒,然而,这终究属于除妖门派和妖怪之间的那点秘密,上不得台面,更写不入史书,一旦回到广西各城市,人间霎时又显出一片浮世清欢,让蒲子轩四人感觉这场战争似乎从未发生过。

  四人行得不急,回到仙剑堂时已是五月十二,此时尚不到满月夜,尽管仙剑堂中已然空空荡荡,生气全无,然而按照惯例,三百来名弟子通常会在五月十五满月夜之后几日才凯旋而归,因而官府心知肚明此时仙剑堂无人,对这空置了许久的豪宅不闻不问,倒给了四人从容的时间和空间。

  四人在豪宅内休整了两三日,待一切行李收拾妥当,准备熬过了最危险的满月夜之后,五月十六日再度出发去往下一站。

  五月十五日,满月夜。

  四人闲坐于仙剑堂庭院内,在温暖的春夜中,一边赏着满月,一边讨论着下一站何去何从。

  蒲子轩依然是之前与林惠南交流时的观点:“既然新天地会抢走了藏宝图,那必然是欲前往昆仑山寻宝,何不趁他们羽翼尚未成熟,中途将他们拦截,抢回藏宝图?”

  陈淑卿则尽量不想与胡蛊为敌,反倒是对旱魃的仇恨愈发激烈,提议道:“《混月诀》的碎片,可以先让给他们收集,到时再一起抢来。我们何不直接上甘肃找旱魃复仇?甘肃境内,正好有一块碎片,定然就在那旱魃手中。更准确地说,四大妖王,各自都至少掌握了一块碎片。”

  蒲子轩疑惑道:“可是,你不是叫我千万别惹妖王吗?这不过是我们第二块碎片,就要直接面对妖王了?”

  陈淑卿道:“若是几个月之前,我当然不敢这么想,可如今我们三人在广西皆提升了不少实力,加上多了小树这么一个可靠的同伴,我觉得,似乎可以尝试挑战一下了。”

  小树一听到陈淑卿连用了“似乎”、“尝试”、“挑战”三个不确定的词汇,顿时怯生生道:“那个,淑卿姐姐,我还没答应入伙呢……”又转而看看苏三娘道:“苏姐姐,你说呢?”

  苏三娘高挂免战牌,满不在乎地应道:“怎样都行,反正,早晚咱都得将妖王妖皇灭个干净,姑且让那两口子争论,我嘛,悉听尊便。好了,你们慢慢讨论,我去四下闲逛闲逛……”

  两人在院落中秉着友好理性的精神又讨论了一盏茶的功夫,虽一直未达成共识,倒也没伤了和气,就在此时,苏三娘急匆匆地赶了回来,问道:“蒲子轩,你们讨论完了吗?”

  蒲子轩耸耸肩道:“倒是一直没下定论,不过,既然必然只能去一个地方,我也只好尊重女性意见了。明日,便启程前往甘肃,找那旱魃吧。”

  苏三娘道:“好,现在呢,有点别的事情,听听你的意见。”

  蒲子轩纳闷道:“此时此刻还有何事?”

  苏三娘道:“刚才我闲逛至大门口时,听见有人敲门,便打开门看看,结果见门口站了一膘型大汉,说是来找你蒲子轩的,你见还是不见?”

  “这个时间?有人来这仙剑堂找我?”蒲子轩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问,“他姓甚名谁?”

  苏三娘道:“他说不认识我,不愿暴露身份,只说他苦苦找了你好久,你见到他,自会知晓。”

  蒲子轩更加纳闷:“那,他长什么样?”

  苏三娘道:“他身材魁梧,身披一件深红色斗篷,脸上有一道刀疤,最奇特的是,此人少了左边胳膊,可那断肢处又安装了一只巨大的机械手臂,是我从未见识过的新奇玩意,结合他不愿暴露名字来看,行事风格与我颇为相似,应是朝廷通缉犯,却又不像太平天国将士,所以我才来问问你要不要见。”

  蒲子轩的好奇心顿时提高到了嗓子眼,对此人长相好奇,对此人身份好奇,对此人为何知道自己躲在这仙剑堂府上更为好奇,便扭头看了一眼陈淑卿。

  陈淑卿道:“别看我,我现在可跟你一样,一头雾水,至于见与不见,你自己定夺吧。”

  蒲子轩点点头,迫不及待说道:“见,那还等什么?快请他进来。”

  苏三娘作出一副无奈的样子道:“可惜,请不动啊。”

  蒲子轩疑惑道:“为什么啊?既然来找我,还这么大的面子?”

  “哈哈哈……”苏三娘大笑一番后解释道,“我看来者绝非善茬,此刻又是满月之夜,想一旦又是什么妖怪的阴谋诡计,可不就危险了?于是,我便提议将他关在小叶紫檀笼子里带进来,他说我是在羞辱他,对我恶语相向,于是,我一怒之下,便和他过了几招,还好此人虽然膘肥体壮,但却不是净化使者也不是妖怪,于是我先发动三尸将他骚扰得哭爹喊娘,后又三下五除二将他的穴道点中,目前,他可像个雕像一般乖乖杵在那儿呢。”

  小树一听,顿时怜悯地说道:“真是太残忍了,那人好可怜……哥哥姐姐们,你们一路上,都是如此招呼陌生人的吗?”

  “没有没有,小树你放心,这样的事情,我也是第一次见到。”蒲子轩也顿时对苏三娘佩服得五体投地,说道,“苏三娘啊苏三娘,首先我要赞赏你的警惕精神,不过,用如此粗暴的方式对待客人,你可真是无情无义啊!佩服,佩服!”

  苏三娘不屑地哼哼道:“切,这乱世中,谁不得多长几个心眼?若是换了你这样大大咧咧的性格来咱们天国军中试试,恐怕被谁卖了都不知道!”

  蒲子轩无奈道:“行,既然请不动,咱们便去门口会会他吧。”

  说完,四人一起起身,来到仙剑堂大门口。

  只见此时大门已经合上,不过门内确有一名披着斗篷的壮汉倚着墙壁,一动不动。由于夜色昏暗,面部又被斗篷遮掩几分,蒲子轩看不到来人模样,只觉确实膘肥体壮如熊,给人一种压迫之感。

  由于此人已被点了穴道,蒲子轩只好亲自上前将他的头部斗篷拿下,趁着夜色和油灯,蒲子轩看清楚了此人的脸!

  虽然右脸颊上多了一道深深的疤痕,虽然胡子拉渣更显一脸的沧桑,蒲子轩还是惊得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随后,又激动万分地叫出了那个念念不忘的兄弟名字!

  “哇,祝元亮!胖墩!我的天啊,怎么是你?”

  来人正是祝元亮,一见到蒲子轩,还来不及兴奋,直接骂道:“蒲子轩,他奶奶的贱人,你都结识了什么人啊?这老女人,一见了我,先说要将我塞进什么鸟笼子,我不肯,她又放出三只小妖弄得我浑身难受,最后还点了我的穴道,让我一动不动!喂,老女人,你看见了吧,这蒲子轩认识我,你快将我穴道解开,再跟我赔礼道歉!”

  苏三娘冷笑一声还嘴道:“别一口一个‘老女人’,我苏三娘不过三十多岁,怎么,你们男人三十还是一枝花,我们女人三十就成半老徐娘了?”

  祝元亮骂道:“苏三娘?我呸!就你这本事,也好意思冒充人家太平天国女英雄的名字!告诉你,要不是我这金刚降魔腕没能量了,看我不把你牙齿打落!”

  “停停停……”蒲子轩见祝元亮此番装束,有太多话想问他,连忙和稀泥道,“胖墩,此女子还真是太平天国那个苏三娘,虽然人家性格烈了点,但却也真是一个有情有义的巾帼英雄,无奈最近发生了太多事,这满月夜又怕妖怪阴谋,不得已出此损招。”又转而对苏三娘解释道,“此人叫祝元亮,是我丽江的发小,小九和小树也都认识他,你就放心解他的穴道吧。”

  苏三娘警惕问道:“你可确定是你发小,而不是妖怪所变?”

  祝元亮大骂道:“操你奶奶的,我和这家伙一块儿在丽江入鬼屋、战狼人的时候,你或许还在穿吊裆裤呢!”

  蒲子轩看着祝元亮那熟悉的语气,又抬头看看天上的满月,连多问几句也觉得无必要,释然笑道:“不用怀疑,他就是我的发小祝元亮,化成灰我都认识!”

  陈淑卿也笑道:“是他没错,三娘就替他解了穴道吧。”

  “好吧,那我便大人不记小人过,饶你一次。”说罢,苏三娘潇洒地点中祝元亮的膻中穴、中脘穴和关元穴,让他恢复自由。

  祝元亮赶紧扭动扭动浑身筋骨,斜眼瞅了瞅苏三娘道:“哼,若不是我有众多重要事情要跟他们详谈,看我不……”

  蒲子轩不等祝元亮说完,赶紧挥手劝住:“好了好了好了,你俩若要比试,待咱们谈完了再说不迟。胖墩,我他娘的想死你了,知道吗?只是千算万算算不到,你会在此时此地出现,快告诉我,究竟发生了何事?”

  祝元亮也终于不再跟苏三娘较劲,说道:“告诉你,你可千万别激动得晕了过去!”

  蒲子轩道:“别卖关子了,快说吧。”

  祝元亮一词一顿道:“我在,丽江,见到,你爹了!”

  “什么?”蒲子轩睁大了眼睛,仿佛世界上的一切已不再重要,双手紧紧捏住祝元亮胳膊,高声道,“你说什么?你再重复一遍!”

  “我是说,你父亲,蒲卫海,回到丽江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