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星门 第二章 落井下石

小说:第九星门 作者:小刀锋利 更新时间:2020-05-20 15:26:05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.!无广告!

  宗武学院校长办公室里,气氛轻松融洽,新上任的大校长赵天平正在接受一群人的恭贺。

  “恭喜领导转正!”

  “守得云开见月明啊,哈哈!”

  “领导辛劳多年,早就该坐在这个位置上了!”

  “可不是?虽说人死为大,不该说些难听的话,可事实就是事实,遮掩也改变不了它存在!”

  “就是嘛,他向来喜欢当甩手掌柜,屁事儿不管,还一心想着那边!活儿都是咱赵校长干了,功劳荣誉却都归他,凭什么?呵呵,现在总算好了!”

  “这算不算拨乱反正?”

  “必须算!”

  “哈哈哈哈!”

  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,无比欢快。

  赵天平一脸淡然的摆摆手:“好了诸位,不要再说关于老校长的话题了,逝者为大。”

  这时候,有人突然说道:“领导,凌逸真的废了吗?”

  屋子里的空气稍微一滞,人们安静下来,看向赵天平。

  赵天平肯定的点点头:“是的,无法复原。”

  如果别人这么说,或许还有假,但大秦医神说的话,不可能有假!

  昔日那个号称五十年才出一个的武道天才,的的确确废掉了。

  他的辉煌,也将因为那个人的死,而彻底结束!

  “那他会不会闹?”刚才那人又问道。

  “闹?他拿什么闹?一个废掉的人,没把他送进大牢已是情分!若还不知好歹,呵呵……”有人在一旁冷笑道。

  赵天平神色淡然的坐在那,对这种话题,他已没有什么兴趣。

  他忽然想到什么,拿起手机,打开通讯录,找到那个标注着“小逸哥”的号码,直接拉黑,然后删掉。

  凌逸回到房间,看着刚刚打扫干净的客厅,沉默着。

  因为那块陨石进入身体,导致之前已经点开的那些穴位莫名被封印。

  穴位中蕴藏的磅礴力量,一丝都提不起。

  加上伤势严重,此刻的他,在力量上甚至连普通人都不如。

  有些茫然的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,一时间,他竟然不知道自己能带走什么。

  最后,他的目光落在茶几上摆着的一个相框上——

  相片中,老校长满脸慈祥的坐在公园长椅上,八岁的凌芸坐在他左手边,笑得很开心,露出满嘴的豁牙。

  十四岁的苏青青坐在他右边,已经开始脱去稚嫩的清丽脸上带着淡淡的矜持笑容。

  时年十二岁的少年凌逸则趴在长椅靠背上,在老校长身边露出一个头,还很羞耻的做了一个鬼脸。

  一晃,已是十年。

  一晃,物是人非。

  看着这张照片,凌逸木然的脸上露出一丝温柔的笑容,他走过去,弯下腰拿起相框,轻轻放进沙发上的背包里。

  除了这张照片,这里也就只有一些他和妹妹的衣物,苏青青早搬出去了,老校长这些年也是身无长物,除了一些基本生活用品,这房子里也没什么其他能带走的东西。

  赵天平在外面有自己的豪宅,几乎不可能住进这里,所以这栋房子大概率会从此空置下去。

  所以,就这样吧!

  凌逸将背包背在身上,最后看了一眼屋子里的一景一物,转身出了门,把门关好,锁上。

  长叹一声,从这里离开。

  当他再次出现在宗武学院的广场上时,却发现前方黑压压,站着一群人。

  四周还有更多看见他而聚拢过来的人。

  目光各异。

  有同情的,有漠然的,有幸灾乐祸的,也有充满鄙夷嘲讽的。

  人群中议论纷纷。

  “真被开除了吗?”

  “应该是真的,听说还欠了学院三个亿!”

  “我去……三个亿?这么夸张?那岂不是一辈子都还不清了?”

  “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?”

  “呵呵,想不到他也有今天……”

  凌逸沉默的看着这群人,不到一个小时传遍整个学院,这叫不公开?

  这时,有几个人,从人群中缓缓走出来,一脸蔑视的看着凌逸。

  “你真是宗武学院的耻辱!”为首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,一脸不屑的看着凌逸说道。

  梁善明。

  凌逸对他印象很深。

  之前基本确定毕业留校任教的他,早在大二的时候,就已经开始带学生了。

  从一阶练技到二阶点穴,凌逸都有着丰富的经验,学院里那些教一阶二阶的老师大多不如他。

  眼前的梁善明比凌逸晚一届,是凌逸最早带过的一批学生。

  只是那个时候,梁善明对他的态度,可不像现在这样。

  人多的时候一口一个师兄,无比亲热,人少的时候,甚至管他叫师父。

  凌逸平静的看着他,没说话。

  梁善明看着凌逸注视着他,似乎有些心虚,但还是梗着脖子,一脸强硬的道:“我要挑战你这个给学院蒙羞的人!”

  “我怎么就给学院蒙羞了?”凌逸看着他。

  “你给学院造成重大财产损失,然后被开除,这不算蒙羞吗?”梁善明大声说道,还看向四周:“宗武学院多少年都没有被开除的学生,反正我从来没听说过,大伙说说,这不算给学院蒙羞,什么才算?”

  “不错,自己做过什么自己不知道吗?还要别人说?真不要脸!”

  “学院不会平白开除一个人,如果不是犯的错很严重,你怎么会被开除?”

  梁善明身边几个人纷纷出附和。

  人群中,也有一少部分应和的,但更多人则选择默默的吃瓜。

  宗武虽然是一所修行学院,但文科同样很强大,并非所有人都是只会修炼的武夫。

  进了大学,大多都已成年,都有判断是非的能力。

  凌逸被开除这件事太蹊跷,时间点卡的如此耐人寻味,要说这跟刚刚死去的老校长无关,谁都不信。

  “被开除,就一定是犯了大错,不然不会被开除,嗯,这逻辑没毛病,”凌逸自嘲的一笑,看着梁善明,“说实话我也挺想知道我到底犯了什么错,造成价值三亿的重大损失又是什么……”

  “少在这里狡辩了,如果不敢接受我的挑战,你就直说!”梁善明冷冷打断。

  凌逸看着义正辞严,一脸替天行道模样的梁善明,心中更是悲凉。

  果然,无耻是不分阶层的。

  开除他的那群人,是为了彻底断绝老校长这一脉。

  估计同时被清理出宗武学院的人,还不止他一个。

  而眼前的梁善明这些人,又真的是出于公心吗?

  在这种时候落井下石踩他一脚,难道不知道这样会被人鄙视吗?

  不,他们都很清楚!

  别看年轻,能进宗武的,其实一个个都是人精!

  他们心里明白着呢。

  这种时候踩他,可以最大程度讨好如今掌权宗武那些人!

  会在第一时间被关注到!

  至于旁人的鄙视……那又算得了什么?

  等真正崛起那一天,谁会提起当年旧事?谁还敢提?

  到那时,甚至可能已经没人记得凌逸这个名字。

  “想踩着我上位,是要付出代价的,你要想清楚。而且,你今天的举动,也未必会得到你想要的。”凌逸一颗心悲凉无比,面色却愈发平静。

  他看着梁善明,又看看他身边几人:“常泉,苗海,梁立宏,杨铁……你们都是我带过的学弟,你们的天赋都很好,很优秀,也都很聪明,你们确定真要这么做?”

  他是个懒散的人,向来与人为善。

  即便曾号称宗武学院五十年才能出一个的天才,在校园里也几乎从未与人发生过冲突。

  所以这可能给很多人造成了一种错觉,认为凌逸只是一个天才学生,不是一个强大的战士。

  被他点到名字的几个人,都有点心虚。

  说实话,如果不是听说凌逸确实废掉了,借他们几个胆子也不敢跟梁善明一起来挑战。

  “哈哈,真是太搞笑了,凌逸,你该不会是脑子坏掉了吧?我不过是看不惯你这个宗武的耻辱,想要挑战你,你接就接,不敢就说不敢,何必说那些废话拖延时间?”

  梁善明冷笑着大声嘲讽。

  见凌逸始终没有接受他挑战,心中愈发肯定——他真的废掉了!

  这机会简直千载难逢!

  还有什么,比击败这位五十年天才更荣耀的事情?

  至于曾经那一点点师生情,跟可能到来的收益比起来,又算得了什么?

  如果不能抢在第一个挑战凌逸,身边这些同样得到了内部消息的小机灵鬼们,很可能就会把机会抢走!

  他是不会让的!

  梁善明想着,用手指着凌逸大声道:“凌逸,废话少说!就说敢不敢接就完了!”

  “对,不敢就说不敢,别说其他!”被凌逸点到名字的杨铁也忍不住在一旁语气阴冷的说道。

  “这真是秦国第一,全球第六的武道学院?”

  就在这时,一道冰冷声音突然从人群中传出,所有人下意识望向那边。

  一个容貌艳丽神色清冷的高挑少女,从人群中走出来,看向梁善明等人,道:“得到一点不靠谱的内幕消息,趁着凌师兄重伤,就脸都不要的跑来落井下石?谁想挑战他,先过我这关再说!”

  围观的人群顿时传来一阵轻微的哗然,因为站出来这位,也不是一般人!

  其实能考进宗武的学生,就已经是不折不扣的天才,但眼前这少女,更是天才中的天才!

  赵欣欣,宗武学院大一新生,下半年即将大二,是凌逸带过的最年轻也最优秀的学生之一。

  今年只有十九岁,已是二阶点穴境高手!

  虽然跟十四岁就已踏入二阶的凌逸没法比,但在宗武学院,赵欣欣绝对是顶级天骄之一!

  论天赋,要比梁善明这些二十出头才踏入点穴的人更高一筹。

  “赵欣欣,这没你事儿,最好不要跟着瞎掺和,”梁善明冷冷看了一眼面前明艳动人的少女,心中更是涌起一股强烈妒火,冷冷看着凌逸,“你该不会要让一个小姑娘给你出头吧?”

  “看他这怂样子,就是想躲在女人身后吧,这也就是他那群同学都已经离校了,不然他肯定会躲到同学身后让别人出头呢!”杨铁嘲笑道。

  “是的,想想这种人居然教过我,真是觉得惭愧。”常泉也忍不住开口嘲讽起来。

  开弓没有回头箭,既然如此,还不如把事情做绝!

  “你们可真无耻!”赵欣欣怒视着这群人,转身看向凌逸,眼里露出一抹浓浓悲伤:“师兄,节哀。”

  这是第一个敢当众站在他面前安慰他的人。

  凌逸悲凉的心泛起一丝暖意,冲着赵欣欣点点头:“谢谢你,不过,他们说的对,这件事和你没关系,让我自己解决吧。”

  “师兄,你的伤……”赵欣欣眼中露出担忧之色。

  “没事,帮我拿下背包。”凌逸把背包拿下来,交给赵欣欣。

  一脸平静的看着梁善明这群人,又看向四周人群。

  “还有谁想要挑战我的,不用顾忌什么,都站出来,就让我这师兄,给你们上的最后一课。”

  身心疲惫,无比虚弱,用不出半点穴位力量的凌逸却在这一刻,爆发出一股迫人气势!

  四周,瞬间一静。

  此刻,宗武学院的办公楼内,大量得到消息的人全都站在窗前望向广场方向。

  只剩下一个人的校长办公室里,赵天平也站在窗前,目光冷漠,面无表情的看着。

  --------------

  首日三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