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星门 第十二章 来都来了

小说:第九星门 作者:小刀锋利 更新时间:2020-05-26 07:31:48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7777.!无广告!

  这感觉就像随意拍了下石头,结果石头碎了。

  正常人脑子里绝不可能闪过‘老子成了绝世高手’这种念头,而是会下意识觉得是不是那块石头有问题?

  对凌逸来说,一个四阶金身境界的强者,几乎就是无敌的存在。

  金身不破……这是小孩子都会说的一句话。

  世人几乎都懂金身的含义是什么。

  面对低境界武者,金身相当于刀枪不入!

  点穴打通脉,如若击中要害,可以直接将其毙掉。

  点穴打金身……就跟挠痒痒差不多!

  即便是通脉巅峰打金身,想要破防也没那么容易。

  这就是双方之间巨大的差距!

  就如同金身对入道,正常情况下几乎没有取胜的希望。

  所以即便再三确认,自己的确“一巴掌拍碎了石头”,这块石头也确确实实是真正的石头……

  但凌逸依然还是有点回不过神来。

  最后他看了眼掌中的刀,长长出了口气。

  还好自己是个有刀的人!

  如果没有这把刀,就算有脑子里这鬼东西指点,就算能够找到对方弱点进行精准攻击,恐怕也很难干掉对方。

  金身啊!

  死一个连国君都会心疼半天的那种高手啊!

  凌逸此时终于渐渐有些缓过来了。

  眼前这个扑倒在地的家伙,是他生死大敌!

  这人声音很有特点,听过一次就很难忘记。

  在老黑山一群人围攻义父那会儿,这道声音就已经被凌逸牢牢记住。

  再看他今天出现的地点、时机和方式,估计也不是才来,很可能是早已盯上了他。

  之前凌逸一直在城里,又住在城卫军军营,这人应该有所顾忌,才没在那时对他下手。

  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,看着扑倒在那里的中年男人,凌逸依然没有选择立马靠近。

  这种境界的对手,着实太可怕!

  就像被斩掉脑袋的蛇,弱不小心还能咬人一口。

  凌逸站在那观察着。

  “还没死呢,不过快了,有什么想问的就抓紧时间。”脑海中那道清冷意念又一次传来。

  凌逸知道这会儿不是问脑子里这鬼东西来历的时候,开始慢慢向那中年男人走去。

  但也没敢靠太近,在还有六七米远的地方停下,一脸警惕,做好随时逃走的准备。

  看着对方道:“还能说话吗?”

  那中年男人的确还没死,听见凌逸声音,挣扎着,试图抬起头。

  但努力两次,还是没能成功。

  他那来自楚国的怪异口音再次响起,声音也变得更加嘶哑。

  “有烟吗?”

  大哥你好容易张嘴说了句话,就说这个?

  “抱歉,我不抽烟。”

  凌逸很想就这么居高临下瞅着自己的死敌,怎奈这会儿腿还是有点软。

  战斗过程中精神高度紧张,根本来不及害怕。

  但战斗结束,那种后怕一点点尽数从心底泛起,越想越可怕!

  于是干脆蹲在距离中年人几米外的地方,打量着这个死敌。

  “草,临死……连根烟都抽不到……”

  中年人嘀咕了一句,看了一眼凌逸,嘶哑着声音道:“小子,你身上有古怪!”

  用你说?

  要没古怪我现在尸体都硬了。

  凌逸心里吐着槽,看着他道:“问你个问题,你告诉我,我就把你埋了。”

  中年男人:“……”

  这混蛋玩意儿真特么操蛋!

  不过仔细想想,埋了总比暴尸荒野被妖兽啃食强百倍。

  他看着凌逸:“我跟赵天平,是大楚学院同学。”

  凌逸沉默片刻,看着中年男人:“是他给你们提供的情报?”

  “我身上有烟,你敢不敢过来帮我掏根烟点上?”中年男人没回答,而是尽量抬头,一脸恳求的看着凌逸。

  这是个真正的烟民!

  死到临头脑子里想的都是这件事儿。

  “你也太谨慎了,他全身弱点都在命门穴上,被你一刀刺中,生机早已断绝。”脑子里清冷的声音响起。

  凌逸想到义父临死前的画面,很想拒绝。

  不过又想到一些事情,还是慢慢走到中年男人身边:“哪个口袋?”

  “左面。”中年男人道。

  凌逸伸手从他口袋里掏出一盒烟,还有个漂亮的打火机。

  看不出来,这位还是个讲究人,活得挺精致,居然用煤油打火机。

  抽出一根烟,塞进中年男人嘴巴,然后帮他点燃。

  中年男人迫不及待狠狠一口,在凌逸略震撼的眼神中,那根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少了一半!

  这才心满意足的长出一口气。

  嘴里叼着烟,有些囫囵不清的道:“你胆儿挺大。”

  “您过奖了,我胆儿真不大,胆小怕事,胸无大志。”凌逸一边说,一边当着中年男人的面儿打开手机录像功能。

  中年男人瞥了一眼,淡淡道:“没用的,你靠这个扳不倒他,一个敌国人说的话,谁会信?”

  凌逸将手机对准他,按下按键:“那是我的事儿。”

  中年男人用力抽着烟,道:“他当年去大楚留学,我俩同班,关系怎么说……应该算不错吧,但也谈不上多好,原因你也懂。”

  “很多年之后,他暗中和我们联络,想做掉沈校长,一开始我们并不相信这是真的。毕竟沈校长出身军方,又是五阶入道的大能,一旦是个圈套,我们必将损失惨重。”

  “不过他接连帮我们做了几件事,那几件事一旦公布,足以让他在秦国万劫不复,终于取得了我们的信任。”

  “随后我们的情报部门经过努力,发现他的确有足够弄死沈校长的理由,于是终于谈妥。前段时间,他突然联系我们,说机会来了……”

  “后面的事情,你应该都知道了,沈校长是你义父吧?的确是个高手!为人正直,令人尊敬!”

  中年男人说到这儿,已经把那一根烟抽光。

  凌逸面无表情的又塞进他嘴巴一根烟,点燃。

  只是手有点抖。

  “你义父死了以后,我们很快从他那里得到关于你的信息,也知道你在那场袭击中受了重伤,穴位被封,但却是个练技层面的不世出天才……他建议我们干掉你,说你这种人就算此生止步于练技,威胁也堪比一个入道!”

  凌逸喃喃道:“还真看得起我。”

  中年男人道:“也不全是因为他的建议,说实话,我们也想斩草除根,于是还是他,给我们提供了你的踪迹。”

  中年男人抽着烟,表情平静的说道:“其实就算我不说,你自己也能猜出来,不过如果不是他给我们提供种种便利条件,我们再怎么厉害,也不敢在你们大秦境内为所欲为。”

  “我猜,和你说,不一样的。”凌逸摇摇头,沉声说道。

  “我之所以今天和你说这些,一方面我与你本身无冤无仇……”

  “不,你我之间,仇深似海!”凌逸淡淡道。

  “你觉得我能伤到你义父?”中年男人苦笑道:“是老子的锅,老子认,不是老子做的,也不能硬往我身上扣吧?”

  “所有那天的参与者,包括躲在幕后的,都是我的仇人。”凌逸道。

  “你要这么说,那我认!”中年男人说着,低声道:“再来一根……怎么也得抽三根儿再死!”

  凌逸:“……”

  当第三根烟塞进他嘴里点燃之后,中年男人的神志已经开始有些模糊,但还是坚持着骂骂咧咧的诅咒赵天平。

  “我最恨的,是赵天平那王八蛋骗我!”

  “他拍胸脯跟老子保证,说你是一个废人,只剩下精湛的武技……”

  “呵呵,一个废人,一刀反杀我这个金身,我他妈认识赵天平,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!”

  “姓赵的,老子死,你也别想好过!!!”

  “咳咳……”

  中年男人说到这,情绪激动起来,近乎咆哮。

  被烟呛了一口,大口咳嗽起来,一大口一大口的鲜血顺着嘴巴喷出。

  紧接着喉咙里发出一阵阵古怪的咯咯声,一双眼瞪得老大,已然气绝。

  凌逸关掉录像,收回手机。

  站起身之后,看着已然死去的中年男人,心中却并没有多少报仇的畅快。

  他来杀自己,被自己反杀,这天经地义,纯属正当防卫。

  硬要说他是义父身死的凶手之一,也没毛病,但就像这中年人所说,以他金身境的战力,在义父面前估计一个回合都走不上,直接就会被打爆。

  什么金身不破,在入道面前如土鸡瓦狗!

  真正该死的,是大楚国师陆青鸣!是赵天平和他身后的那群人!

  自己手里这份证据,的确没什么说服力,即便把它发到网上也没什么意义,一夜之间就会消失殆尽。

  反倒会暴露自己。

 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它没用。

  总有一天,它会派上用场。

  凌逸看了一眼中年男人的尸体,答应不让他暴尸荒野,就得说到做到,不过让他挖坑,这活儿一脏二累,还是找个人帮他挖吧。

  凌逸头也没回,冲着身后大声喊了一句:“来都来了,过来帮我干点活儿。”

  --------------------

  今天周一啊,早点儿更新,来都来了,收藏了投点票再走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