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星门 第十四章 恶有恶报

小说:第九星门 作者:小刀锋利 更新时间:2020-05-26 07:31:48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7777.!无广告!

  “呵呵,兄弟……”

  “你不是我兄弟。”凌逸看着他:“你不配。”

  “年轻人,一看你就是没经受过社会毒打,学会认清现实吧!不要以为背后有人给你站台撑腰就可以为所欲为,大秦是一个法制国家……”

  青年稍微提高了一点音量,眼中露出一丝怜悯:“看在这座房子即将成为我的产业的份上,我就不跟你计较我妈因为你导致受伤的事情了。”

  “真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!”

  “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。”

  “一家子无耻之徒……”

  周围这群街坊们都有点受不了,恨不能上来打这青年几巴掌。

  青年忽然冷冷一笑,冲着四周一拱手,寒声说道:“诸位,差不多就得了,眼前这位,马上就得从这里灰溜溜滚开,而我……才是未来看着你们入土的邻居!”

  四周瞬间安静了一下,随后,叫骂声更大了。

  要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人,威胁两句可能真的就闭嘴了。

  但这群大爷大妈……他们是真不怕啊!

  有钱有闲有时间,他们怕谁呀?

  用七十多岁的老大爷话说就是——

  “老子土都埋到脸上了,会怕你这种小王八犊子?你不是会武功吗?来呀,打我?看你身后这套房子够赔不?认识两个半人了不得?住在这儿的谁还没几个认识人了?臭不要脸,滚一边去!”

  看着群情激奋的大爷大妈们,凌逸决定以后一定和他们搞好关系。

  真的,战斗力简直爆表!

  论吵架骂人,眼前这青年简直是只弱鸡,分分钟败下阵来。

  凌逸逃出手机看了看时间,感觉差不多了。

  就在这时,那边巷口方向突然走进来一群人。

  为首的是一个身材高挑,下面穿着米色筒裤脚踩高跟凉鞋,上身白色衬衫,一头波浪长发,脸上扣着一副大墨镜的都市丽人。

  苏青青这幅打扮让凌逸都忍不住愣了一下,之前要么整天一身军装,要么就是一身十分低调老土的装扮,像这样的打扮,凌逸还是第一次见。

  浑身肆无忌惮往外散发着青春时尚气息的苏青青来到近前,也没去跟凌逸打招呼,看了一眼门牌号。

  对着身后一群穿着工作服的装修工人道:“就这儿,记住,里面的所有一切,我都不要!除了框架保留之外,剩下的全都给我砸了!”

  站在一旁的顾桐有些惊讶的看着苏青青身后那群穿着工作服的“装修工人”,嘴角忍不住抽了抽。

  身为军人,他一眼就看出来,这哪里是什么装修工人,分明是一群身怀战力的士兵!

  至于那漂亮女子的身份,顾桐也瞬间猜出来了。

  苏青青,大秦军部下属情报部门的第一美女!

  不过,她怎么来了?

  瞥了一眼平静站在那的凌逸,顾桐明白了,心说这小子比我还狠!

  一群“装修工人”拎着大锤锯子等工具就要往里闯,那青年顿时不干了,冲到门口拦住众人。

  怒气冲冲道:“你们是谁?怎么擅闯民宅?光天化日的你们想干嘛?城卫军和监察院的领导可都在这儿……”

  啪!

  一名“装修工人”抬手就是一巴掌,狠狠抽在同样有着一阶练技水准的青年脸上。

  青年完全没反应过来,就被人家一巴掌糊在脸上。

  这一记耳光又脆又响,直接将青年抽得往一旁趔趄好几步。

  “滚一边去!”

  这位打完人直接闯进院子里,身边一群人也跟着呼啦啦冲进去。

  那个身上带着几分威严的监察院小领导大声呵斥道:“你们想干什么?目无王法吗?”

  苏青青看了他一眼:“你是谁?”

  那中年男人看着苏青青:“我是春城监察院……”

  “这没你事儿。”

  苏青青说着,把头转向一旁,看着那些同样愣住的老街坊,展颜一笑:“各位叔叔阿姨还记得我吗?我当年还在这住过呢。”

  人群中一个大妈突然一拍脑门,有些激动的道:“哎呀,你是当年沈先生收养的那个小姑娘,那会儿你就出落得很漂亮,亭亭玉立的,我还开玩笑要你做我儿媳妇呢,哎呦呦,不得了,现在更漂亮了,都不敢认了!”

  苏青青略带羞涩的摘下眼镜,露出一双漂亮的眸子,看着那个大妈:“那您儿子结婚了吗?”

  大妈一脸遗憾,酸溜溜地道:“去年就结了……”

  人群顿时传来一阵哄笑。

  说得好像你儿子不结婚就有机会似的……

  被抽了一巴掌的青年这会儿终于回过神来,感情这位也是那个沈校长收养的?

  那么大一个人物吃饱了没事干吗?

  没事儿收养那么多孩子做什么?

  再一想……不对呀!

  他冲着苏青青怒吼道:“你算什么人?凭什么上我家……”

  苏青青身上瞬间爆发出一股冰冷气息,气场全开的走向这青年。

  其实按照真正的战力,苏青青应该不是这青年对手。

  但面对苏青青,刚被人抽了一巴掌,半边脸红肿的青年却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。

  “你,你要干什么?”

  苏青青冷冷看着他:“我可没有我弟那么好脾气,你这个垃圾,现在,立刻,马上……带着你家那些令人作呕的破烂给我从这滚出去!”

  刚刚被无视掉的监察院小领导又凑上来,冷冷看着苏青青道:“这位女士,我不得不警告你……”

  “我是不是说过,这没你事?”苏青青看着中年男人,一张脸冷艳至极,呵斥道:“帮凶当的很开心是吧?不想找你麻烦是因为你这种人跟他一样……”

  用手指了指面颊红肿的青年:“连名字都不配拥有!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中年小领导愣住,面色迅速转红,眼里泛起羞怒。

  “这位女士,我们已将这里查封……”那边来自春城支行的副行长忍不住站出来。

  “你又是谁?”苏青青看向他。

  “我是……”

  “算了,我没兴趣知道你是谁,我只问一句,凭什么查封我名下房产?”

  苏青青看着他,又看向那个监察院的小领导,一脸冷漠问道:“我做什么违法的事情了?你们有什么资格查封我的房子?”

  几个人顿时呆住。

  你的?

  这时候院子里一阵鸡飞狗跳,首先是青年的妻子被人赶出来,然后是那个熊孩子被扔了出来……

  吸取上次教训,这次青年没让老婆孩子出来,结果一群人进去的时候,那个熊孩子又不知死活的跟人家起了冲突。

  那群人虽然不至于把一个熊孩子怎么样,但也没什么好脸色,拎着衣领就给丢出来。

  接着里面各种各样的东西,纷纷被人从里面搬出来,丢在大门口。

  绝不是轻拿轻放,都是直接扔出来的!

  叮叮当当的砸墙声,瞬间响起!

  整个过程,快到令人窒息!

  那青年一家三口彻底傻眼了,监察院和春城支行那群人也都呆若木鸡。

  这特么是装修队伍?

  这是拆迁队吧?

  那青年还想说什么,来自监察院和春城支行那些人却已经意识到不对劲儿了。

  没有选择继续跟苏青青硬刚,而是一个个跑到角落里打起电话来。

  苏青青这才来到凌逸面前,有些心疼的看着他,轻声问道:“出气了没?”

  凌逸脑海中那道沉默许久的清冷声音突然传来:“这姑娘英姿飒爽快意恩仇!我喜欢!”

  凌逸无视,看着苏青青道:“连名字都不配拥有的人,犯不着跟他们动气,但挺痛快的。”

  苏青青道:“人渣就要有人渣的对待方式,这件事儿还没完呢,非法强占我们家这么多年,他们必须付出代价!”

  凌逸点点头,这次他也没打算放过那青年一家。

  已经给过他们机会,但却变本加厉,如果道歉有用,还要顾桐他们做什么?对了,顾桐呢?

  转身找了找,发现顾桐正跟一群下属饶有兴致的吃瓜看热闹。

  “青青,来,给你介绍个人,顾桐……我师兄,这些天很照顾我,我在春城这边,多亏了他帮忙。”

  苏青青点点头:“那要好好谢谢人家。”

  跟凌逸来到顾桐面前,苏青青仔细看了看顾桐,忍不住问道:“您跟顾梧……”

  顾桐笑笑:“那是我哥。”

  凌逸看了一眼苏青青,苏青青道:“我同事,很厉害的一人,以后有机会介绍给你认识。”

  这时候,越来越多东西被扔出来。

  青年一家三口彻底不知所措,因为他们的外援——监察院、银行来的那些人,在各自打了几个电话之后,竟然一不发的走了!

  走的那叫一个安详……错了,是那叫一个突然!

  毫无征兆,一个个打完电话之后,脸上表情都很精彩,毫不犹豫从这儿离开。

  像是多呆一分钟,都会被人给吃了一样。

  青年的妻子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,熊孩子也跟着哭,嘴里还骂骂咧咧。

  那青年急得团团转,盯着一群街坊邻居的鄙夷眼光,拿出手机接连打了几个电话,但无一例外,没有一个人接听!

  一个大妈呵呵冷笑起来:“该!”

  七十多岁的老大爷:“报应!”

  “活该!”

  “不要脸的玩意儿,还不赶紧滚!”

  “人家没追究你们过失,给了你们机会,反倒拼了命的恩将仇报!等着吃牢饭去吧!”

  “这样的赶紧抓起来判他几十年!”

  “一家子都没好东西,看那小崽子长大,活脱脱又是一个无耻的东西!”

  面对这群街坊邻居们的痛骂,青年突然想到什么,来到凌逸面前,扑通一声跪在那放声大哭道:“对不起,我错了,我不该猪油蒙了心,求您大人不记小人过,放过我们吧……”

  凌逸看了顾桐一眼,顾桐摆摆手,几个手下直接上来将青年按住。

  苏青青开口说道:“今天损坏了你家多少财物,放心,我会找人公正,按价赔偿,一分都不会少你们。但是,你们这些年强占我家,造成多少损失,又应该承担怎样责任,也一点都别想逃掉!”

  青年跟妻子老婆失魂落魄的被带走,依然在医院住着,试图讹诈凌逸一大笔的老妇女以及照顾她的丈夫,同样也逃不掉。

  就像苏青青说的那样,该是谁的责任,一点都别想逃!

  随着更多垃圾被清理出来,巷子尽头开始有车进来,将这些被扔出来的东西不断运走。

  苏青青冲着那些大爷大妈一脸歉意的道:“对不起啦诸位叔叔阿姨大爷大妈,我们家又要重新装修,可能会打扰你们一些日子,在这里先给大家道个歉,请多担待……”

  “哎呀,正常啦!”

  “我们高兴着呢,那一家子终于滚蛋了!”

  “都想买几挂鞭庆祝一下!”

  “我们不怕打扰,我们喜欢沈先生的家人回来住!”

  ……

  拉着窗帘的屋子里,一个男人正在打着电话。

  语气卑微,态度谦恭。

  “对不起,是我疏忽了,没想到他们反应那么快,反摆了我们一道。”

  “是,是,的确是我的错……”

  “好的,我知道了,我会盯着他,城卫军那边……嗯嗯我知道了,我不会主动去招惹的。”

  “那个女人也不能惹?明白了……”

  挂断电话,男人忍不住骂骂咧咧:“他妈的,这个不能招,那个也不能惹,还特么要我盯紧了,合着就我好欺负?”

  ----------------

  今天三更超万字,求收藏推荐票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