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星门 第二十九章 全靠嘴炮

小说:第九星门 作者:小刀锋利 更新时间:2020-05-31 17:17:0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bbb]s.bb.!无广告!

  一群天门宗人惊疑不定的看着凌逸,即便掌门连子清也有点被震慑到。

  哪怕刚刚凌逸出手打爆那两人,都不会产生这种效果。

  因为至少大家都能看懂。

  可凌逸刚刚不过结了一个手印而已,两个金身高手就直接狼狈不堪摔在地上了!

  这已经超出了大家的认知!

  即便是入道者,也没有这两下子啊!

  所以尽管凌逸身上散发出的波动在这群人眼中十分可笑,但在此刻却是没有一个人敢轻视他们。

  “你是什么人?”那名看上去还很年轻的女长老看着凌逸问道。

  声音听上去还算柔和。

  但凌逸心里清楚,如果不是刚刚妖女露的这一手,对方绝不是这种态度。

  脑海中,妖女道:“你自由发挥。”

  凌逸冷冷看着这群人:“你们又是什么人?我回我家,你们堵在我家门口做什么?”

  低沉的声音配上冷冽的目光,让天门宗这边一群人莫名生出一阵心虚来。

  “你家?”那名女长老一脸惊讶,忍不住有些好笑的说道:“你是在开玩笑吗?”

  凌逸面无表情看着她:“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吗?”

  那女长老脸上笑容僵住,硬着头皮道:“你身后的洞府……是你祖上留给你的?”

  凌逸没回答,只给了对方一个轻蔑的眼神。

  什么祖上,我是她爷爷!

  “数千年光阴飞逝而过,再回首已是沧海桑田。”凌逸声音低沉的道:“今日归家,却不想看见此地已被你们所占。是有心还是无意,已经不重要,我只想回家看看,所以发现进入之地是你们山门,我回避了你们。”

  他抬起头,目光落到连子清等人身上,淡淡道:“绕开你们,只是不想与你们相见,不代表怕了你们。但你们现在弄出来这副阵仗又是什么意思?难不成想要抓我拷问一番?还是想看看我身上有没有从这里面带出来的宝贝?”

  被他说中心事,很多人都情不自禁避开他的目光。

  但连子清却面不改色,看着凌逸,缓缓说道:“你说这是你家,你有什么证据?我们天门宗,已在此开宗立派超过千年,从未曾见过有人过来……”

  “你是这里的掌门?”凌逸瞥了连子清一眼,打断他的话。

  连子清点点头:“不错,我名连子清,是这天门宗第十三代掌门……”

  “后生晚辈。”凌逸面色平静的再次打断,淡淡道:“现在你看见了,我来了。而且以后我还会来!我不会因为你们占了这里,而生出赶走你们的心思,但这片福地也并非你天门宗独有。我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。你有意见?”

  连子清眼皮子狂跳两下,说道:“朋友,你连五十岁都不到吧?叫我后生晚辈,是不是有点太托大了?”

  凌逸有些不耐烦的看着他:“纠缠这些细枝末节做什么?你明说,想干什么?”

  连子清:“……”

  我想摸清你路数!

  我不相信你是这座洞府主人的后人!

  如果不是刚刚两名金身莫名其妙摔在地上,连子清才不会跟凌逸废话。

  想要摸摸底,结果说了半天,什么都没探听出来不说,还被对方数次打断他说话。

  这对连子清来说,是难以接受的一件事。

  他想亲自动手试试!

  这中年人明摆着境界不咋地,若是我瞬间出手,说不定就能制住他!

  心里想着,连子清几乎下一刻就动手了!

  但就在他动手一瞬间,突然间看见对面中年人再次结出一个手印……

  不好!

  连子清心中大叫一声。

  接着,像是有一柄重锤狠狠敲击在他胸膛。

  连子清这五阶入道巅峰的高手就像是一发炮弹,直接向后抛飞出去。

  半空中就喷出一口鲜血。

  整个人直接被打飞出数百米远,落在地上,弯着腰,又接连喷出两口鲜血。

  再抬起头时,已是满眼惊恐,面色苍白。

  “我不杀人,你们是不是当我好欺负?”

  凌逸眸光冰冷环顾四周,竟无一人敢于他对视。

  “是不是觉得我一身境界看上去不过二三阶,在尔等眼中,宛若蝼蚁一般?”

  凌逸声音愈发低沉起来——

  “一群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东西,真要我动手杀人吗?”

  就在这时,风不变陪着笑脸,主动站出来:“朋友,莫动怒,还请息怒。”

  凌逸冷冷看着他:“你想说什么?”

  “误会,都是一场误会,”风不变脸上笑容不变,看着凌逸,“您看,这洞府千年无人开启,我们天门宗既然占了这里,自然会在所难免的把它当成是我们的……毕竟之前一直是无主之物嘛,您应该也能理解。”

  凌逸鼻孔哼了一声。

  “所以呢,大家一时有些难以接受这洞府是有主人的现实,也在情理之中,您说是吧?”

  凌逸看着他:“是不是一件不属于你们的东西,在你们眼皮子底下时间久了,它就应该是你们的?”

  “不是不是,当然不是这样,都是误会,您息怒。”风不变笑着说道。

  “看看你们的所作所为,也不是什么名门正派。”凌逸一脸淡漠的看着风不变,又看了一眼那边的连子清:“就这样的德行,还掌门呢……也真不知道你们宗门选拔人才的标准是什么,是不是谁拳头大,谁更坏,谁就能当上掌门!”

  风不变心中狂喜,这简直是意外收获,但脸上却露出几分苦笑,道:“这是我们宗门的内部事情……”

  “我也没兴趣干预,”凌逸看了他一眼,“你们还有事儿吗?”

  “先生既然说以后还要常来,那……咱们能不能认识一下?免得以后再大水冲了龙王庙?”风不变依然一脸笑容,小心翼翼的样子。

  凌逸脑海中的妖女道:“别接他茬,给你口诀,赶紧离开这里,再来一次我可能就撑不住了。”

  靠,不早说!

  凌逸看着风不变摇摇头:“不必了,我对你们没兴趣。最后送你们一句忠告,这地方的灵石矿脉,你们挖就挖了,但不该打的主意,最好还是不要打。”

  说完之后,凌逸默念妖女刚刚传给他的口诀,身形瞬间消失在这里。

  整个过程,被一群天门宗的人看在眼里,所有人眼中都露出强烈的震撼之色。

  听说他凭空出现,和亲眼看见他凭空消失,这完就是两回事。

  这种手段,他们在过去从未曾见过。

  就连风不变都忍不住目光闪烁,他这个入道者,都没有这本事!

  能施展出这种手段的人,要么是超越入道的大能,要么……就是法阵大师!

  可这地方,哪有什么法阵的痕迹?

  所以……难道对方真的是深藏不露那种世外大能?

  但不管怎样,今天都算帮了他一个大忙!

  风不变看向远方面色愈发苍白的连子清,顿时一脸关切的快步过去。

  “掌门,掌门您没事吧?伤势严重不严重?都愣着干什么,赶紧把掌门抬回去啊!”

  连子清看着冲过来的风不变,伸手摸了摸嘴角,然后直起腰来,一脸淡定的道:“抬什么抬,我什么事情都没有。”

  说着,看了一眼聚过来这群人,最后目光落在那女长老身上,道:“对方的攻击方式有古怪,那绝不是他自己的能力,所以,落英长老,你立即带两个人,先去大秦京城查一下,看能不能查到这人的消息。如果一时半会查不到,也不用急,慢慢查。如果查到了,不要打草惊蛇,立即通知我。”

  “是,掌门,我这就去。”女长老点点头答应道。

  风不变看着连子清:“掌门,您……真没事?”

  连子清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:“当然没事,我刚刚只是不想跟对方激化矛盾,怕伤害到你们!我能有什么事儿?区区一道攻击,那血都是我自己逼出来的!好了,我再去查查祖上留下的典籍,找找线索,你们都各自散去吧!”

  说罢转身拂袖而去。

  风不变站在那里,目视着连子清离去的沉稳步伐,然后摇摇头,叹息一声:“唉,咱们掌门就是太要强……”

  “是啊,明明受伤了。”

  “一看就是硬撑着的……”

  几个没走的长老站在风不变身边,同样一脸感慨。

  然后几人相互对视一眼,都从彼此眼中看见那一丝笑意。

  当凌逸赶回到钓点那里的时候,天色已经彻底黑下来。

  看一眼手机,上面有很多条信息。

  有何勤、罗雪他们发过来的,也有苏青青发来的。

  何勤和罗雪他们是想找他聚会,苏青青却是在问他什么时候回家。

  上午出发的时候,他给苏青青发过一条消息,说自己出趟门,也没说做什么。

  凌逸收拾好这些钓具之后,想了想,将鱼护里面的鱼又都放了回去,然后将鱼护放回到渔具包里。

  又从包里翻出一套崭新的黑色运动服,迅速换上,将换下的衣服同样塞进渔具包。

  找了一块大石头,绑在渔具包上,用力的往里一扔——

  渔具包和下面那块大石头划出一道弧线,扑通一声,沉入水中。

  凌逸又从运动服口袋里掏出一小瓶卸妆液……然后蹲在岸边开始洗脸。

  最后将这地方所有的痕迹抹除掉,将没用完的卸妆液装进口袋,给苏青青发了条消息,然后身形一闪,消失在茫茫夜色中。

  不知兜了多少个圈子,等他进入京城的时候,已经快要半夜。

  苏青青副武装,开着一辆未悬挂号牌的新车,将路边的凌逸接走。

  到家之后,已经过了半夜。

  凌芸都早就睡了。

  吃饭的时候,苏青青坐在一旁看着凌逸的脸,又看看他身上这套崭新的衣服,忍不住问道:“你到底出去干啥了?”

  “青青,你接触的信息比较多,你有没有听说过咱们京城附近,有什么隐藏的宗门、门派之类?”凌逸没直接回答,而是反问了一句。

  苏青青想了想道:“隐藏起来的?你指的是……灵气涌入之前就已经存在的修行门派?”

  凌逸点点头:“对,就这种。”

  苏青青道:“京城附近倒是没听说过,不过秦国其他地方,我倒是在资料中看见过。但那些宗门都特别封闭,几乎从来不跟咱们接触的。”

  凌逸若有所思的点点头:“行,那没事了。”

  “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。”苏青青有些不满的看着凌逸。

  “我今天就见到了一个这样的宗门,还差点栽在那,不过这件事儿,你也别问了,和我实力突然恢复有关。但我没法跟你细说。”凌逸一脸坦诚的看着苏青青。

  苏青青点点头:“那我不问了,但你千万要小心。别这边的麻烦还一堆,那边又招惹到新的敌人。”

  凌逸想起当时天门宗那群人的反应,笑着说道:“好像已经招惹了,不过放心吧,和你想的不太一样。”

  苏青青只能略带几分无奈的点点头。

  吃过饭,回到房间之后,凌逸拿出手机给何勤和罗雪这些人回信息,告诉他们自己这几天有点忙,聚会的话,就放在毕业典礼那天结束之后好了。

  其实除了暂时没有参军的罗雪之外,其他人也都没有什么空余时间。

  现在算下来,整个冠军班也就只剩下凌逸跟罗雪没有进入参军。

  剩下的人,不是去了各大军团,就是进了军部。

  这也是为什么何勤和罗雪想要张罗大家好好聚一次的原因。

  很可能这次聚会之后,下次再想聚,就不知何年何月了。

  不过凌逸也的确是有自己的事情要做。

  秦玖月那边已经发过来消息,确定了参加拍卖会的具体日期。

  就在明天晚上。

  按照妖女的说法,他这次或许有机会,在拍卖会上捡捡漏?

  但这种事情,结果没出来之前,一切都是未知的。

  听说凌逸要参加拍卖会,苏青青第二天一早送完凌芸上学之后就折返回来,开着她那辆低调的银灰色小轿车,带着凌逸来到商场。

  “参加拍卖会,总不能穿着太随便了,我给你买两套像样点的衣服……”苏青青一边说着,一边有些好奇道:“不过好端端的,怎么要去参加拍卖会了?”

  其实苏青青更想问的是,拍卖会……那都是有钱人玩的,你去干嘛?

  换个人她肯定就这么问了,不过是凌逸,她没舍得。

  “有个朋友要带我见见世面。”凌逸笑道。

  “男的女的?”苏青青问道。

  “秦玖月,听过吗?”凌逸说道。

  “那个为了对抗家里随便找个男人签约结婚的秦玖月?”苏青青瞪大眼睛:“你怎么跟她扯一块去了?”

  -------------

  大章节,求票,有虫的话大家帮着捉下,感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