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星门 第二十四章 这就是你当年留下的洞府?

小说:第九星门 作者:小刀锋利 更新时间:2020-05-30 17:27:54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bbb]s.bb.!无广告!

  飞机降落之后,凌逸婉拒了秦玖月送他的建议,顺着通道快步离去。

  秦玖月笑吟吟看着凌逸的背影喊道:“回头约哦!”

  凌逸头也不回的摆摆手。

  两人约定,过几天秦玖月参加拍卖会的时候会带上他一起。

  那是一场内部邀请制的拍卖会,没有得到邀请,只能由受邀者带着一同进入。

  也不知道秦玖月原本有没有要带着进去的人,反正凌逸只提了一嘴想开开眼界,她就毫不犹豫答应下来。

  来到出口,苏青青已在这里等候多时,见面之后,苏青青露出开心笑容。

  两人都很好的隐藏着义父离世带来的伤感跟仇恨。

  路上,苏青青问道:“先回家还是先去吃点东西?”

  凌逸道:“先回家吧,凌芸最近情绪怎么样?”

  “看起来还好,照常上学,但有时候晚上会一个人偷偷躲在房间里哭,小妹也长大了,很多事情开始埋在心里了,”苏青青叹了口气,“关键也太突然,都接受不了。”

  凌逸点点头。

  车里一时间变得有些沉默。

  半晌,苏青青说道:“赵天平这次栽了个跟头,最近这段时间低调了很多,但也不能掉以轻心,这种人隐藏起来比光明正大找茬更可怕。”

  凌逸点点头:“放心吧,过几天毕业典礼,他们不找茬,我不会轻举妄动。”

  苏青青露出笑容:“那就好,我发现你比之前更稳了。”

  凌逸看她一眼:“之前我也不是喜欢没事找事的人。”

  苏青青道:“那不一样。”

  哪里不一样她没说,但看得出,苏青青对凌逸目前的状态还是挺开心的。

  “对了青青,我封印解开了。”

  趁着等红灯,凌逸看着苏青青说道。

  苏青青先是愣了一下,眼中露出不敢相信的惊喜之色:“真的?”

  凌逸点点头:“嗯,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自己就恢复了。”

  苏青青根本没有问为什么的想法,一双灵动漂亮的眸子里满是开心之色,继而,眼圈有些微红。

  “太好了!太好了!真是太好了!”

  红灯变绿,苏青青毫无反应。

  “开车呀!”凌逸无奈的提醒中,后面已经响起了不满的喇叭声。

  苏青青傻乐着发动了车子。

  “以后就不能在你开车的时候跟你说事儿。”凌逸道。

  “真是太好了……”

  “姐,看见前面内骑自行车的没?”

  “啊?”

  “去撞死他!”

  “不行呀!”

  “知道不行你还不好好开车?”

  “太好了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

  苏青青傻笑一路,凌逸差点怀疑她是不是变成傻子了。

  还好,到家之后总算恢复正常了,但还是时不时傻笑一下,跟捡了钱似的。

  这会儿凌芸还没放学,两人就在客厅里闲聊着。

  这是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,大概一百五十多平方,在寸土寸金的京城四环拥有这样一套房子是很多年轻人的梦想。

  虽然苏青青工资很高,但按照她的收入,想要在这地方买房也没那么容易。

  这套房子还是苏青青工作之后,义父帮她交的首付。

  要不说老头儿清廉,当时给苏青青出首付的时候直接就掏空了他全部积蓄。

  就这,还是凌逸瞒着苏青青偷偷跑出去卖了一块二阶妖兽晶核,把卖来的几十万都给了义父才好容易凑够。

  这事儿不敢让苏青青知道,她从不允许凌逸卖掉任何一块妖兽晶核。

  苏青青之所以选择三室的房子,当时想的就是一人一间,不过之前凌逸始终住宗武那边的别墅,很少过来这边。

  苏青青知道凌逸的习惯,住酒店都得自己带床单被罩的主儿,所以这次一回来,她直接就把他接回了家。

  对她来说,这栋房子至少有一半是属于凌逸的,剩下那一半,才是她和小妹的。

  下午凌芸放学回来,看见凌逸,顿时一脸惊喜。

  之前兄妹两人还从来没分开过这么久,见面之后,顿时叽叽喳喳跟凌逸说起最近的一些趣事。

  趁凌芸没注意,凌逸跟苏青青对了个眼神,小妹真的长大了!

  都知道小心翼翼避开敏感话题不谈,也学会把悲伤隐藏起来了。

  “哥,姐,我有个想法,国内的高考,我不打算参加了,我打算直接报考大楚学院的海外招生考试,我要去大楚!”

  几人聊了一会儿之后,凌芸忽然语出惊人的道。

  “直接去大楚?”凌逸微微皱眉。

  “对,趁着现在局势还算平稳,去学点他们的先进知识回来。”凌芸精致的脸蛋上露出一抹自信的笑容:“我想学一些有用的东西,以后可以帮到哥哥。没办法,全世界最好的学校在大楚,所以我只能去那边。”

  凌逸沉吟着,虽然妹妹的态度看起来似乎已经做出了决定,但他却想说服妹妹不去大楚。

  苏青青也不同意,她看着凌芸:“你知不知道,咱爸就是因为遇到了陆青鸣才……”

  凌芸点点头,轻声道:“我知道,但那又能怎样?他堂堂入道高手,难道还能跑来针对我一个小姑娘?而且我问过罗雪姐姐,她说大楚学院的安保系统很强大,只要不离开学院,基本不会出事。”

  凌逸心里有点无奈,刚觉得她长大了,其实还是个天真小姑娘。

  凌芸甜甜一笑:“好啦哥,青姐,不用为我担心,我已经长大了,清楚自己面对的是什么。”

  凌逸深吸一口气,轻叹一声道:“就在前些天,陆青鸣的手下,一个四阶金身高手跑去春城暗杀我?”

  “四阶金身?”凌芸被吓了一跳,小脸瞬间变得有些苍白,看着凌逸,“那哥你……”

  凌逸摇摇头:“我没事儿,这不好好的出现在你面前吗?”

  说话间,感觉到旁边一道幽幽目光注视着他。

  凌逸有些无奈的道:“不是想要故意瞒着你,之前也没太好的机会说这件事。”

  苏青青想了想,勉强接受了凌逸的解释,前几天回去那趟的确很匆忙,确实没什么太好机会说这件事。

  而且,正常情况下,凌逸肯定不可能是一个金身高手的对手。

  既然能在一个金身的袭击下安然无恙,就说明这里面一定有问题。

  再一想凌逸的实力也神奇的恢复了,怕是跟这件事也有直接关系!

  这么一想,在军部情报处工作的苏青青顿时明白,这件事凌逸不说,一定有他的道理。

  当下将话题转移开,看着凌芸道:“按照目前的国际形势,你去大楚的确没什么,但因为陆青鸣的存在,我们都希望你能慎重考虑一下再做决定。”

  “你要明白,敌人绝不会因为你是一个女孩子而生出任何怜悯跟同情之心,你也千万不要高估那些大人物们的道德底线跟节操。”

  “这次你哥的遭遇,难道还不够让你看明白一些事情吗?”

  “其实,你想学的那些,京大都可以让你学到,即便跟大楚学院比起来还是有差距,但那点差距,在我们看来,远没有你的生命重要。”

  凌芸听了之后,沉默一会儿,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,有些难过的道:“爸爸死后,我总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,一夜之间成长起来了,没想到我还是我,还是当年那个小累赘……”

  说着眼圈红了起来。

  苏青青拉起她的手:“说的什么傻话?哪个敢当你是累赘?咱们三个从小相依为命,生命早已交织在一起,你的命就是我俩的命,反过来也是一样。其实我们都不希望你被爸的仇影响到,我们更希望你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去生活。”

  自己的想法?

  不可能了!

  她最想进的还是宗武学院呢!

  如今还怎么去宗武?

  凌芸露出一个乖巧的笑容,点点头:“放心吧姐,我会努力的!”

  心中却充满遗憾,看来大楚学院是去不成了,就连哥哥和青姐都不清楚,她最想学的其实是锻造学!

  这个学科,全大陆只有大楚学院最厉害。

  大秦内部,也就只有宗武才有这种相对冷门而且学起来枯燥困难的学科。

  她想在未来帮哥哥打造这世上最厉害的铠甲!

  再遇到强大的对手,可以挡住所有恶毒的攻击。

  对自己的亲妹妹,凌逸还是很了解的,虽然不知道她想学锻造这种冷门学科,但却知道她想进入宗武!

  他想了想,说道:“其实,宗武还是可以去的。”

  “啊?”苏青青跟凌芸异口同声发出一声惊呼,然后齐齐转过脸,惊讶的看着凌逸,眼里都充满费解。

  凌逸一脸平静的淡淡说道:“距离小妹高考还有一年,只要在一年之内,干掉赵天平,把他那些走狗一块儿连根拔起,这件事也就解决了。”

  苏青青忍不住苦笑起来:“你说得轻巧,干掉赵天平,好像比去大楚学院平安读书难多了。”

  凌逸说道:“反正还有一年时间,说不定就有转机了。”

  凌芸在一旁小声道:“要能这样,那自然是最好……”

  毕竟宗武才是她最想去的地方!

  第二天一早,苏青青要上班,顺带送凌芸去上学,家里只剩下凌逸一人。

  他简单收拾一下,随即出门离开。

  只不过从苏青青公寓里走出来的凌逸,就算身边最亲近的人也都未必能认得出。

  原本一百八十五公分的身高变成了一百七十八公分左右,原本一张年轻英俊的脸也变得平平无奇,看上去得四十多。

  一身户外打扮,手里拎个大大的渔具包。

  整个人还稍显驼背,看上去就是一个上有老下有小,快要被生活压垮,平日里生活很卑微,利用一点休息时间一个人出去钓鱼,试图得到片刻喘息的中年大叔。

  凌逸走出小区之后,直接在门口打了辆车,报上地名,司机开价五百。

  因为那地方,即便全程走高速也需要跑一个多小时。

  凌逸也没还价,并留下了司机的电话,说到时候还要他来接,会提前打电话约。

  司机自然很开心,这种活干起来比较轻松,钱赚得更舒服。

  凌逸走后很久,苏青青对面楼的一个房间里,两个始终盯着苏青青那栋楼出口的人才多少有些回过神来。

  其中一个问道:“之前拎着渔具出去那人你见过没?”

  另一个摇摇头:“没见过……”

  “你不觉得那人挺可疑的吗?”

  “可疑?出去钓鱼有什么可疑的?”

  “住在这里的人出去钓鱼,会没有自己的车?”

  “京城这么堵,不开车不正常吗?”

  “你说得好像也有些道理的样子……”

  于是,这两人继续苦苦守在这里监视着。

  而此时的凌逸,已经快要到达此行目的地——净云水库。

  妖女说她当年在大秦留下的洞府就在那地方。

  两个多次不欢而散的灵魂最终还是就利益分配达成了一致——

  属于妖女功劳的,五五分;属于凌逸功劳的,二八分。

  妖女二,凌逸八。

  妖女对这结果是不开心的,凌逸也觉得委屈。

  人家的系统都是想方设法培养宿主,帮助宿主成长,不求回报,任劳任怨,跟个劳模似的。

  自己身上这货倒好,小里小气,斤斤计较,寸步不让,拼了命想要从宿主身上捞好处!

  为了多争取一点利益,妖女几乎招数用尽。

  撒泼耍赖威胁撒娇,只要能多争取一分,爷爷爸爸张口就来。

  曾经那份高傲冷艳不过是伪装罢了。

  在跟凌逸的较量过程中,节操早就碎了一地,放大镜都找不全,人设也崩得不能再崩……

  毛线来头很大……骗鬼呢吧?

  肯定不是什么正经路数出身。

  下了出租车,沿着水库岸边走了好一会儿,终于找到合适钓点的凌逸把渔具安置好,遮阳伞架好,鱼食准备好,然后空钩往水里一扔,这才背着手溜溜达达离开,一会儿功夫,人就消失在密林深处。

  就算有人来到这儿,也会误认为钓鱼人暂时不在。

  其实也不会有什么人来这里钓鱼。

  净云水库周围是一片方圆数百里的巨大原始森林,寻常人几乎不敢轻易来这儿垂钓。

  即便京城四周驻扎着强大的军队,也改变不了这里经常会有妖兽出没的事实。

  为了钓几条鱼,冒着生命危险,也犯不上啊。

  凌逸倒是不怕,这地方能出现的最强妖兽也不会超过三阶。

  这些年他没少往这里面钻,对这里的地形熟得很。

  在密林中穿行了一个多小时之后,终于来到一片开阔的地方,前方是一座大山。

  妖女在脑子里说道:“就这就这儿,我已经感受到当年留下法阵的气息了!”

  凌逸也有些兴奋起来,随后开始登山,来到半山腰处,妖女叫停。

  “好了,就这儿,现在教你一段口诀……”

  说着巴拉巴拉,在脑海中教了凌逸一段如同咒语的口诀,凌逸默默学了几遍,随后轻声念诵——

  下一刻,眼前景色瞬间一变!

  一股磅礴灵气扑面而来!

  然后,不远处的前方,云雾缭绕中,一座巨大山门映入眼中。

  山门最上方是一块散发沧桑古意的巨大石匾,用一种古老字体写着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——天门宗!

  “这就是你当年留下的洞府?”凌逸真的被震撼到了。

  这感觉就像是进入了一个完全不同的空间!

  “哎呀?”

  凌逸脑子里也传来一声惊呼:“怎么变成这样了?”

  凌逸:?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