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辰秦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第2章

小说:杨辰秦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作者:不败战神 更新时间:2020-07-19 01:25:25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bbb]s.bb.!无广告!

  第2章

  这时候,一辆挂着江a88888牌照的黑色劳斯莱斯,缓缓停在了机场门口。

  一名身穿黑色西装的中年人,立马上前,恭敬的打开车门。

  这一幕如果被江州上流人士看到,一定会惊掉下巴,因为这中年人是江州市首富苏成武,但此刻,却要为别人开车门。

  接着就看到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,走了下来,一身藏青色唐装,手中拄着一根精致的拐杖,在拐杖顶端,镶嵌着一颗鸡蛋大小的蓝宝石,看似苍老无力,但身躯却十分笔挺,浑身一股威严的气势。

  “小少爷,应该要出来了吧?”

  老者忽然开口,双目炯炯的盯着机场出口。

  就在这时,忽然两道笔挺的身躯,一前一后,相继出现。

  老者目光始终盯着走在前方的那道年轻身影,在苏成武的惊讶中,老者快步走了过去,躬身、低头,动作一气呵成,恭敬道:“燕都宇文家族,管家韩天成,接小少爷回燕都,执掌宇文家族。”

  听到老者自报家门,杨辰终于知道这老者是什么人。

  只是,听到‘宇文家族’这几个字,原本重回故土的喜悦之情,瞬间被冲淡,一股怒意,不由冲上眉头。

  杨辰轻蔑的看了眼韩天成:“还真是讽刺,十年前,我和母亲,被逐出家族,并被威胁,此生不得踏入燕都一步,只因,我为私生子,没资格占有宇文家族的一切,现在却要让我去执掌宇文家族?”

  “十八年前,年仅九岁的我,在倾盆大雨中,和母亲一起跪在宇文家族的门口一夜,你们可曾有人动过一丝恻隐之心?”

  “五年前,我母亲身患重疾,走投无路之下,我求宇文家族出面救治,你们又是如何做的?”

  “如今知我从北境荣耀而归,手握重权,就想让我执掌宇文家族?”

  “滚回去告诉那个人,对我而,宇文家族,又算得了什么?如果再敢来招惹我,就别怪我亲自走一趟燕都。”

  这番话,压在他的心中已经很多年了,五年戎马生涯的历练,早已让他心如止水,绝不会有如此巨大的情绪波动,但此刻,压抑许久的回忆,竟让这个铁骨铮铮的八尺男儿,双目通红。

  韩天成长长地叹了口气,似乎早已经料到这一幕,开口道:“雁辰集团近日要落户江州,这是你母亲还在燕都的时候,用你和她的名字命名,凭借一己之力,打拼出来的产业,如今你母亲已逝,那雁辰集团,理应交还与你。”

  杨辰冷冷地一笑,纠正道:“不是宇文家族还我,雁辰集团本就属于我母亲,只是,曾经被你们无情的夺走。”

  话音落下,杨辰直接迈步离去。

  “宇文家族,的确对不起你们!”

 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,韩天成一脸哀伤,随即对身边的苏成武吩咐道:“小苏,从今日起,你要想尽一切办法,尽你所能去帮助小少爷。”

  闻,苏成武一脸恭敬:“韩老,没有您,就没有我苏成武的今天,您尽管放心,我一定会全心全意的去辅佐小少爷。”

  韩天成忽然又说:“对了,小少爷五年前就已经结婚,如今既然小少爷已经归来,你便代表宇文家族,去秦家表示表示。”

  “是!”

  ......

  一辆出租车,疾驰而行,坐在后排的杨辰,思绪也回到了过去。

  当年那个倾盆大雨之夜的一跪,就已经彻底关闭了他对宇文家族的心,五年前,他的母亲因为重患而彻底倒了下去,而那时候杨辰刚刚毕业,身无分文,又恰逢被陷害,与秦惜产生纠葛。

  秦家为了名声,让杨辰入赘,为了给母亲治病,他答应入赘,向秦家要了五十万,可不等他带这笔钱到医院,母亲已经不治而亡,甚至就连最后一面,都没有见着。

  母亲死后,杨辰按照约定,入赘秦家,只是他自认配不上喜欢许久的秦惜,刚结婚不久,便入伍离开。

  这一别,就是五年!

  一处老旧的院落门口,停着一辆崭新的迈巴赫。

  杨辰看了眼价值不菲的豪车,轻轻一笑:“看来,秦惜一家,要比五年前,更受秦家重视,岳父都开上三四百万的豪车了。”

  再次来到秦家,杨辰的心情也是极其复杂,五年前那件事,虽然他也是受害者,但终究还是占了秦惜的便宜,一个有着江州首席美女之称的女人。

  五年前刚结婚就不辞而别,无论如何,这都是他的错。

  可想而知,这些年来,秦惜要承受多少流蜚语。

  只是那时候的他很自卑,唯有干出一番事业,才有可能,配得上秦惜,如今,功成名就而退,手掌天下权势和无数财富,他终于有资格告诉所有人,他配得上秦惜。

  走到院落门口,杨辰抬起手,刚要扣下,手臂顿时僵住,一番刺耳的对话,从院内传出。

  秦母的声音响起:“小王,阿姨最近在申报那个废物的死亡证明,你先别急,等那个废物的死亡证明办下来了,小惜也就恢复单身了。”

  秦父也跟着说道:“到时候,你秦伯父我,肯定同意你和小惜的婚事。”

  “那就多谢伯父伯母了,只是小惜那边,就拜托你们了。”

  “小王,你尽管放一百个心,小惜一定会同意的。”

  “那一切都交给伯父伯母了,对了,伯母,这是我托朋友,从国外带回来的纯天然燕窝,伯父,这是我亲自在缅国给您带回来的冰种翡翠佛像。”

  ......

  整个秦家小院内,都充斥着秦父秦母的欢声笑语,杨辰的脸上也是一阵青一阵白。

  只是想起那道无法忘记的身影,他将心中的怒意强行压制了下去,不管怎样,是他对不起秦惜。

  更何况,这次回来,本就是为了她。

  铛!铛!铛!

  杨辰手指扣下,敲门声响起。

  “谁啊?”

  似被敲门声打扰了雅兴,秦母的声音中充满了不耐,接着就听到一阵脚步声越来越近。

  秦母打开门,脸上的笑容还未彻底消散,就看见一道她永远都不想见到的身影,顿时一副见了鬼的模样,惊怒道:“你......你是杨辰?”

  n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