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辰秦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第787章

小说:杨辰秦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作者:不败战神 更新时间:2020-07-19 01:25:25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bbb]s.bb.!无广告!

  第787章

  谁也没有想到,就连武道协会,排行第九的强者,都死在了杨辰之手。

  南阳和江平各大豪门之主,此时也目露震惊之色,全都站了起来,目光一概凝视着擂台中央,那道傲然而立的年轻身影。

  武道协会江平分舵,舵主石江更是惊恐不已,脸色一阵煞白。

  牛根辉身为总部排行第九的强者,实力有多强,他很清楚。

  就是这种级别的强者,竟然也不是杨辰的对手,反而被轻易斩杀。

  那岂不是说,现在的杨辰,有资格成为武道协会排行第九的存在?

  当初,他竟然想要拉拢杨辰,为他所用。

  想到这里,石江浑身不受控制的颤抖着。

  他很确定,江平分舵,即将成为历史,甚至就连他的命运,都掌控在杨辰之手。

  “哈哈哈哈!好!好!好!”

  韩啸天第一个回过神,起身大吼了起来,一连几个好字,表明了此刻的激动心情,也惊醒了无数人。

  “朱家主,还记得我们之间的君子协议吗?”

  韩天说完,又看向朱广志,大笑着地问道。

  朱广志脸上的表情非常精彩,朱家原本只是南阳第二大豪门,第一豪门被武道协会杀鸡儆猴覆灭,朱家才成为第一豪门。

  野心膨胀的他,甚至想要成为江平和南阳两省的王族,却没想到,他连龙虎道观的龙掌门都请来了,还是死在了擂台上。

  “韩啸天,别拿协议来压我。”

  朱广志咬牙切齿道。

  众人都是一脸震惊,就连武道协会的强者,都被杨辰杀了,朱广志还敢反抗?

  就在众人惊讶的时候,朱广志冷冷地说道:“就算没有协议,我朱家,也会以杨先生为尊!”

  说罢,他朝着杨辰的方向,单膝跪地,微微颔首:“即刻起,南阳朱家,愿奉杨先生为尊!”

  随着朱广志的单膝跪地,身后五六名朱家嫡系,纷纷跟随他单膝跪地,齐声高呼:“南阳朱家,愿奉杨先生为尊!”

  前一秒还跟韩啸天争执的朱广志,下一秒就单膝跪地表忠,这一幕惊呆了众人的眼球。

  韩啸天也一脸愕然。

  “南阳齐家,愿奉杨先生为尊!”

  “南阳周家,愿奉杨先生为尊!”

  ......

  短暂的呆滞过后,南阳方向,跪伏一地,纷纷对杨辰表示衷心。

  四周的观众席位上,看着擂台四周的两省豪门众人,跪地表忠的样子,都是目瞪口呆。

  这可是江平和南阳两大省的所有顶尖豪门,此时竟然全部愿意以杨辰为尊,这该是多么辉煌的荣耀啊?

  观众席位中,看着这一幕的叶曼,面色十分难看。

 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,被她逼着跟秦惜分开的那个年轻人,竟然就是她一直在寻找的江平王。

  此时,或许可以称他为江南王,江平和南阳的王者。

  “勇哥,没想到,杨先生竟然是你的好兄弟,你一定要把我介绍给他。”

  人群中,徐丽抱着王勇的手臂,激动地说道:“我就说,勇哥这样的人,他的兄弟,怎么可能是普通人?”

  这就是人性!

  二十分钟前,还当着杨辰的面,把他讽刺的一无是处,现在知道杨辰就是江平王,立马改变了态度。

  “勇哥,你不是缺钱吗?你妹妹的治疗费,我全都包了!不行,我还要托关系,找最好的专家,给咱妹妹治病。”

  罗媛媛抱着王勇的另一条手臂,一副娇羞状:“勇哥,你不是一直喜欢我吗?你看看,什么时候,我们去把结婚证办了?要不等会儿就去办了?”

  “什么彩礼了房子了车子了,我一个都不要,还有办酒席的钱,我罗家也全都包了!”

  “对了,还有咱住在乡下的爸妈,我们明天就去接来,跟我们一起住!不对,等会儿我们就去接!”

  罗媛媛激动地语无伦次。

  王勇都惊呆了,他什么时候享受过这样的待遇?

  他是喜欢过罗媛媛,但自从他发现,罗媛媛只是拿自己当挡箭牌开始,这份喜欢就烟消云散了。

  如果不是为了妹妹的天价治疗费,他早就离开这个女人了。

  “滚滚滚!都给我滚!”

  王勇怒吼道,当即推开了罗媛媛和徐丽。

  以前是无法解决妹妹的治疗费,才像是狗一样,待在罗媛媛身边。

  现在知道自己的兄弟就是两省的王者,还怕个卵子啊?

  妹妹的治疗费,还不是杨辰一句话的事情?

  就在这时,杨辰犀利的眼神,忽然看向江平分舵方向。

  一时间,石江等人,胆战心惊,这是轮到自己了吗?

  “杨......杨先生,我们愿赌服输,既然输了,江平分舵,愿意退出江平!”

  石江颤巍巍地说道。

  他很清楚目前的局势,武道协会总部如果不来人,江平分舵没有一点活路,倒不如主动提出离开,或许还能留下一命。

  “滚!”

  杨辰呵斥道。

  对他而,石江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角色,杀了也没有任何意义。

  再说,就连武道协会排行第九的存在,都死在了他的手中,区区江平分舵,又有何惧?

  “谢谢杨先生!谢谢杨先生!”

  石江连忙道谢,带着分舵的人,跑着离开会场。

  众人一阵唏嘘!

  n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