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平妖未眠 第一百四十七话 新同伴新旅程(四)

小说:太平妖未眠 作者: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:2020-05-23 07:54:1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7777.!无广告!

  所幸,鹤庆县离丽江距离并不太远,只有区区二三十里,祝元亮雇了一辆马车,于次日便得以回到丽江。

  此时,他已不再是守护这玉龙雪山下一方百姓平安的那个“祝先锋”,尽管一下得车来依然有百姓上前对其事迹赞不绝口,对其失去一臂款款安慰,然而祝元亮也只是苍凉地笑笑,对父老乡亲报以发自内心的谢意,待繁华散去,夕阳西下时,又落寞地回到那开心府中,在硕大的豪宅内独自饮泣。

  若没记错,二十年来,这是自己第一次成为真正的自由身,无需再聆听那和先生的教诲,也无需再担忧那仿佛永无止境的战事,突然之间寻到了一丝当年蒲子轩闲云野鹤般的自在与孤寂,然而,他也不像蒲子轩那样有源源不断的财富来源,豪宅也不是用来吃的,待身上盘缠用完,便只能外出寻些体力活,不过,如今自己已然成为残疾之人,又有几人能够看上自己?

  每每念及此处,祝元亮便悔恨起当初未能选择与蒲子轩等一同踏上寻找《混月诀》碎片的旅程来。

  就这样在开心府中虚度了三日,第四日午后,待祝元亮睡了一个饱觉半醒未醒之际,却意外听得开心府大门传来嘎嘎的开门声,顿时喜从中来,一个鲤鱼打挺翻下床来,大喊道:“蒲子轩,你回来了?”

  门那头,却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,急促大喊道:“子轩,不要过来见我,就在房间内说话便好!”

  双方皆以为对方便是蒲子轩,却不想在堂屋内碰面时,竟均给了对方一个深深的意外!

  隔了七年,蒲卫海相貌并无太大变化,依然留着一道深深的八字胡,祝元亮却生生从一个懵懂少年长成了魁梧青年,于是,祝元亮率先叫出“蒲伯伯?”

  在蒲卫海的身后,还跟着两男一女,而其中一男一女却是金发碧眼,俨然一副西方佬的模样,男的和蒲卫海年纪相仿,女的则应不超过三十岁,剩下那个中国人稍显年轻,身材消瘦,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样子。门外,还停着一辆马车。

  蒲卫海看了看祝元亮的左手,眉头稍皱,却又瞬间反应过来道:“哈哈,我说是谁呢?这不是我儿好友祝元亮吗?你长这么大,伯伯都快认不出来啰……那个,子轩呢?”

  祝元亮顿时无以对,因为这几个月来所发生之事早已超乎常人所理解之范畴,一时不知蒲卫海能否接受,便支支吾吾,不知从何说起。

  蒲卫海见了祝元亮复杂眼神,抛砖引玉道:“如无意外,应该你们这些日子都经历了些匪夷所思之事吧?是不是,在子轩身上,有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力量觉醒了?不要瞒着伯伯,这件事情对我和子轩都很重要。”

  祝元亮顿时感到蒲卫海早就知道些什么,便也决定如实相告,应道:“对,他们说那叫净化之力。”

  蒲子轩对身后三人道:“果然,我们在英国探到丽江出现了一个新的净化之力,便怀疑是轩儿的,我儿,到底还是强于他老子,觉醒了啊,哈哈!”

  祝元亮纳闷道:“伯伯这么多年,去了英国?”

  蒲卫海淡然一笑,牵着祝元亮的右手,与另外三人中的两个洋人一起上了二楼,自自语道:“开心府?呵,这小家伙,还真会享受!”

  楼下,留着剩下一人从马车上卸下包裹。

  在上楼的过程中,祝元亮分明感到,蒲卫海那手将祝元亮牵得很紧,仿佛蒲卫海要将对自己儿子的感情寄托于这位儿子的发小身上。待到了二楼书房,四人各自坐定,蒲卫海这才拨动一块地球仪,比比划划道:“对,伯伯七年来,一直在英国与浙江之间往返,因为某些原因不能回丽江,更不能与子轩相见,然而最近探得子轩净化之力觉醒,才特意赶回来想与他交待些事情,如今他不在也好,免得相见又是麻烦。有些事情,伯伯就拜托你转达一下吧。你且说说,子轩去了哪?”

  祝元亮想了想,便从两人探寻丽安路十四号、与狼人战斗、后与陈淑卿相遇讲起,一直讲到他们离开丽江前往四川,连陈淑卿的半妖身份也不知如何隐瞒,便也一一道来。

  蒲卫海听完,朝两个洋人嘀咕了一句:“走了那么远,难怪,我说怎么一点也不感觉到头疼呢。”

  祝元亮不明就里道:“头疼?蒲伯伯你怎么了?没休息好吗?”

  “啊……没什么……”蒲卫海也不知是兴奋还是震惊,或许两种情感皆有,又兀自叹道:“我研究《聊斋志异》多年,早就发现书中狐妖出现频率最高,而且我家祖传的《混月诀》又是专用于将妖怪净化为人类的秘籍,便想我的祖先蒲松龄会不会真有一段与狐妖纠葛的历史,没想到,还被我猜中了……不过,既然是如此良善之妖怪陪着子轩,倒也是子轩一件幸事。那祝元亮,你为何不与他们一同上路寻找《混月诀》的碎片呢?”

  此话问到了祝元亮的痛处,便将自己当初决定加入回教国,又因得罪杜文秀且对回教国心灰意冷的情感转变一一道来,末了还咬牙切齿道:“可怜我为他们牺牲了一条手臂,竟然换来如此结局,可真是令人心寒啊!”

  听到此话,蒲卫海起身绕到祝元亮左侧,将他那条断了的胳膊轻轻举起,叹道:“到底是习武之人,身体素质极佳,这断臂处也与常人不同,尽管隔着绷带,也可见其血脉短短时间内便已重新接通。现在还痛吗?”

  祝元亮道:“还有些痛,但比刚开始好多了,能忍了。”

  蒲卫海微微一笑,道:“正好伯伯带回来一样好东西,你试一试。”便出了书房,朝楼下正在码放行李的人喊道:“老张,将那机械手臂带上来看看。”

  祝元亮欣喜道:“伯伯能帮我重新接上假肢吗?”

  “哈哈,说不定是比假肢更好的东西呢。”说完不多时,蒲卫海已带了一条机械手臂进来,那机械手掌比正常手掌大出两倍左右,五指及关节倒是与正常手掌比例一致。

  蒲子轩将机械手臂放在祝元亮断臂处比了比,道:“稍有些小,本来是给这位女士备用的。我让杰罗姆调大一些,等你断裂处疼痛感消失之后,便可待在断臂上,手臂可根据你的思想做动作,若是注入了净化之力,还会有些别的作用哦!”

  祝元亮这才发现那个外国女人大衣下的左手,也是一条一模一样的机械手臂,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,惊道:“天下怎会有如此神奇的手臂?是妖力还是净化之力变的啊?”

  蒲卫海笑道:“除了这些,咱们人类就不可以发明自己的高科技装备吗?实话告诉你吧,我们蒲家本就是以制造兵器起家,伯伯之所以长期在英国,正是借着英国工业革命的东风,在英国一家公司埋头钻研这类除妖装备,可怜伯伯无法觉醒净化之力,却因祖先之血脉,对妖怪和净化使者研究了一个透彻。要知道,妖怪可不是咱们中国才有,而是全世界的共同麻烦,所以需要我们这样的公司存在啊。”

  说到此处,一旁的金发男人咳嗽一声,提示蒲卫海不要再说下去。

  蒲子轩瞅了一眼金发男人,略为收敛,先说了一句:“没事的,丹尼尔先生,既然这位小兄弟如此坦诚,咱们也不能太过居高临下,还是坦诚些为好。”又对祝元亮道:“自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以来,人类历史已过三百余年,然当今国人,依然只懂得闭门造车,信着些天圆地方之说,纵使能使些道法方术对付妖怪,也不过是些落后于时代的无奈之举,所以此事,千万不可外传,人类历史,是容不下妖怪和净化使者存在的,明白吗?这是为了子轩的安全,也是为了你自己的安全。”

  尽管祝元亮已经多次对蒲子轩从父亲处学来的所谓“科学”嗤之以鼻,然而身临其境听蒲卫海讲来,却是不得不让人深深信服,祝元亮已然脸红,又顿时心生百感,对这男人无比崇拜,便起身跪于地上,朝蒲卫海磕头道:“我祝元亮不知何德何能,让蒲伯伯赠予如此大礼。我为子轩家父回家而由衷高兴,也由衷感谢伯伯,您就是我的再生父母。”

  蒲卫海赶紧将祝元亮扶起来道:“元亮,你与子轩不是兄弟,却胜似兄弟,那便也是我蒲卫海的儿子,我得感谢你一次又一次保护他,也感谢你替我蒲家守住了这个房子。这个机械手臂,蒲伯伯就作为谢礼相赠吧……不过,伯伯还要你去办一件事情,那便是去追上子轩,加入他们的旅程,替伯伯保护好子轩,也便是保护好你的兄弟,好吗?”

  祝元亮感激涕零道:“即使蒲伯伯不说,元亮也早已有此心,如今得了如此宝贝,又岂能在这丽江虚度光阴?只是,有一点我不太明白,伯伯想必还有诸多先进武器,为何不与我一起追上子轩,共同与妖怪作战呢?”

  蒲卫海叹道:“唉,我何尝不想如此,可刚才伯伯说了,因为某些原因,伯伯还不能与子轩见面,待我与这几位净化使者去浙江除了某个妖怪,解除了妖力,便可放心见面了。”

  祝元亮眼光扫了扫两个洋人道:“原来如此,看来这二位和楼下那位都是净化使者。”

  蒲子轩道:“对,这两位是来自英国的杰罗姆·丹尼尔先生和珍妮·莫里斯女士,楼下那位国人叫做张大辉,还有一位很厉害的人,已在浙江等我们。我们在那边还有大批死士作为战力,这么多年来,便是为了韬光养晦,宰了那个妖怪。”

  祝元亮问道:“那么,待我追上他们,一同前往浙江与伯伯会合如何?”

  蒲卫海顿时放高了音量,厉声道:“万万不可!子轩离我越近,便越危险,这便是那妖怪的能力。我大老远回丽江来,并非为了与子轩团聚,不过是见他净化之力觉醒,想看看儿子是否安全罢了。总之,你们去哪里都可以,但万万不可来浙江!祝元亮,这一点,你一定要答应伯伯,听到了吗?”

  祝元亮坚定地点头道:“明白了,我自会与他们说明白。可是伯伯,我一介凡人,纵然有这机械手臂可以除妖,又如何能抵挡妖怪的攻击呢?”

  “嘿嘿,你这小子。”蒲卫海想了想道,“行,只要你保护好子轩安全,又守好他不来浙江,伯伯愿意为你多提供些支援!”

  说完,蒲卫海自己走下楼去,从行李中拿出一件深红色斗篷,披在祝元亮身上道:“这件防身斗篷,可抵御大部分的妖力攻击,也送给你吧!”

  祝元亮眼睛一亮,顿时激动得紧紧抱住了蒲卫海:“谢谢蒲伯伯大恩大德,我明日便启程,快马加鞭,去四川找他们,哈哈哈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