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辰秦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第667章

小说:杨辰秦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作者:不败战神 更新时间:2020-07-19 01:25:25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bbb]s.bb.!无广告!

  第667章

  杨辰从来都不是一个心慈手软之辈,五年的戎马生涯,让他经历过太多的尔虞我诈。

  对敌人的仁慈,就是对自己的残忍。

  更何况,对方还是想要自己命的人,既然如此,为何还要留你的命,让你继续为非作歹,祸害他人?

  省城,宁家。

  一幢豪华的独栋别墅内,宁城宇正在跟冯义勤通电话,可是话还没说完,就听见了杨辰的声音。

  “混蛋!竟然敢威胁我!”

  被杨辰挂断电话,宁城宇满脸狰狞,咬牙切齿地说道:“想要我宁城宇的命?就算我给你,你敢要吗?”

  接着,宁城宇又给冯义勤一连拨了好几个电话过去,可是却始终无人接听。

  这让宁城宇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  他虽然没有将杨辰的威胁当回事,但他对冯义勤非常了解,就算是三更半夜,也绝不敢拒接自己的电话。

  可是现在,却一个电话都不接。

  难道说,他真的出事了?

  想到这里,宁城宇心脏忽然剧烈地跳动了起来。

  冯义勤身边的保镖,实力有多强,他很清楚,区区一个上门女婿,怎么可能敢杀冯义勤?

  就在他内心慌乱,等着冯义勤给他回电话的时候,他的手机终于响了起来。

  他顿时一喜,还以为是冯义勤。

  可当他看清来电显示,是个陌生号码的时候,内心更加慌乱。

  “谁?”

  铃声响了许久,他才接通。

  “你好,宇少,我是冯义勤的父亲冯全,刚才我接到一个陌生电话,说冯义勤因为没有完成您交代的任务,被您给杀了?”

  一道充满沧桑的身音响起,似乎还有些颤抖。

  宁城宇闻,顿时大惊失色,怒道:“放屁!冯义勤一直追随与我,我怎么可能会杀他?”

  “宇少息怒,我只是连续不到冯义勤,又接了那么一个陌生电话,所以有些着急,还请宇少莫怪!”冯全连忙说道。

  挂了电话后,宁城宇越想越觉得不对劲。

  以他对冯义勤的了解,不可能这么久不接电话。

  竟然有人给冯全打电话,说冯义勤被他给杀了,到底怎么回事?

  “宇少,不好了,在您的车后备箱,发现了一具尸体!”

  就在这时,一道身影,慌忙冲了进来,满脸惊恐地说道。

  “什么?尸体?”

  宁城宇忽然感觉后脊一阵凉意,直冲天灵盖,他猛地抓住了下人的衣领:“是谁的尸体?”

  “好像是冯义勤的。”

  下人战战兢兢地说道。

  “轰!”

  宁城宇只觉得脑海一阵轰鸣声,他一把推开下人,冲出别墅。

  一辆天蓝色的宾利,正停别墅门口,一出门就看到了这辆车。

  这是宁城宇最喜欢的一辆车,是限量版的,当初花了两千多万,还是托关系,才买到。

  此时,后备箱盖已经被打开,里面只躺着一具尸体。

  “冯义勤!”

  当他看清那张熟悉的面孔时,顿时瞪大了双目,脚下一个踉跄,一连后退了好几步。

  此时,他忽然响起杨辰对他说的话。

  他根本就不相信,杨辰敢杀冯义勤,可如今,冯义勤的确被杀。

  “宇少,这可该怎么办啊?”下人紧张地说道。

  他知道,冯义勤是宁城宇的人,现在却成了一具尸体。

  这些都不是重点,重点是,冯义勤是冯家之主,冯全的独子,在冯家地位极高。

  冯家虽然是被宁家扶持起来的,宁家也是为了拉拢冯家,这些年来,宁家从冯家已经得到了很多,冯家并不欠宁家什么。

  这些年来,冯家发展越来越好,跟孟家也建立了关系,已经有脱离宁家的势头了。

  就连这次召开交流会的资格,都让给了孟家。

  现在冯义勤死在了宁城宇的车上,一旦被误会,恐怕冯家会毫不犹豫的倒戈向孟家。

  “现在,你就将这辆车,开去乱坟岗,跟冯义勤的尸体,一起烧了!”

  很快,宁城宇恢复了正色,一脸凝重地看向下人,警告道:“这件事,除了我知就是你知,如果让第三个人知道,我要你的命!”

  “宇少放心,我一定不会乱说!”下人连忙应道。

  “好,赶紧去处理!”

  宁城宇喝道。

  他是一个有重度洁癖的人,冯义勤的尸体在他车内,就算他再喜欢这辆车,也不会再碰一下。

  原本,他是该将这件事,如实告诉冯家的,可如今正是关键时刻,而他又没有证据,表明冯义勤是被杨辰所杀。

  毕竟在他看来,杨辰只是一个江州小家族的上门女婿,根本没有能力杀害有两名保镖保护的冯义勤。

  如今冯义勤的尸体出现在了他的车子里,就真的成了黄泥掉裤裆,不是屎也是屎。

  既然如此,那就只能毁尸灭迹,才能避免冯家的怀疑。

  与此同时,金河市,冯家。

  一栋豪宅内,冯全正一个人呆在书房内,手中还拿着一份文件,桌子上还摆放着好几份文件。

  这些全都是冯家旗下各大产业的工作汇报。

  他继承家主之位,不足半年,但就是在这短暂的半年内,冯家的资产,增长了百分之五。

  这一切,都是他的功劳。

  只是不知道为何,他的眼皮一直在跳。

  “可能是太累了!”

  眼皮不停地跳动,让冯全有些莫名的心烦意乱。

  他放下文件,靠在座椅上,双目紧闭,双手还揉着太阳穴。

  就在这时,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,是信息提示音。

  上任家主这半年来,许多事情,都是他亲力亲为,许多高管,都会通过信息向他汇报工作。

  听见信息提示音,他立马拿起手机。

  “冯义勤被宁城宇的人,带去乱坟岗,准备毁尸灭迹!”

  一条匿名短信出现。

  冯全面色顿时大变,连忙回拨了电话,可当他回过去的时候,却提示空号。

  就在这时,又一条匿名信息传来,这一次,是一条短视频。

  “现在,你就将这辆车,开去乱坟岗,跟冯义勤的尸体,一起烧了!”

  “这件事,除了我知就是你知,如果让第三个人知道,我要你的命!”

  “宇少放心,我一定不会乱说!”

  “好,赶紧去处理!”

  冯全刚点开视频,就看见宁城宇和下人,正站在一辆天蓝色的宾利车后备箱。

  而后备箱内,还有一具尸体,正是他的儿子,冯义勤!

  n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