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平妖未眠 第一百五十四话 梦魇(三)

小说:太平妖未眠 作者:天竺小禅 更新时间:2020-05-29 08:40:59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bbb]s.bb.!无广告!

  蒲子轩失礼的话语一出,店家还未作答,陈淑卿率先发起火来:“小七,你怎么能如此无礼?”

  店家见陈淑卿也向着自己,便正声反问道:“就是,这孩子是不是我的亲生骨肉,关你何事?就算要问,有你这么发问的吗?”

  店家越是不作正面回答,蒲子轩便越觉得可疑,咄咄逼人道:“对,我是很无礼,可是我没办法,必须要弄个明白!你们两口子皮肤那么白,这孩子却这么黑,我就是觉得奇怪!现在,就请你将户籍册拿出来看看,若是你的骨肉,我给你道歉,若上面没有他的名字,可别怪我不客气!”

  陈淑卿怒道:“你真是太不可理喻了!”

  一旁的祝元亮也疑惑道:“蒲子轩,你过去从来不是这样的人啊?我看孩子不是妖怪,你才像被妖怪缠身了呢!”

  蒲子轩不依不饶道:“随便你们怎么说,反正,不敢亮出户籍册,我就去告官了!”

  本以为店家会针锋相对,不想,一听此话,竟然吓得腿都软了,“扑通”跪在蒲子轩面前道:“客官,您千万别告官,我老实交代吧,孩子确实并非我的亲生骨肉,而是我弟弟的。他娘生他的时候难产死掉了,他爹将他带到一岁四个月大,上个月也于家中病死,我看这侄儿太可怜,便将他抱回收养。客官,若是官府知道他爹病死于家中,必然要以防传染为由捉他去隔离啊!求求您看在孩子太可怜的份上,放过我们吧!”

  一番话,说得众人皆起了恻隐之心,四人中,谁又不是失了爹娘的孩子,蒲子轩更是心肠软化下来,将店家扶起,恢复了礼节道:“好了,店家,刚才那番话,是我为了寻得真相不得已说出的,还请大人不记小人过,别往心里去。既然你说他爹是病死,又为何还敢带他回来收养,那女妖的传说,你不是都知道吗?”

  店家道:“女妖之说,我不是没有想过,可这年头,正常病死之人也很多,哪有那么赶巧?”

  陈淑卿也道:“好了,小七,你也感应过了,这孩子身上确实没有妖气,此事就别再死缠烂打了吧!”

  “知道了,放心吧,店家,我不会去告官的。”蒲子轩又是一阵好相劝,看店家终于踏实离去,才呵欠连天道,“昨夜一夜没睡好,得去补上一觉。小九,你给我变个吊床出来,我去后面山坡上林子里睡觉。”

  陈淑卿笑道:“看来你还是对那孩子心有忌惮,不过这要求也不过分,我变给你好了。”

  待陈淑卿将吊床给蒲子轩变出来,蒲子轩便往山坡上走去,看了一眼与客栈的距离,想大概已经脱离了幼儿的能力范围,这才勉强安心,又实在疲倦,不多时便入了梦乡。

  这一次,在一片黑暗中,蒲子轩又听到了小孩的哭声,不过这次的哭声是个女童声音,而且听上去年纪有七八岁大小。

  瞬间,画面出现,蒲子轩正在一个竖井的入口处,朝下面漆黑的洞中看去。虽看不清何人在哭,却分明记得,是当时在乐山凤洲岛上,自己抱着双胞胎姐妹往竖井上飞时,不慎弄丢了一个女孩!

  对,想起来了,什么都想起来了!

  是那个幼儿,又利用了我的脆弱,我当时因为失手弄丢这个女孩,害得魔翼下去援救,却被乱石砸死!

  蒲子轩大喊道:“喂,你是姐姐还是妹妹啊?别急,哥哥马上来救你,星河龙王——”

  星河龙王并未现身,身后,又传来那个幼儿诡异的声音:“别白费力气了蒲子轩,我说了,梦中是我的地盘,你的净化之力是使不出来的。”

  蒲子轩顿时扭头看去,只见那个幼儿正骑在一只人脸蝙蝠身的妖怪身上,那蝙蝠也正是隆庆岛岛民赵得喜变成的魔翼!

  魔翼失去了往日的威风,两个眼珠子从眼眶中落下来,掉在地上,又冲蒲子轩人不人鬼不鬼地哀怨道:“蒲子轩,你害得我好惨啊,若不是你弄丢那个女孩,我又如何会死?因为你,我赵得喜死得好惨啊!”

  说完,魔翼已飞身而至,将蒲子轩牢牢地按在了竖井边上,身下的石头,正在摇摇欲坠。

  蒲子轩无法召唤出星河龙王,徒劳地用手与魔翼的爪子较劲。

  幼儿阴笑道:“知道为何在我的能力中无法使用净化之力吗?因为你们净化使者在入眠的时候,大小周天也会徐徐关闭,所以此时的身体,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罢了,还是省点力气,去阎王爷那儿报道吧。”

  蒲子轩一边挣扎一边问道:“你究竟是什么人?既然不是冲着我的心脏而来,我和你又无冤无仇……为何要对我下死手?”

  “我们都是受红夜叉能力才妖化而成,当然得为红夜叉尽忠,至于她为何要杀你们,我们才懒得关心。”

  “红夜叉?没听说过,难道……就是那兰若寺女妖的能力?”

  幼儿哼哼道:“不错,你知道也没用,反正你也要死了。喂,那只蝙蝠,杀了他。”

  “咯咯咯,你不说我也会的。”魔翼阴笑一声,两只爪子已经将蒲子轩的胸膛划破。

  随后,那块竖井边的石块突然松动,魔翼倒是立即飞上了半空,蒲子轩却顷刻间随着石块一起跌入了竖井中,慌乱之下,手脚胡乱地摆动,却什么也抓不住。

  “蒲子轩,喂,蒲子轩!”

  “蒲哥哥,你快醒醒!”

  眼看就要触底摔死,蒲子轩却又在一阵迷迷糊糊中被唤回了现实中,顿时两眼一睁,大叫着从吊床上翻滚出来,又被什么东西拦住,回到了床上。

  待稍微安定下来,蒲子轩这才看到,原来身边站着祝元亮和小树两人,正奋力将自己护回吊床中央。

  小树欣喜道:“太好了,蒲哥哥,你终于醒了,刚才那模样,可吓死我们了!”

  蒲子轩心知肚明自己刚才又着了幼儿的妖术,却想破了脑袋也记不清梦中究竟发生了何事,只是突感胸口一阵剧痛,低头一看,衣服虽未破损,却已被胸膛流出的鲜血染红。

  蒲子轩擦了擦满额的汗水,扭头看了看山坡下的九里杨客栈,心有余悸道:“没想到隔了那个幼儿如此远的距离……却依然被他侵入了梦中,若不是你们将我唤醒,我……我肯定已经死了。”

  说到此处,霎时想到每逢自己针对幼儿说事,陈淑卿便要责骂自己,不禁问道:“你们怎么来了?小九又为何不来?”

  小树笑道:“蒲哥哥什么也不必说,虽然淑卿姐姐始终不信那幼儿是妖怪,然而,我却有别的想法。这世上,并非感受不到一个人的妖气便得排除他是妖怪的可能,不信,你可以试试探探我。”

  蒲子轩如梦初醒,结识了小树这么久,却从未想过去探探,便立即凝神聚力,开始尝试。

  果然,小树身上无法探测到丝毫妖气!

  “小树你是妖怪无疑,可确实没有妖气,这是为何?”蒲子轩疑惑道。

  小树得意道:“妖气可以被小叶红豆隔绝,我身为小叶红豆树妖,他们说我是八籁子,连同伴的气息都可以掩盖,何况自己的。”

  蒲子轩不解道:“可是,当初我在丽江,净化之力初醒后不久,便探到了丽安路十四号凶宅的妖气,难道你爹不是小叶红豆?”

  “那不一样,爹虽也是小叶红豆,然而他为了留住我娘的魂魄,将所有的妖力都施放出来环绕于房子周围,自然也就无法掩盖。”小树解释后,又道,“当然,我也不能说那幼儿就是妖怪,因为他是不是小叶红豆所变,谁也说不好。因此,我在你和淑卿姐姐之间也是摇摆不定,却又对你放心不下,便叫上祝哥哥一起来这林子里看看你是否安全,结果你才睡了一小阵子,就变得焦躁不安起来,满头大汗,手脚胡乱地挥动,像是恶鬼缠身。我们正犹豫要不要叫醒你,突然,你的胸口自己出现了伤口,流了好多血,我们便明白一刻也不能耽搁,立即将你叫醒了。”

  祝元亮怒道:“反正,现在我们都明白了,你说的才是真的。他奶奶的臭妖怪,胆敢谋害我兄弟!快告诉我们你梦里发生了什么?若真是那幼儿作祟,我们这便去宰了他!”

  蒲子轩摇摇头道:“可惜,连续两次做梦,我除了大概记得那个幼儿想杀我之外,其他什么也记不起来。不过,从我无法反抗看来,我的净化之力定然在梦中无法使用。净化之力代表着人的灵魂之气,若是灵魂带不到梦中,关于梦境的记忆也会随着醒来而消失。可常人做梦,刚醒来时还能记得个六七分,这两次做梦,却是一两分也记不起来,想来定是他的能力作祟,加强了对梦境的控制。”

  祝元亮跺脚道:“唉,这可麻烦了,咱们无凭无据,自然无法直接去消灭幼儿本体,可在梦中,你一无法使出星河龙王,二又无法带出记忆,要如何才能破解此妖术啊?”

  小树道:“要不,咱们还是尽快离开昌化吧,那幼儿的妖力,总不至于能延伸那么远吧?”

  “不,我不想走,其一,这幼儿能力太可怕,就算我们躲开了他,又如何保证他不会伤害其他人?其二,我更希望将净化之力带入梦中,这样定然能反击妖怪,还能将记忆带出,或许咱们就能解开这浙江的诸多谜团。”蒲子轩胸有成竹道,“反正,这妖怪能力最大的弱点,便是一旦梦中人被唤醒,便能立即脱离险境,所以只要有同伴守着,定然能安然无恙。所以啊,我想到了一个好主意,我觉得值得一试。”

  说完,蒲子轩便将自己的战术一一与祝元亮和小树作了交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