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辰秦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第947章

小说:杨辰秦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作者:不败战神 更新时间:2020-07-19 01:25:25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bbb]s.bb.!无广告!

  第947章

  杨辰的声音像是拥有魔力,这一刻,秦惜竟然真的镇定了。

  “老公,我相信你!”

  秦惜强忍着不让自己的声音带有一点哽咽,咬牙说道:“不管多晚,等你处理好了那边的事情,给我回信!”

  “好!”

  杨辰郑重地答应道。

  挂了电话后,杨辰已经来到了酒店外面。

  刚刚听到杨辰房间的动静,马超已经默默地跟随而来,等杨辰挂了电话,才问道:“辰哥,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  “你练手的机会,又来了!”

  杨辰眼神中闪烁着强烈的杀意:“去叶家!”

  马超心中暗暗一惊,似乎猜到了什么,二话不说,当即发动车子,一路狂飙。

  与此同时,叶家。

  叶曼满脸都是担忧,她原本都已经绝望了,可忽然想到了秦惜,她的恐惧才减少了许多。

  她早就调查过杨辰,知道杨辰是有多么的爱秦惜,只要秦惜开口,杨辰肯定会救她。

  只是,她并不相信,杨辰能从暴君手中活命。

  即便如此,她依旧利用杨辰对秦惜的感情,让他来叶家。

  不仅仅是她,叶家的人也没有一个对杨辰抱有任何信心。

  虽然杨辰在叶家已经表现出了极为强大的实力,但是武道协会在他们心中的隐隐太大,他们根本不相信,这世间,还有人能跟武道协会争锋。

  叶无双满脸都是期待,期待杨辰快点来受死。

  只有杨辰死了,叶家将无人有资格跟他争夺家主之位。

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杨辰始终没有出现。

  原本已经放心许多的叶曼,忽然又十分担忧了起来。

  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,杨辰还没有出现,距离暴君给的半个小时,只有最后十分钟了。

  如果时间到了,杨辰还不出现,恐怕暴君真会杀了自己。

  就在等杨辰的这段时间里,叶曼对暴君的身份已经打听的清清楚楚。

  这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恐怖人物,向来都是说一不二,他说半个小时就是半个小时,就是迟到一秒,他说要杀,就肯定要杀。

  “杨辰,你一定要赶过来啊!”

  叶曼心中疯狂地祈祷。

  不仅仅是叶曼,叶家的人也都在祈祷。

  暴君可是说了,如果半个小时之内,杨辰不来,死的人可不是只有叶曼。

  谁也不知道,到时候会发生什么。

  “还有最后五分钟,如果他不来,那么今晚,便是你们叶家的末日!”

  暴君忽然看了眼时间,舔了舔嘴唇,一脸狰狞地说道。

  叶家的人,都是浑身颤抖,眼神中的恐惧之色越来越浓厚。

  “都怪你这个女人,如果不是你把那个小子带来叶家,又怎么会发生今天的事情?”

  忽然有叶家的人,满脸愤怒地看着叶曼怒吼道。

  “对,都是你这个贱女人,为了夺权,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,现在叶家遇到这么大的麻烦,都怪你!”

  “只要我们还能活着,别说是家主之位,我们一定要联手把你逐出家族!”

  叶家的人本来就非常的恐惧,此时有了开头的人,一时间所有人都把矛头指向叶曼。

  暴君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,在他眼中,叶家的人都是被他玩弄的小老鼠而已。

  如果不是某些规矩,就凭他一人,足以覆灭整个叶家。

  每次将别人的生死掌控在自己手中的时候,暴君都会觉得非常有成就感,也非常的兴奋。

  “暴君,你也看到了,我们叶家并不欢迎那个小子,一切都是这个女人。”

  “我希望你能放过叶家一马!”

  叶继宗这时候也开口说道。

  就剩下最后几分钟了,他不得不牺牲叶曼,来保全叶家。

  听到叶继宗的话,叶曼彻底呆滞,满脸都是不可思议。

  即便刚才她被所有叶家的人指责,都没有如此惊讶,也没有这么伤心难过。

  但此时,叶继宗却要将一切都推到她的头上,来自保。

  “哦?”

  暴君一脸玩味地看着叶继宗说道:“这个女人不是你的女儿吗?你这是打算,要用她的死,来保全叶家?”

  叶家主毫不犹豫地点头,一脸无情地说道:“既然做错了,那就要付出代价,因为她的女婿,给叶家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,就算她是我的女儿,为了家族,我也要大义灭亲!”

  “爸......”

  叶曼哽咽道:“在你眼中,是不是从来都没有过我这个女儿?”

  叶继宗冷冷地说道:“你给我闭嘴!”

  “如果不是你的好女婿,又怎么会发现现在的事情?”

  “为了家族,牺牲你一个人,难道你不愿意?”

  “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对我一直都有恨意,恐怕早就想要把我取而代之了吧?”

  叶继宗冷冷地说道。

  叶曼忽然只觉得心口憋着一口气,呼吸都有些困难,泪水瞬间流的满脸都是。

  “难道我不应该恨你吗?”

  叶曼忽然愤怒地咆哮道。

  “当年,你为了家族的利益,阻止我们在一起,甚至瞒着我杀了他。”

  “我却像是傻子一样,以为他是真的抛弃我们母女独自离开了。”

  “我恨了他那么多年,难道我不该恨你吗?”

  叶曼任由泪水流的满脸都是,大声咆哮着说道,像是要将这么多年来的委屈,全部发泄出来。

  n.