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平妖未眠 第一百五十二话 梦魇(一)

小说:太平妖未眠 作者: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:2020-05-27 08:00:39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7777.!无广告!

  待四人交付房费完毕,便入了客栈庭院,只见其内部并非四合院,只有左右前三侧有房屋,细细一数,果然两层楼加起来共有三十八间。

  按照店家给的房号,蒲子轩与陈淑卿就住于正前方排房的其中两间,祝元亮与小树就住于右侧排房其中两间,均是隔间而居。

  待四人各自进入房间安放好行李,蒲子轩便将其他三人叫到自己房间,开始讨论下一步的事宜。

  蒲子轩对众人道:“咱们来浙江,一共有三个目的,一是找到我爹,二是替小树寻祖,三是协助苏三娘转移洪天贵福。三个任务各不相干,一路上,我们总是说具体怎么做到了浙江再说,现在已经入了浙江境内,也不可能在这昌化住太久,需考虑下一步的打算了。我先来说吧,小九,你探到我父亲在哪个城市了吗?”

  陈淑卿道:“咱们这么说吧,我们全国上下人口有四亿,按百万人中诞生一个净化使者来看,全国大约有四百个净化使者,除去边疆地区人烟稀少,一个省大约有十到五十个净化使者不等,只要不隐蔽起来,大部分可以探到。像浙江,我便探得了三十余人分部于各个城市,其中在衢州府的常山县,有三个净化使者气息聚集,虽然我对令尊的同伴气息并不熟悉,但从数量来看,倒是和祝元亮所说人数对应,如无意外,令尊就在常山。这也说明,令尊的公司虽然发明了许多除妖法宝,却还无力将净化之力隐蔽起来。”

  蒲子轩想了想道:“常山啊?刚才店家谈瘟疫时也提到过这个地名,离此地似乎也并不太远,中间不过隔了一个严州府。那么小树,你的祖上又在何地?”

  小树应道:“我并非在浙江出生,所以关于祖上的传闻,都是从爹爹那里听来。爹爹说,我姥姥那代妖化后已经去世,不过我还有一个婶婶,也便是爹的亲妹妹,也是一个半妖,她过去一直居住在金华府内,至于现在还是不是,便不得而知了。金华府和杭州府接壤,若是大家肯陪我去一趟,即使找不到婶婶,我也算是死心了。”

  听到此话,蒲子轩皱起了眉头:“金华?刚才那店家所说女妖传闻,主要发生地便是在金华,这……”

  小树笑道:“蒲哥哥,还有大家,都别担心,我姥姥确是早已离世,至于婶婶,一百多年前便已嫁给了人类,当了一个贤妻良母,和我爹一样,是个好妖怪。世上妖怪那么多,不会那么赶巧的。传说中那个女妖,且不说是否真的存在,就算是,那也定然是别的妖怪。”

  陈淑卿随即调侃道:“就是就是,想当初我初识你蒲哥哥那天,他府上也同时出现了两个女妖,一个坏得很,我这九尾狐妖却是如此善良,想不到你蒲哥哥不分好坏,一见到我,不由分说便用平底锅将我打晕,若不是我后来救了他,他心脏早就成了那白发女妖的腹中之物了。”

  祝元亮也附和道:“就是就是,当时我们一众捕快也埋伏在他开心府周围准备随时支援他,结果这家伙结识了美女,就把咱们给忘了!那可是元宵节,我们在外面给冷得哟……”

  蒲子轩见两人哪壶不开提哪壶,又无力反驳,尴尬笑道:“哈哈哈,你们两人的事情,以后慢慢再说。既然如此,小树的婶婶一定是个好妖怪。金华府更近一些,可以先去了却小树的心愿。”转而又问陈淑卿道,“那么,苏三娘那边呢?”

  陈淑卿道:“苏三娘那边,我今早已经跟她意念传声过了,她又女扮男装,化名冯玉良,正在天京与清军作殊死搏斗。她说,天京估计还能支撑十日到半月,若是城破,将从浙江最北部的湖州府撤离,如若敌军中没妖怪,她将不需要我们帮助,直接护送洪天贵福去江西,如若有妖怪助阵,她便希望我们能协助协助。得知我们到达昌化,也恳请咱们多留些时日。”

  蒲子轩叹口气,点头道:“我一直没机会学习意念传声,苏三娘那边,就拜托小九多多联络了,她是咱们的同伴,希望她千万活着回来啊!”

  陈淑卿答应了一声,又反过来问道:“探寻净化使者,自然是我的事,那么你能否探探,浙江境内是否有强大妖气?按照令尊如此兴师动众的做法,必然他们要对付的,是一个实力不亚于秦邕的对手。”

  蒲子轩顿时脸上泛起了难色:“你说的,我也当然试过,目前我虽没能力探到诸如北方那么远的妖气,但若是在浙江境内有强大妖气,我相信应该没问题。可怪就怪在这里,浙江境内,我能探到的,都是些山野小妖,或是中等实力的妖气,即使在那金华府和常山县内,也并未存在超强实力的妖怪。我想,当前全浙江境内妖气最强大的妖怪,还是你小九无疑。这浙江一无《混月诀》碎片,二无必须面对的妖怪,如此普通一省,本不该出现在咱们的旅程中,却莫名其妙多了这么多的幺蛾子,如此平静而神秘,反倒让我心中生出一种不安的感觉。”

  陈淑卿应道:“对,我也觉得奇怪,好像是冥冥之中有一只手将咱们牵引来浙江似的。反正,咱们不要多作无畏的战斗,待了了各人心愿,还是赶紧离开此地,去甘肃为好。”

  祝元亮道:“我同意,反正正好不想让这家伙面对他的父亲,若是到了常山,能远远看一眼蒲伯伯,便算了了心愿了吧?”

  蒲子轩顿时心有不甘,却又不知如何反驳,便默默地叹息一声,点了点头。

  三人还在东一句西一句地聊着,突然,门口传来“咚”的一个撞击声,随后传来一阵幼儿的啼哭声。

  “哎呀呀,这不是那老板娘的孩子吗?”陈淑卿见一个黝黑的幼儿在爬门槛时不慎跌落,摔到了脑袋,立即母性本能发作,心痛得赶过去,将幼儿拾起,抱在手腕里,一边揉他的脑袋,一边朝院子里看去。

  见无大人看管,幼儿又哭个不停,陈淑卿便明白了是两个家长大大咧咧,让孩子随意在院子里爬动,便一边哄着孩子,一边抱怨道:“这些人,也不知怎么当爹娘的,怎么能这么带孩子呢?哦,不哭不哭,乖……”

  蒲子轩与陈淑卿相识已有近半年,却还是第一次看见她如此对待小孩,不禁心里一暖,畅想着要是有朝一日心爱的小九真能变作人类,与自己养育两三个小孩,不管在任何地方,享受这天伦之乐,该是多么快意之事,不觉嘴角也挂起了一丝惬意的微笑。

  于是,蒲子轩忍不住从行囊中掏出一块方糖,走到陈淑卿旁边,一边哄着“乖乖,不哭,叔叔喂你糖。”一边将方糖往幼儿嘴边送去。

  陈淑卿顿时侧过身去,责骂道:“喂,你会不会带孩子啊?这么小的幼儿,牙都没长齐,你喂他甜食,以后牙齿会变坏的!”

  蒲子轩更觉陈淑卿是个贤妻良母,心里温暖,嘴上却辩解道:“哎呀呀,我这不是看他哭个不停,才不得已出此下策嘛?这兵荒马乱的年头,人一辈子能甜蜜的时候也没多少,就给他吃一块吧,就一块。”

  “好吧,就一块。”陈淑卿也被闹得无奈,让蒲子轩将方糖递到幼儿口中。

  突然,那幼儿像是得到了某个指示,含住方糖的同时,竟然用他那乳牙狠狠地咬住了蒲子轩的右手食指!

  “啊——他咬我!”蒲子轩本能地将手回抽,却被咬得甚是深入,抽不出来,越抽,反而越发疼痛,又使左手按住幼儿的嘴巴,使劲挣扎一番,才勉强抽出右手,但其食指已然被咬破,流出一股鲜血!

  幼儿也顿时停止了啼哭,瞪了蒲子轩一眼,露出“咯咯”的笑声。

  蒲子轩额上渗出汗水,怒道:“这小孩咬劲好大,好像根本不是闹着玩,似乎想将我咬死啊!若不是店家在那边,我……我真想扇他两巴掌!”

  陈淑卿努嘴道:“这年头孩子都缺食物,定是饿坏了吧?还有你那点伤口算什么,一会儿不就好了吗?一个二十岁的人跟这么小的孩子怄气,真是有失风度!”

  “咬的不是你,你当然不知道刚才有多痛!”蒲子轩气呼呼道,“反正,我不喜欢这小东西!”

  “切,要你喜欢!”陈淑卿突然惊呼道,“哎呀,不好,这孩子好像在撒尿,尿到我身上了!”

  蒲子轩立即嘲讽道:“哈哈,报应来了吧?”

  陈淑卿将幼儿举起,发觉其裤裆下面由于没垫尿布,一股尿液已然将自己衣服尿湿,又一见那下体的小东西,惊呼道:“呵,还是个男孩呢,我更喜欢了!”

  蒲子轩笑道:“想不到你这狐妖,也跟咱们人类一样重男轻女啊?我就不喜欢男孩,长大了叛逆得很,和父亲也处不好关系,还是女孩好,像个小棉袄一样贴心。”

  “切,你以为个个男孩都像你一样有那个条件花天酒地?”陈淑卿揶揄完毕,又回到尿液的话题上,“我虽然可以给他变出个尿布,但一旦被家长发现是妖术,便是麻烦事,还是叫他家长来吧。”

  说完,陈淑卿朝客栈柜台处大喊:“店家!店家!快来看看你们的孩子!”

  不多时,一个妇女闻声急匆匆赶到,止不住地赔礼道:“哎哟哟,这小东西,稍不看好,便到处乱爬,还害得姑娘衣服也弄脏了,请姑娘将衣服脱下交给我们,我们帮您清洗干净。”

  陈淑卿将孩子交到妇女手中,心想虽然妖术可以将尿液变没,但还是配合一下较好,便脱下打湿的褙子交给妇女,宽慰地笑道:“衣服事小,可孩子弄伤了可就麻烦了,你们当家长的,可得多长点心哦。”

  妇女一边应着“是是是”,一边抱着幼儿和褙子离去。

  之后四人也并无过多重要交流,晚饭过后,各自入了房间,待夜色降临,便安然上床休息。

  只是,蒲子轩半个时辰后食指伤口虽愈合,却对那幼儿的死命一咬始终耿耿于怀,心里东想西想了一大堆,直到子时才沉沉睡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