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辰秦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第666章

小说:杨辰秦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作者:不败战神 更新时间:2020-07-19 01:25:25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bbb]s.bb.!无广告!

  第666章

  杨辰早就发现了这辆车,只是一直没有理会。

  可没想到的是,对方竟然越来越过分,甚至有好几次,都是故意撞上来的。

  “嘎~”

  杨辰忽然猛地一拉手刹,轮胎在地面上摩擦,发出一道刺耳的声音。

  紧接着,辉腾以一个完美的角度,刚好躲开正要撞过来的雷克萨斯。

  “轰!”

  一声巨响,雷克萨斯没有控制好,直接冲上了马路两旁的林带,狠狠地撞在路灯杆上。

  杨辰停下车,走了出来。

  空气中,弥漫着一股极为浓重的橡胶味儿,杨辰的辉腾,停在一旁。

  前窗玻璃早已碎裂,引擎盖上,车门上,也有好多凹陷下去的地方,看起来就像是一辆报废的车。

  他从韩家出来的时候,就发现自己的车被砸了,用屁股想,他也能猜到是谁干的。

  之前他刚到韩家庄园门口,就遇到了抢车位的宁城宇。

  原本还打算等到了明天,一起处理,没想到这么快,对方就来找自己麻烦了。

  “草!一个上门女婿,竟然也敢算计我!”

  一道年轻的身影,从雷克萨斯后排座位出来,额头上鼓起了一个大青包。

  不是别人,正是宁城宇的走狗冯义勤。

  “小子,你特么是想死吗?”

  冯义勤站在车旁,身后还跟随着两名身材魁梧的保镖。

  杨辰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的弧度,一脸玩味道:“想死的,应该是你吧?”

  之前在韩菲菲的生日宴上,冯义勤就再三扮演了一条好狗的形象,不停地帮助宁城宇针对自己。

  现在又来,不是找死是什么?

  “小子,你死到临头,还敢这么嚣张,简直就是一头蠢猪!”冯义勤一脸狠辣地说道。

  之前跟宁城宇分开的时候,宁城宇特意交代过他,要让杨辰消失,他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改变自己命运的好机会。

  宁城宇虽然已经被排出了宁家权利中心,但就凭他宁家嫡系的身份,也能帮助冯义勤在冯家,站稳脚跟。

  “要做什么就快点,我没时间在这陪你耗着。”

  杨辰有些不耐烦地说道。

  “既然你这么急着去投胎,那我现在就送你上路!”

  冯义勤咬牙说道,大手一挥:“动手!”

  他的话音落下,身后两名保镖,齐齐朝着杨辰冲了过去。

  杨辰却一脸淡定地站在原地,眼睁睁地看着对方距离自己越来越近。

  冯义勤看到这一幕,满脸都是狂妄得意,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:“垃圾就是垃圾,看见我冯家高手的厉害,吓得都不敢动了。”

  说话间,他已经拨通了宁城宇的电话,哈哈大笑着说道:“宇少,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那个小子,已经被我的人......”

  “嘭!”

  “嘭!”

  冯义勤的话还没有说完,声音便戛然而止。

  因为他的两名保镖,此时像是皮球一样,被杨辰踹飞到了他的脚下。

  两名保镖此时口鼻中都是鲜血,躺在地上一动不动,不知死活。

  真正让他震惊的是,杨辰距离他这边足足有十米远,也就是说,自己引以为傲的冯家高手,瞬间被杨辰踹飞十几米?

  “冯义勤,你继续说啊!那个小子,是不是已经被你的人杀了?”

  宁城宇的声音有些兴奋。

  当初,他追求韩菲菲,也是家族的意思,可是不管他怎么努力,韩菲菲都不屑一顾。

  终于,他按耐不住,为了巩固自己在宁家的地位,他用了些手段,打算强行占有韩菲菲。

  可是被韩啸天安排在韩菲菲身边,暗中保护她的高手发现,才避免了这个悲剧发生。

  因为这件事,韩家和宁家差点开战,最后宁家为此付出了很大的代价,才平息了韩啸天的怒火。

  从那时候起,原本属于宁家权利中心的宁城宇,差点被赶出家族。

  如果不是因为他父亲,是宁家的继承人,他早就被逐出家族了。

  后来,还是他父亲再三哀求,宁家之主,才给了宁城宇一个机会,那就是追到韩菲菲,才能让他重新回到权利中心。

  在韩菲菲的生日宴上,韩菲菲却当众表示,她喜欢的人是杨辰,可想而知,宁城宇的怒意。

  如果杨辰不死,他无法在宁家掌权。

  此时,冯义勤打来电话,表示杨辰即将被杀,可想而知,宁城宇的激动。

  只是,此时的冯义勤早就吓得浑身瘫软,哪里还能说出一句话?

  “草!说话啊!”

  “你特么的聋了吗?赶紧说,那个小子,到底死了没有?”

  “冯义勤,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如果再不说话,以后就滚出我的视线!”

  冯义勤不说话,宁城宇非常愤怒。

  “不好意思,我还好好的活着!”

  就在这时,杨辰的声音,忽然响起。

  电话那头的宁城宇,在听见这声音的时候,顿时面色大变:“怎么是你?冯义勤呢?”

  杨辰低头看了眼,正坐在地上,浑身瑟瑟发抖的冯义勤,眯眼说道:“他马上就要去下面了,你也别着急,很快,我会亲自送你,去下面找他。”

  杨辰话音落下,直接挂了电话。

  杨辰对宁城宇说的话,冯义勤全都听到了,此时一股恐怖的气息将他笼罩。

  “杨......杨先生,我......我错了,我知道错了,我再也不敢了,这一切都是宁城宇逼我的。”

  “杨先生您大人有大量,就当我是个屁,放了吧!”

  “不对,我屁都不是,杀了我,简直就是脏了您的手。”

  冯义勤恐惧到了语无伦次,跪在地上,脑袋不停地磕在地上。

  他是真的怕了,刚才他亲眼所见,自己的两名保镖,还没有碰到杨辰,就被杨辰踹飞十几米。

  自己的保镖,有多强,他非常清楚。

  此时,他不求饶,恐怕只有死路一条。

  更何况,杨辰才刚刚给宁城宇说过,要让他先去地下等宁城宇。

  杨辰口中的地下是什么意思,他很清楚。

  “你说的没错,杀你,会脏我的手。”

  杨辰忽然说道。

  闻,冯义勤顿时大喜,似乎在黑暗中看到了曙光,激动地说道:“谢谢杨先生!谢谢杨先生!以后,我见您如见我祖宗......”

  “嘭!”

  冯义勤的话还未说完,胸膛便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撞击,整个人在虚空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,重重跌落在马路中央。

  而他的胸膛,已经深深凹陷下去,生机瞬间消失。

  “杀你,何须脏手?”

  杨辰一脸漠然,转身上车,离开此地。

  n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